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高層3月18日在阿拉斯加會面,雙方選擇在遠離華府的北極圈會面,引起各方關注。有法媒表示,這次會面並不像中共媒體所說的「應約」那麼簡單。楊潔篪和王毅不遠萬里,來到冰雪之地阿拉斯加,而美方口氣卻咄咄逼人,如此尷尬,何必會晤?

3月18日,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及中共外交部部長王毅,遠赴美國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國安顧問蘇利文會面。這是拜登政府上任後美中高層首度會晤。

法廣報道說,美中阿拉斯加對話不像中共官媒所說的「應約」那麼簡單。從布林肯最近講話披露細節來看,中方對這次會晤有很大的期盼,並為此同意了美方的條件。而美方把自己的安排、打算全都告訴了世界。

白宮發言人10日表示,本屆政府與中共官員的首次會晤應在美國領土上舉行,這對美方來說很重要,而且應在美方與亞洲和歐洲的夥伴會晤並進行密切磋商後舉行。

白宮新聞秘書表示,美方在會談中會討論對於台灣、香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不透明和壓迫人權等問題,也會談及雙方可以合作的領域。

對於中共把這次會晤定性為「高層戰略對話」,布林肯隨後予以糾正,並表明「現階段無意進行一系列的後續接觸」,中共必須在美國關切的議題上拿出實質性進展和具體成果,雙方才可能有後續接觸。

美方口氣咄咄逼人

《自由時報》報道說,根據氣象報告,雙方會談的地點安克雷奇最低溫達-18攝氏度,疑似界定雙方關係在零下運行,雙方能否破冰,困難度頗高。自由亞洲電台說,布林肯的口氣咄咄逼人,但楊潔篪和王毅仍願意移船去北極圈地域會面,背後代表甚麼,由讀者自己論斷好了。

自2020年1月中共副總理劉鶴在華盛頓簽署「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以來,中方高層至今未能踏足美國政治中心華盛頓。去年6月,楊潔篪曾在美國外島夏威夷見蓬佩奧。此次布林肯更是選擇遠離華府的阿拉斯加會見楊潔篪和王毅。 

此外,這次對話的時機非常巧妙,安排在拜登與印度、日本和澳洲首腦舉行四方首腦會談,以及布林肯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出訪日、韓之後。

拜登12日出席由國家元首參加「四方會談」視像會議,該會議被視為抵禦中共擴張的亞洲「小北約」會議,討論北京的「挑釁、脅迫」行為。

而布林肯和奧斯汀於15日至18日先後赴東京與首爾,與日、韓外交部長、國防部長進行2加2對談。美日16日在東京舉行會談後發表聯合聲明,強烈批評中共在印太地區的擴張霸權行為不符合現行國際秩序,對美日同盟及國際社會構成挑戰。

美方對中共布下天羅地網?

華盛頓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萊儀對自由亞洲分析道,美中對話的這種安排是向北京顯示,美國擁有強大的聯盟。

美國前國防部長顧問馬丁·拉瑟(Martijn Rasser)也認為,美國在向中共發出非常明確的信號。美國印太戰略的前沿與核心是與盟國和合作夥伴的互動,且讓北京知道不應該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認為與華盛頓的關係將會神奇地重置。

中國海洋大學海洋發展研究院院長、國際關係專家龐中英說,這顯示華府正在施展「技巧性的外交手段」,似乎將對中共「布下天羅地網」,尤其美方已表示,儘管美中會在某些領域合作,但衝突和競爭也不可免。

雙方會面前,布林肯16日更新香港自治法報告,點名對24名中港高級官員實施制裁,制裁的理由是他們破壞香港的高度自治。

法廣嘲諷,如此尷尬,何必會晤?北京不會不知道這次對話的困難,要想讓這次會晤取得一點點進展,北京必須做出讓步,如果寸步不讓,楊潔篪與王毅跑到阿拉斯加,硬碰硬?當然,他們是在奉行習近平的旨意。

華盛頓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亞太安全主任克羅寧(Patrick Cronin)說,相較於華盛頓,中方希望會晤的心情顯得更著急。

克羅寧說,習近平考慮要在2022年初北京冬奧、下半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這些重大議程前,尋求美中關係「重置」的對話空間與時間。拜登的考慮則是把外交政策的重點放在印太地區,並在對抗中共的議題上與盟友緊密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