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大流行爆發讓成年人感到沮喪,需要花時間適應,而對在疫期出生的孩子來說,如何幫助他們適應這個大部分人都戴著口罩的世界?而1歲左右正是人類發展自己語言能力的重要時期。

今年早些時候,一段影片顯示一個一歲大的孩子走到一個物體前,使勁擠壓這個物體,並把兩隻手合在一起揉搓,原來他把所有的東西都當成了洗手液的瓶子。雖然這個孩子有趣又超級可愛,卻提出了一個問題:在COVID-19時代長大的孩子會受到怎樣的影響?

戴口罩是一項公共衛生措施,已經在全球範圍內實施了一年,雖然成人可能會感到煩惱和尷尬,但口罩還給兒童帶來了一系列獨特的挑戰。

口罩阻礙孩子讀唇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報導,耶魯大學兒童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David Lewkowicz說:「我們發現嬰兒在四個月大的時候對說話者的眼睛非常感興趣。但是在八個月大的時候,發生了一個非常戲劇性的變化,他們開始更加關注與他們交談的人的嘴巴區域。」

他表示,隨著年齡的增長,嬰兒會將讀唇作為語音和語言發展的一部分。這意味著,對於那些在日托環境中並經常看到戴口罩的看護者的嬰兒來說,可能會有一些不利影響。

他說,當雙語家庭中的嬰兒周圍的人戴著口罩時,可能會造成更大的損害,因為這些孩子更多地依靠讀唇來區分不同語言。

但是父母和監護人也不要害怕。消除口罩對孩子發展語言能力的潛在影響的建議相對簡單:增加寶寶在家中和人面對面交流的時間。

Lewkowicz說:「只需將孩子抱起來,與您進行面對面的互動,孩子就獲得了完整的聽覺和視覺信息。」

口罩阻礙孩子讀懂人的情緒

如今,孩子們不僅不能看到人們的嘴唇,也無法從表情來閱讀人的情感,尤其是仍在發展人際交往能力的孩子。

多倫多愛德華國王小學幼稚園老師John Gelntis說,現在他的學生已經整天回到課堂上學習,並戴著口罩,老師們學會清晰地表達自己的情感就變得非常重要。「這很難,因為學生們無法獲得全部的情感。但是我們嘗試並進行了許多自我調節活動,在這些活動中,會問你們今天感覺怎麼樣?了解彼此的感覺。」他還教學生們如何閱讀周圍戴著口罩的同伴的情感:「我們一直在嘗試如何建立同情心以及如何相互照顧的典範,如聽我說話的語氣,看我的身體,看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周圍出現皺紋,這意味著我在微笑,我很高興。我的眼睛睜大,這可能意味著我很害怕。」

多倫多大學的發育神經科學家Kang Lee說,成年人在戴著口罩的情況下與孩子互動,強調情感也是一種好習慣:「通過單詞來強調某些情感,單詞和聲音並用,同時使用手勢和身體姿勢,我建議老師嘗試強調這一點。一種彌補面部表情不足的信息。」

識別人臉

口罩不僅隱藏我們的情緒,而且有時隱藏我們的身份。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去年12月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如果人戴上口罩遮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那麼成年人識別面部的能力將降低約15%。

但是,根據同一研究團隊的第二項研究,孩子們可能會感到更艱難,戴著口罩時,年齡在6至14歲之間的學齡兒童的臉部識別能力下降了約20%。

為了幫助孩子們進行識別,戴口罩的成年人應該「穿非常個性化的衣服,例如戴上帶有花朵的口罩,代表你是老師。」Kang Lee說: 「不要改變你的髮型,不要改變你的眼鏡。你知道,這些是孩子們認出是你的東西。」

這種策略似乎正在多倫多的校園中發揮作用。當問到幼兒園的孩子們他們如何認出他們的老師時,五歲的麥西說:「我知道那是G先生,因為他戴著烏龜口罩,那隻烏龜正在看著我!」

至於幼兒園的人如何認識他們的朋友,也只有五歲的Lewkowicz說:「通過他們的衣服和聲音。」

這些是日常的好策略,但Lewkowicz表示,戴口罩會對孩子臉部感知能力的發展產生長期影響:「現在已經普遍同意,在四到五歲之間,孩子開始感知面孔整體感的能力,孩子現在生活在一個人們遮住一半臉的世界,顯然會影響這種能力的發展。」

好消息是孩子們適應的非常快,Kang Lee提及,一種理論是,與其它情況相比,他們可能在另外領域擁有更強能力:「據我們了解,當發生這種情況時,某種信息渠道被阻塞,孩子們不得不四處瀏覽,突然他們的其它能力增加了,而不是減少了,因為孩子的大腦非常靈活,而且非常能適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