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新疆維吾爾人在微信上開始切斷跟外國親友的聯繫。許多人要求他們的國外家人不要給他們打電話。新疆跟外界的網絡聯繫開始中斷。

《外交政策》報道說,隨著維吾爾人跟外界聯繫中斷,一棟棟集中營拔地而起。它們被雙重柵欄和警衛塔包圍,甚至在衛星圖像上可以見到。

去年有數十萬少數民族人士,其中大多數是維吾爾人,進入這些集中營。家人常常沒有收到通知和指控。由於警方難以抓到足夠的維吾爾人達到集中營配額,一些瑣碎小事都可以成為被抓的理由,比如沒戒酒,不向官員敬禮。

根據一名喀什噶爾警官透露的信息,學者們估計大約有5-10%的維吾爾成人未經刑事指控被拘禁。在一個小鎮,警方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們預計將把40%的維吾爾人,包括100%的20-50歲年齡段的男人送到集中營。

中共向國際社會否認存在「再教育集中營」,但是地方政府繼續修建新的集中營,並在網上公開了建築合同,使得細節浮出水面。人們從中知道,這些集中營有883,000平方呎,建築材料要求是防彈表面。一些人從集中營被釋放之後,向記者披露了他們在集中營的故事。有的形容裏面不舒服,有的說那是折磨。

但是圍繞這些集中營的一個最大疑問是,它們的目的是甚麼?最近新疆出現的一則招聘廣告說,招收50名在烏魯木齊火葬場外面站崗的警衛,讓人擔憂中共政府準備進行大屠殺。

《外交政策》文章說,對於集中營的目的,官方最常見的說法是「消除極端主義」,灌輸對黨的熱愛。新疆共青團一份洩密文件說,集中營「治療和清洗他們頭腦裏的病毒」。集中營的名字各式各樣,但是用得最多的字眼是「轉化」,比如「集中教育轉化中心」。

一些被釋放的人向外界分享他們的故事,說集中營採用各種洗腦技術,旨在灌輸對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人的熱愛。獄吏強迫囚犯誦讀口號,學習儒家課本,吃飯前感謝中共領導人,撰寫自我批評,譴責其他獄友。

《外交政策》文章說,這些自我批評和譴責他人的做法是共產黨歷來的洗腦手段。集中營還聘請受過心理訓練的人員,將古老的洗腦手段跟現代心理策略相結合,來轉化囚犯的思想。

地方官員已經對集中營的角色使用「根除腫瘤」、「向莊稼撒藥除草」等字眼。

《外交政策》文章說,如果當局認定,強迫灌輸行動大面積失敗,新疆少數民族人口將被視為「不可救藥」。在聯合國最近譴責中共在新疆的種族主義政策之後,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宣稱,為了維持「穩定」,「所有措施都可以嘗試」。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屠殺和種族主義屠殺看起來也不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