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兩日的中美會談於3月19日中午結束,雙方沒發佈聯合聲明,也沒召開記者會。給外界留下深深印象的是楊潔篪在會談時的「戰狼式」表演。然而在會談首日,中共再搞經濟統戰,華爾街巨頭JP Morgan被中共招商銀行引入成為戰略投資者。同日,中共還修改了保險業管理細則,以繼續吸引外資。

分析認為,楊潔篪雖發出「戰狼式」的講話,同時中共以經濟利益統戰美國華爾街,說明中共實際仍在意中美關係,想要拉攏部份美國人。

會談明面交鋒 話中有話

3月18至19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與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阿拉斯加舉行會談。這是拜登上任後中美最高級別官員的首次會晤,也被認為是雙方第一次互試底線。

雙方在會談前接受媒體拍照時,用不同尋常的尖銳言辭針鋒相對,原本應該10分鐘內就結束的開場白,結果延長了逾一小時。楊潔篪一人發言長達17分鐘,甚至一度口不擇言,令外界譁言。

時事評論員章天亮認為,楊潔篪講這番話是有所準備,不是臨時起意,而是為了大陸的宣傳需要。

中美在各個領域展示雙方的緊張關係,如在遵守國際規則方面,布林肯說,美方在這次會議中要提及的問題不僅事關中美兩國,而是事關全世界。他說,不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會導致一個更加暴力的世界,「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外的另一種選擇,是一個強權即公理、贏家通吃的世界。

中共對此不認同,楊潔篪並反駁,「我認為世界上絕大部份國家,不承認美國所說的普遍價值、不承認美國的言論就是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就是所謂『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在後來的講話中,楊潔篪在某些方面口風較軟,比如經濟。

楊潔篪在會談中說,在兩國經濟接觸中,或產生一些矛盾,應理性地處理;中美貿易已取得很大的成績,應再上一層樓,美國在華的企業絕大部份認為中國的營商環境是好的,沒有人強迫他們待在中國,「他們願意在中國,因為能夠得到好處,有廣闊的發展」。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楊潔篪說中美的貿易已取得很大的成績,「應該再上一層樓」,其實話中有話,說明中共又準備一如往常,出讓些經濟利益,對美國人搞經濟統戰,最典型就是對華爾街搞金融開放。

此前李克強在「兩會」上提及「讓利」。3月11日,李克強在記者會上指要「引導金融企業合理讓利」,這說法在去年6月中美會談時也出現過。

2020年6月17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楊潔篪在夏威夷會談,《華爾街日報》形容為「劍拔弩張」。當天,李克強舉行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引導金融機構進一步向企業合理讓利」。

去年李克強發出「讓利說」後的2天,即6月19日,摩通獲批完全控股一家期貨公司;8月另一華爾街巨頭貝萊德成首家初步獲批在華開設全資公募基金業務的外企;9月2日,花旗在中國獲批證券投資基金託管業務資格。

內銀引入美資作戰略股東

就在這次中美談判明面交鋒當日,大陸重施故伎,金融領域放出與華爾街公司合作的消息。3月19日晚招商銀行公告,其子公司招銀理財擬引入摩根資產管理(亞太區)有限公司,作為其戰略投資者。

公告稱,戰略投資者出資約人民幣26.7億元,其中約人民幣5.6億元計入招銀理財的註冊資本。增資完成後招行持股90%,戰略投資者持股10%。

同日,中共銀保監會發佈「關於修改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實施細則」,之前外資保險公司的外方股東僅限於外國保險公司,修改後可投資入股的外方股東增為三類,即外國保險公司、外國保險集團公司以及其它境外金融機構。

此外,中共銀保監會發文取消了合資壽險公司的外資比例限制,此修改刪除了細則中有關外資股比的限制性規定。

分析:想拉攏部份美國人

李林一認為,這次中美會談上,楊潔篪雖發出「戰狼式」講話,同時中共以經濟利益統戰美國華爾街,說明中共想要拉攏部份美國人。

會談期間,蓬佩奧表示擔心在中國問題上,新政府若向中共屈服,將會極其危險,「它們(中共)今天對美國的依賴程度當然比我們對它們的依賴程度要高得多,但這可能是短暫的 。」

在18日會議後不久,一張題為「兩個辛丑年對比」的圖片在中共官媒的推力下迅速登上了微博熱搜。圖片組合了1901年《辛丑條約》簽訂現場的歷史照片以及本周中美高層對話的照片,兩場會議的舉行年份皆為辛丑年。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的微博發佈了這張圖片,並引用楊潔篪「美國沒資格」的發言,引發大量評論。

中美會談後雙方公告內容對比(大紀元製圖)
中美會談後雙方公告內容對比(大紀元製圖)

蓬佩奧警告:中共不懷好意  把會談作為拖延戰術

會談一度成為備受關注的焦點,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提醒拜登政府要警惕中共不懷好意,使用拖延戰術,以獲取優勢。

「現實情況是,它們(中共)的話沒有太多意義,」蓬佩奧接受Newsmax採訪時說,「它們會試圖拖延並施壓獲得自己的優勢。」

「(拜登)政府需要做的是強硬,在中國(中共)行為不端時,讓中國(中共)付出真正的代價,並確保在每一項對華政策內容中都要把美國的自由和安全放在最前面。」

蓬佩奧擔心,新任國務卿布林肯可能會在公開場合說得很強硬,但最終會試圖按照中共的條件而不是代表美國人的利益與中方達成協議。他還補充說,中共並不會留情,如果拜登政府放鬆警惕,中共就將實現其目標。

拜登政府上任後,推翻很多前總統特朗普的議程,蓬佩奧擔心,在中國問題上,新政府若向中共屈服,將會極其危險。

戰狼醜態盡露 余茂春:中共外交大失敗

前美國國務卿首席中國政策規劃顧問余茂春在會談結束後接受亞洲自由廣播電台採訪時表示,中共官員違反規定,用了十幾分鐘攻擊美國,顯示中共代表不是帶著誠意來解決問題,只想利用鏡頭攻擊美國。

余茂春認為中共之所以如此囂張,是因為「對世界形勢發生嚴重錯誤的估計」。

「以前戰狼外交在比較低層次的人身上,像外交部的發言人,可能代表著基層官員、吃瓜群眾,現在由中國最高級別的外交官說出來,反映出中國的戰略力度。我覺得對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只會更孤立,一點幫助都沒有,也顯示出他(中共)的外交手段非常僵化。」

余茂春還肯定了拜登政府在對華政策上的延續性,以及加強與盟友聯繫應對中共挑戰的做法。「中國不是民主國家,是以個人意志來統治。他們喜歡把對華政策的波動歸咎於某個個人的理念。比如上屆政府(中國把責任)歸咎於蓬佩奧。他們沒有看到根本的原則是源自中國的所作所為,也根據美國民意。所以不管美國甚麼政府上台,(對華政策)基調都會是差不多的。」

目前,美國兩黨對中共的態度強烈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