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布林肯北約講話,30次提到威脅,16次提到中共,強調《北約條約》第五條,就是要求歐洲共同對付中共。(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有冇搞錯】布林肯北約講話,30次提到威脅,16次提到中共,強調《北約條約》第五條,就是要求歐洲共同對付中共。(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有冇搞錯》。3月27日。

最近兩天發生很多事情,歐洲制裁中共官員和機構,中共反制裁歐洲人和機構,關於新疆棉花的問題,中國大陸民眾在中共官方的推動下,杯葛世界上百家知名品牌時尚企業在華產品。3月25日,美國總統拜登終於舉行了他上任之後的第一次正式記者會,創下了美國總統上任和第一次記者會間隔時間的最長紀錄。

在我看來,上周還有一個極為重要的事件,但受到的關注不是太多。這就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布魯塞爾發表的講話。布林肯是在訪問北約總部之後,發表這個講話的。北約,和歐盟不同,歐盟是國家聯盟,是政治和經濟協作的國際組織,而北約是一個純粹的軍事同盟組織。

說布林肯的這個講話極為重要,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們先來看一下布林肯講話的數據。我是根據美國之音的中文翻譯做計算的,英文的情況可能會有小小的出入。

這篇6,600字的講話(我說的是美國之音中文翻譯稿),提到最多的詞彙是「威脅」,總共提到了30次。「挑戰」說了15次。按照中文算,差不多200多字就提一次的威脅。當然,北約是軍事同盟機構,就是用來對付威脅的。布林肯把他所說的威脅分為三類,第一類是軍事威脅,第二類是科技競爭威脅,第三類是病毒和氣候。縱觀他的講話,他主要談的其實是前兩種,就是軍事和科技競爭威脅,因為他是對北約講話,所以這個可以理解。

布林肯提到這些威脅正在大大增加,而且這種新的威脅「正在超出我們建設必要的防禦威脅能力的努力」。翻譯成大白話,就是我們的防禦力量下降了,威脅的力量卻增加了。

那麼是誰威脅呢?

在整個講話中,他提到中國的次數是11次,這不包括如中國東海、南中國海這樣的地理名詞中的中國,還有北京5次。也就是說,他提到中共16次。相比之下,俄羅斯提了4次,北韓、伊朗各提了1次。過去二十年美國最大的敵人,恐怖主義,他只提到過2次。所以很明顯,他提到的「威脅」主要就是中共,挑戰主要來自中共。

那麼威脅了甚麼東西,甚麼事情呢?

布林肯的講話,「價值觀」說了19次,「民主」說了13次,而「利益」只說了3次。顯然,布林肯認為,來自中共的威脅,受影響最大的是「價值觀」基礎。這個基礎當然包括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

有趣的是,布林肯特別在講話開始不久,提到北約條約中的「第五條」,就是一個國家如果受到攻擊,等於所有國家受到攻擊。這個條款,北約75年的歷史上只動用過一次,就是911之後,北約派兵共同侵入阿富汗,趕走塔利班政權,消滅阿蓋達組織。

這個時候布林肯提到第五條,意思當然非常清楚了,就是如果美國受到攻擊,或者發生甚麼事件,大家都要參加。

一百年前大英帝國時期,英國有一個政策,就是「一」大於「二加三」,就是英國的軍事力量是全球第一,必須保持大於第二名加第三名的其它軍事霸權,當時主要指德國和法國這些歐洲大陸國家。現在美國的情況也差不多,有專家甚至認為,美國現在的軍力,可能是「一」大於「二加三加四加五,一直加到十」,也就是說美國的總體軍事力量,超過了世界排名第二到第十,九個國家的總和。

當然,說是這麼說,如果大家一字排開,都在太平洋或者甚麼類似的地方,美國軍力可能和這些國家的總軍力相當。但戰爭其實不是這麼計算的,還有天時、地利、人和等其它因素。比如在太平洋中間發生戰爭,和在亞洲沿岸,就完全不同了。

美國的軍力超級強大,這是不用多說的。但布林肯去和北約強調第五條款,當然是因為美國正在準備面對一個超級軍事國家,一個超級霸權國家。

布林肯在講話的時候提到很多次價值觀。他的意思是,北約這個同盟之所以形成,目標就是為了保護我們的價值觀的,當初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的。

所以我們把布林肯北約的講話,換成中國江湖人士的大白話,大概就是這樣的:

兄弟們,我們過去一起打天下為的是忠義,講的義氣,誰被欺負了,大家一起上。現在有新的威脅了,有人來挑戰大哥的地位,我是一忍再忍,他竟然欺負到我家裏了,還把我幾個小弟打得夠嗆。你們不能看著我自己一個人去對付吧。當初,老二老三你們困難的時候,我可是兩肋插刀。做人講個信義,講個原則。不能你現在和這個人做了生意,他給你好處,你就不管大哥死活了吧。所以這一次,咱們還是得一擁而上,給他來個了斷,把他打到退出江湖去。

是不是這個意思。我看就是這個意思。

我說布林肯這次講話極為重要,正是因為如此。他在動員盟友,叫做「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或者是吹雞(註:哨子俗稱銀雞,這裏的雞是其簡稱),就是吹哨,召集人馬打群架。

而且目標相當明確,就是中共。

不過這場群架,可能不止是軍事對抗,而是經濟、政治、外交、科技全部都一起來。如果是軍事對抗,對美國來說可能還簡單了,直接動手就是。但現在美國面臨的局面不是這樣,而是各種超限戰,各種策略謀術,中國人(中共)擅長這個,所以布林肯要和歐洲講清楚。

所以,布林肯的這個北約講話,在我看來就是一個對中共的宣戰書。當然,這也不是美國人心血來潮,不是2月或者2020年底美國突然發現了甚麼新威脅,而是早就開始警覺,早就開始部署了。

拜登在和特朗普競選的時候,特別強調外交和盟友。因為拜登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待了很長時間,是個歐洲通,和歐洲各國政客相當熟絡。所以他特別提這個問題,他同意中共是最大威脅,最大競爭者,但他不同意特朗普「單槍匹馬」式的對抗中共,他認為要拉上傳統盟友去打群架。

其實,特朗普並不是不想吹哨召集大家,只是他是強硬個性,確實得罪了不少人。現在拜登上來,布林肯去強調「美國回來了」,就是說,過去都是特朗普的錯。當然,布林肯講話也提到這個問題,歐洲人問「回來多久?」所以他苦口婆心,談共同價值觀,談歷史,就是去講義氣講江湖之道,也講過去一起打江湖的舊事。

實際上,歐洲已經開始動作了。歐盟上個星期宣佈制裁四名新疆官員和一個新疆機構,雖然不痛不癢,好像只是在旁邊吆喝了幾句,但究竟是給大哥叫了好,攢了個人氣。但歐盟沒有想到,北京竟然大發脾氣,不但回頭制裁歐洲十個人,還制裁了六個機構,等於是加倍奉還了。

事情發展到這個時候,後面的好戲可能就越來越有意思了。《中歐投資協定》怎麼辦?中歐戰略合作關係怎麼辦?中國和歐盟的貿易,2020年是第二年超過中美貿易,後面會有甚麼變化嗎?

對於美國人來說,如果中共大規模制裁歐洲,比如全民杯葛歐洲公司,像對澳洲那樣,美國策略基本就成功了一大半了。因為美國並不期望歐洲派軍隊,只要歐洲人能夠大致切斷和中共之間的政治經濟臍帶,站在自己這邊吆喝兩句,也就可以了。

3月25日,拜登在白宮亮相了,開了上任後第一場的記者會,表現實在普通,沒有任何亮點,但起碼沒有漏氣,沒有中途斷線,回答問題沒有離題千里,基本上還能焦點集中。當然,下面媒體記者的集體幫忙也很重要。

有日本媒體很失望,因為拜登提到中共的時候,仍然軟弱,也沒有提及支援台灣和強調和亞太盟國關係。

我想說一個故事。

八十年代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在廣州,我經常在一個交通路口旁邊的露天咖啡館喝咖啡。那是廣州交通最混亂的一個地方,五六條路在不到一百米的距離交匯。我總看到有個奇怪的人在指揮交通,他沒有穿警服,也沒有任何標誌,但他很認真地對著各種車輛吹哨子。奇怪的是,有的車聽他的指揮,有的車不聽。我觀察了一陣子,發現凡是聽話的,通常是外地的車,而本地的車輛,尤其是旁邊的公共汽車總站的大巴士,從來不聽他的指揮。但結果是,他會順著不聽話的車輛去改變他的指令。所以呢,那個地方的交通,實際上是自行其是,和沒人指揮差不多。

最後我問了一個在廣州當交警的朋友,他告訴我,那個人實際上是個精神病。開始警察趕他走,後來發現他站在路中間吹哨,可以讓過往車輛減速,減少各種小事故,所以就由他在那裏了。

其實很多時候,我也差不多,世界上發生很多事情,總覺得和我們自己有甚麼關係,其實這個世界有自己的運行方式,有你沒你其實不差太多。

拜登是個弱勢總統,上有奧巴馬,下有賀錦麗,後面還有規模巨大力量超強的民主黨團隊,他自己能夠決定多少事情?

圈外不知道的人,會以為你是決定性的人物,而圈內知道的人,就知道這不過是一個鐵路警察,鐵軌鋪好了,火車怎麼開,和他那個指揮棒其實沒有太大關係。

決定國家走向的,主要還是國家利益。特朗普說白了,是美國第一美國優先,民主黨特別不滿意。但特朗普說得沒錯,哪個國家是別的國家優先,把別的國家的利益放在自己國家之前?這種國家是不存在的。只不過,民主黨有更多的概念,有更多的詞彙來包裹這個美國利益優先的核心。過去七十年,中共沒有一天放棄過對付美國的想法,即使是胡耀邦時期的中共,也還是打倒資本主義,消滅資本家的基本理念,從來都沒有變過。只不過當時中共力量太小,美國不太在意,現在當然不同了。

也就是說,美國和中共之間的這個根本衝突,是兩國關係的核心,不管是用貿易利益表達,還是用價值觀表達,其實沒有太大差別。

中共和西方世界的全面衝突已經無可避免。#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