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首次高層會談以激辯開場,3月19日在阿拉斯加首府安克雷奇低調結束。中共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在開場白中發飆,說出一般傳統外交場合不會出現的內容。引發美國國會共和黨議員痛批,議員表示,中共官員缺乏自我意識,只有實力和行動才能讓中共明白。

周四和周五,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阿拉斯加會晤中共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和外交部長王毅。布林肯和楊潔篪在會談開場時公開交鋒,言辭激烈。

周四晚,中美會談一開始,原本各自兩分鐘的開場白,結果楊潔篪一人發言長達17分鐘;中方代表的霸道行為令美國同行震驚,楊潔篪還脫口說出「你們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等一般傳統外交場合不會出現的內容。

美國官員表示,中方官員是在戲劇性表演且是給中國大陸觀眾看。

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周四晚間發推痛批中共官員的行徑。

麥考爾寫道,#CCP(中共)的行為暴露自己是一個缺乏自我意識的政權,並將其軟弱和殘酷投射在他人身上⋯⋯顯然中共政權無意改變行為方式。

「中共唯一能理解的就是實力和行動。」 麥考爾說。

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周五表示,安克雷奇事件表明,「中美關係不需要『重設』」,(而所謂「重設關係」)正如拜登上任後北京所希望的那樣。

布萊克本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對《大紀元時報》表示:「就像中方代表團拒絕遵守議定的會議規則一樣,北京也拒絕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美國之音報道,周五,共和黨國會眾議員巴爾(Andy Barr)在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一場討論印太戰略的聽證會上表示,「美國與中國(中共)政府存在著道德差異」。

巴爾在聽證會上詢問出席作證的前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y Schriver),「昨天(3月18日)在阿拉斯加的中美會議上,中國(中共)代表團試圖把美國描繪成虛偽的,因為我們直接提出了一些關於中共的國際關注。雖然我知道美國經歷了非常艱難的一年,我們有自己的問題,但我確實想問你幾個問題,來突出中美之間的差異,道德上的差異。 美國目前是否在國家設立的拘留營中對本國人進行種族清洗?有還是沒有? 」

「沒有,」薛瑞福答道。

「美國目前是否從在這裏做生意的公司竊取知識產權,然後將該技術提供給我們的軍隊?有還是沒有?」巴爾繼續問。

「當然沒有聯邦政府支持的,」薛瑞福說。

「美國是否在監禁為民主和人權發聲的人?有還是沒有? 」

「沒有。」

「我們沒有。我們在討論在印太地區前進方向時,我想強調這些差異,我們必須向我們的夥伴和盟友說明,必須在道德上明確中國(中共)是怎樣的,它們有甚麼樣的行為,」 巴爾接著說。

「坦率地說,西方方式在道德上的優越性,西方開放自由和民主社會的方法,對比封閉的共產主義警察國家,即中共。我不認為這是種族主義言論,這是關於我們所面臨的挑戰的陳述,是關於清醒地看待問題。」

屬於對中共鷹派的共和黨國會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周五也在推特上發文呼籲美國政府該採取新的戰略應對中共挑戰。

「中國(中共)代表團的行為完全無法接受。」科頓說,「是時候拜登政府採取戰略擊敗中國(中共)。」

周五,中美高級官員繼續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完成本次會談的最後一輪談判。專家表示,這次會談顯示中美緊張關係短期內難以緩解。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智囊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外交和國防政策研究副總裁詹姆斯‧傑伊‧卡拉法諾(James Jay Carafano)告訴《大紀元時報》,中共在會談之前激進態度的展示,與其在過去一年中變本的「戰狼」外交如出一轍。

卡拉法諾說,中國(中共)外交官的言論應有助於拜登政府認識到與中共沒有合作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