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利物浦奧爾頓勳爵(Lord Alton)在耶穌受難日(4月2日)撰文稱,復活節的故事具有當代的共鳴。對於許多人來說,耶穌受難日的痛苦每天都在發生。他認為,英國應該承擔國際公約的責任,優先考慮對受害人的實際幫助,以扭轉局面。

奧爾頓勳爵開篇稱,如果沒有復活節的確定性,就沒有理由將這個星期五描述為「好」(Good Friday)。這個詞的起源和詞源已經在時間的迷霧中迷失了,但是學者們認為,這個詞的含義植根於作為聖潔或虔誠的善意代表。在古英語中,它被稱為「長星期五」,在東方有時被圖形化地稱為「黑色星期五」。

「無論您是否相信,這個星期五的故事都是一個對正義而言糟糕的日子:一個不公正的審判,使用暴力酷刑,踐踏人的尊嚴。米路吉遜(Mel Gibson)導演的《基督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中,釘十字架(的鏡頭)令人恐懼。令人痛苦的細節讓人不安,但無疑是準確的。」

他說,一個無辜的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是一個古老的故事。這是一個具有當代共鳴的故事。

奧爾頓勳爵強調,如今全世界的宗教越來越多,而不是更少。「我們如何相互適應,如何彼此協商——或缺乏彼此的信念——以及我們如何在真誠地尊重差異的基礎上學會彼此相處,這是當今時代的一個決定性問題。這也是我們(作為)先輩必須解決的問題。」

他強調,1948年,大屠殺之後,世界各國領導人頒佈了《世界人權宣言》(UDHR), 《群體滅絕公約》。隨著國際機構的失修(disrepair),這些聲明和條約以及由此產生的義務和義務需要緊急更新和重新調整。

他說,《世界人權宣言》是文明世界對20世紀惡行的回應——從亞美尼亞大屠殺到史太林古拉格和希特拉的集中營。宣言的既定目標是實現「對所有人民和所有國家而言都是共同的標準。」

「20世紀的四大殺手(毛,史太林,希特拉和波爾布特)因對宗教信仰的仇恨而團結在一起。這是人類歷史上最血腥的世紀,造成一億人喪生。而現在,在21世紀,通常因信仰,數以百萬計的人死亡或被迫逃離家園。」

《世界人權宣言》第18條主張(人有)相信、不相信或改變信仰的權利。奧爾頓勳爵強調,「(對迫害)視而不見,假裝不知道,會導致迫害成為殘暴犯罪;視而不見,對所有信仰者來說,都可能面臨迫害;視而不見,也會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其它30條的每一條規定。」

他說:「對於許多人來說,耶穌受難日的痛苦每天都在發生。」 

他在談到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時說: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群體滅絕;香港基督徒被監禁;西藏受苦的佛教徒;被謀殺的法輪功學員;教堂和逮捕牧師⋯⋯

他說,創造「群體滅絕」一詞的人是波蘭的猶太律師拉斐爾·青檸金(Raphael Lemkin)。他認為需要「國際合作」,「以使人類擺脫這種可惡的禍害」。

英國上議院議員夏偉林(William Hague)說,「國家做出的承諾與其行動的現實之間存在很大的差距。」 奧爾頓勳爵認為夏偉林說的是對的。他說,作為條約的簽署方,我們應致力於預防、保護和懲罰。

奧爾頓勳爵說,「《群體滅絕公約》和《世界人權宣言》第18條都是世俗的文件。它們仍然可以為宗教和非宗教人士提供最大的希望。通過英國的援助計劃,再加上重點突出,優先考慮的實際幫助,我們確實可以扭轉局面。」

「如果有一天我們回想起不公正的審判,使用暴力的酷刑,人類尊嚴被踐踏,以及司法被用來謀殺,我們可能會問:我們是否已經步入(與國際公約)截然不同的調子,常常會默許無辜者流血?」

背景:

奧爾頓勳爵自1979年以來一直在英國議會任職,他曾在中國、西藏、香港、北韓和台灣旅行。也是「香港監察」聯合發起人。他多次抨擊中共對的人權迫害。

3月26日,中共對英國的4個實體和9名人士做出制裁,原因是英國制裁了侵犯維吾爾族人權的4名中共官員和一個實體。奧爾頓勳爵也在其中。

英國奧爾頓勳爵(David Alton)在3月26日的聲明中說:「中共(CCP)認為,對英國而言,跟一個據信犯了群體滅絕罪的國家做貿易,比捍衛我們珍視的價值更為重要,那它們從根本上就打錯了算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