對於中共崛起的性質,以及它是否會對美國構成生死存亡的威脅,人們的看法各不相同。

歷史和經驗常常會讓我們看到一系列的事實,同時卻讓我們對其它的事實視而不見。我們的經驗和我們所依據的信息會影響我們的感知,並導致我們產生某些偏見。

這就是為甚麼那些要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的國家通常會吸取前一場戰爭中學到的大部份經驗教訓,這些經驗教訓可能代價高昂。試圖避免歷史重演的本身就是一種感知缺陷。了解歷史是很重要的,但不應陷入其中。

「沒有理由爆發冷戰」

對於一些人來說,評估美國今天所面臨的來自中共的威脅很具挑戰性。

比如,維珍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名譽教授、歷史學家梅爾文·洛夫勒(Melvyn Loffler)最近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刊文寫道:「今天的北京並不像蘇聯人在20世紀40年代所做的那樣,試圖去摧毀美國人的生活方式。」他很自信地總結說,「美國和中共之間沒有理由爆發冷戰。」

洛夫勒甚至還更進一步聲稱:「中共已經接受了我們的資本主義市場的基本方面,他們在阻止氣候變化、打擊恐怖份子和防止流行病方面也同我們有著相似的利益。」

但問題是,洛夫勒是怎麼知道的?他從哪裏得出的這個結論?

中共根本不想與美國「合作」

僅僅因為一位冷戰學者解釋了歷史上美國和蘇聯之間的冷戰模式與當前美中關係中的政治和經濟摩擦有多麼的不同,並不能夠證明,以取代美國為代價而獲得全球主導地位並非中共的政治和經濟目標。

事實上,這恰恰是中國共產黨對外公開宣稱的目標。它們的做法已經把自己逼到了牆角,現在必須去實現這一目標。

然而,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就需要從根本上改變當前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將美國從超級大國的主導地位轉變為一個地位下降的、新的低層級的國家。不用說,這個評估結果與白宮的觀點很接近。這使得白宮的觀點與洛夫勒教授以及美國學術界的大部份觀點都相左。

那麼,誰是正確的呢?

中共拒絕自由貿易模式

一個簡單的事實是,美國和中共之間已經爆發了一場激烈的、極具破壞性的貿易戰,其原因恰恰就是因為中共「不接受我們的資本主義市場的基本層面」。

北京自2000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的行為,直接違反了它們所承諾的實現開放市場和自由貿易的政策。

請記住,資本主義的基本層面就是通過以利潤為基礎的市場活動創造財富。這意味著利用價格機制和信息的自由流動,有效地分配資源,進行資本投資,以適當的價格或「市場」價格生產適當數量的適當商品。

在大多數情況下,中國共產黨拒絕了資本主義這些非常基本的層面。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如果它們這樣做了,它們很快就會失去手中的權力。

中共的「國家資本主義」(State Capitalism)是重商主義

相反,中共更喜歡重商主義(Mercantilism)的市場份額擴張至最大化的戰略。具體地講,近30年來,中共利用勞工工資水平的差異來吸引西方製造商,然後以低於國內生產商的價格和能夠持續經營的成本價格向西方經濟體傾銷其廉價產品。這導致了成千上萬的西方國內生產商最終破產,並擴大了中方公司的海外市場份額。

而這些不斷擴張的中方公司的利潤都被共產黨拿走,而現在這些所謂的「國有企業」的營運資金要麼由外國直接投資提供,要麼由中國人民銀行貸款越來越多的錢來維持。這些公司企業最終還是歸黨員所有,這使他們成為了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

更能說明問題的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其明確的目標就是重新調整世界的技術中心,將其從美國、歐洲和日本轉移到中國。同時伴生的效果將是摧毀這些國家的研究和高科技能力,使世界其它地區依賴中共。該計劃後來被北京重新命名,但目標仍然是一樣的。

並非反對恐怖主義、污染或流行病的盟友

至於說參與全球反恐鬥爭,中共一直都是伊朗高科技武器的重要供應國。而伊朗是世界上最大的國家支持恐怖主義出口國,也是美國公開宣稱的敵人。北京也是伊朗石油的主要進口國。

那麼,氣候變化合作呢?

在這個問題上,北京是洛夫勒所堅稱的「關鍵合作夥伴」嗎?也不是。與洛夫勒所說的中共不能與前蘇聯相比的說法相反,事實上,中共可以與其相比。俄羅斯和中共在過去和現在都是指令性經濟,換句話說,從定義上來講,這些經濟都是依賴於貪污腐敗來運作的。

因為中國的經濟幾乎完全建立在中共的腐敗、浪費、欺詐和極端污染的基礎上,這些都是國家資本主義的產物。與美國和歐洲相比,中共在這些方面幾乎沒有甚麼進展。

事實上,中國和俄羅斯都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其它腐敗嚴重的國家,如巴基斯坦和印度,也是污染大國。世界上大部份的污染嚴重地區,實際上都來自亞洲。

就打擊恐怖主義和流行病問題而言,中國共產黨幾十年來自己都一直在發動針對本國公民的政治和宗教恐怖主義。

還有解決流行病問題?鑒於鴉片類藥物成癮問題席捲美國,每年奪去成千上萬美國年輕人的生命,而正是中共的芬太尼實驗室在背後對這一趨勢推波助瀾,讓中共真正去解決流行病的可能性不大。

新冷戰已經來臨

不難看出,中共確實是已經在發動一場針對美國的冷戰,而且自2000年以來一直如此。中共沒有興趣仿傚美國的做法,也沒有興趣受制於他們眼裏的一個全球超級大國所「強加」的規則。中共對美國的唯一目標就是,儘快取代美國,並成為這個星球上唯一的超級大國。

根據中共領導層眾所周知的意圖、中國的能力以及中國共產黨領導層利用這兩者實現反美目標的強烈意願來評估中共政策會更有意義。所有這些事實都表明,中共正在進行持續和危險的努力,以試圖取代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

白宮已經非常清楚這一點。但為甚麼美國學術界沒有能夠看到這一點?

作者簡介:

作者詹姆斯·戈裏(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位作家和演說家。他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Is a New Cold War Emerging Between America and China?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