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9位區議員17日召開記者會,批評香港政府在推動「電話卡實名制」的諮詢期內,沒有舉辦任何公眾論壇、沒有宣傳管道鼓勵市民發表意見,目的是趁這屆立法會會期幾乎沒有反對派,搶在9月結束前通過草案,將香港變成大陸式的數據大監獄。

無限擴大警權 港人失自由

議員批評港府並沒有詳細向公眾交代「電話卡實名制」涉及的私隱安全隱患,僅引用片面數據誤導民眾。實際上政府是以打擊犯罪「有迫切需要」為藉口,目的是全方位監控香港人,擴大警權,同時亦令業界經營成本大增。

荃灣區議員陳劍琴呼籲市民,必須堅定的反對「電話卡實名制」。她指出,香港政府在諮詢的資料中,以打擊電話詐騙和打擊危害國家安全犯罪作為主要理由,來說明實施「電話卡實名制」的緊迫性,實質上是以「罪犯假定論」,將所有匿名使用電話卡的市民視為潛在罪犯。而詐騙犯是不會使用香港本地電話號碼的,「電話卡實名制」無助於警方打擊罪犯。

她強調,保障個人隱私是所有民主社會最基本的人權之一。港府急推「電話卡實名制」,是變相威脅和侵害到香港人的基本人權。

她提醒民眾,港府以疫情為藉口推行了一個帶有監控功能的「安心出行」軟件,近期在很多社區突然增加了攝像鏡頭,從上周開始正在推行一項具有人臉辨識功能的身份軟件「智方便」,再加上「電話卡實名制」,明顯可見港府正在一步一的、軟性的建立一個大陸式的全民監控系統。

港府推行「電話卡實名制」和人臉識別功能的身份軟件以後,在港人毫無知情的情況下,為中共索取香港市民的個人資料提供了方便。中共藉助這些科技軟件,甚至可以隨意監控港人的日常行蹤。

她指出,近十年來,港人已經見證了執法機關權力過大、警權過大。在公安條例、限聚令、國安法等惡法之下,港府的很多不合理的舉措都擺在法律的框架之下,令警方有無限大的權力打壓任何的民間活動。港府的諮詢文件中沒有具體交代執法機構在何種情況下,可以無需法庭搜索令,向電訊商索取市民個人資料,進一步擴大警權,限制港人自由上網讀取資料的權利,嚴重侵犯了港人的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

還有多位醫議員指出,港府在區議會內一直拒絕聆聽市民針對「電話卡實名制」的意見。曾經有泛民議員在深水埗區議會要求討論「電話卡實名制」時,民政事務專員黃昕然認爲不符合《區議會條例》,與多名官員離場。

屯門區議員潘智鍵指出,在2月初,屯門區曾以絕大多數的比例,通過動議要求政府撤回「電話卡實名制」,但是被民政處質疑不符合《區議會條例》為由拒絕,因此擔心市民的要求會被政府冷處理而「被消失」。

潘智鍵強調:目前港人只剩下區議會是民選議會,即使政府用盡各方法消滅我們的聲音,區議員的權力非常有限,但我們作為民選議員,會盡力用去做。

荃灣區議員陳劍琴強調,目前的香港民主倒退,港人已經失去了民主選舉的權利,港府實際上已經不受人民的監測,「電話卡實名制」將進一步侵害香港人的民主和人權。議員們呼籲港人把握眼下還能提交反對書的時機和權利,一人一信反對「電話卡實名制」,在3月20日之前向政府提交反對意見書,「拒絕惡法」。

中共在2010年開始以打擊犯罪的理由,在大陸推行電話實名制,一直被國際人權組織批評其背後目的,是為了加強監控民眾。

林鄭被批「硬上馬」

「電話卡實名制」規定,每個持牌電訊商最多可向每人出售3張電話卡,出售電話卡時,商家需要登記客戶的個人身份資料,保管和儲存用戶資料,直至電話卡取消登記12個月後。

執法部門在持有法庭搜令或在「迫切和緊急的情況」下,可向電訊商索取用戶個人資料,但不包括通話紀錄的內容。

在香港,一般重要的政策諮詢期為三個月,但這次的諮詢期卻縮減至一個月,中間還夾了一個中國新年假期。

民主黨批評,林鄭月娥政府無意真正諮詢市民「硬上馬」,試圖搶在今年只剩下大部分建制派議員的立法會會期結束前通過此法例。

市民批「假諮詢」 實為剝削自由

BBC的資料顯示,目前全港700多萬人口中,有超過2,000萬個流動電話卡,人均使用2至3張,當中56%用戶使用匿名儲值卡,實施實名制後,有超過1,000多萬個用戶受到影響。

據《蘋果日報》報道,市民陳先生直言,港府所謂的諮詢都是「假諮詢」,「一意孤行」,市民對其無可奈何。他強調,電話實名制沒有必要,這是人民的自由,不應受到限制。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是用儲值卡,但是「政府會逐漸侵蝕市民的人身自由、個人資料,搞得現在越來越大陸化」。而且警方可以不經法院直接向電訊商取得客戶個人資料。

他直言「這個政府已經不講合理不合理啦,想做就做」。罪犯可以有很多途徑,可以使用WhatsApp打電話,港府現在來封閉原始的儲值卡根本只是一個藉口而已,實質是「剝削人民自由」。

網民Jackie Wo表示,港府的做法,明擺著就是假諮詢,無論市民有什麼意見,港府都會一意孤行。大陸實施實名制很久了,照樣有很多騙徒打電話犯案。而且,騙徒行騙都有一個過程,警方接報之後一般都有足夠時間部署、搜集證據,時機成熟才抓人,絕少有機會出現迫切性的情況。

在深水埗鴨寮街售賣電話卡的檔主許先生表示,不少客人是替朋友或公司購買電話卡,或購買電話卡提供給外國客人使用,究竟登記誰的資料為準?一旦資料外洩,誰來負責?

巿民朱先生稱擔心私隱沒有保障,雖然港府說每個人可向每個電訊商購買最多3張電話卡,但不少電訊商背後都是中資背景,巿民選擇極其有限。

有網民說,現在香港人都是大陸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