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香港當地時間),逾百萬香港居民走上街頭抗議《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這是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美國智囊專家表示,這一事件向西方國家證實了特朗普政府對中共採取強硬政策是項正確的選擇。

美國民主國防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首席執行官馬克‧杜博維茨(Mark Dubowitz)6月11日在NBC網站發表專欄文章《香港反對中國(中共)表明了美國對北京的綏靖政策沒有帶來改革》(Hong Kong's protests against China show U.S. appeasement of Beijing has failed to bring reform)。他在文中指出,百萬港民走上街頭,抗議港府擬修訂的送中條例,這個法案將允許犯罪嫌疑人被引渡到中國大陸。香港居民擔心,如果法案獲得通過,中共會用其惡名昭著的鎮壓和腐敗的刑法對付在香港反對中共的政治異議分子。

1997年7月1日,英國政府將香港主權移交給了中共。當時,西方國家希望中共在接收了經濟蓬勃發展的香港後,能兌現其對「一國兩制」的承諾,以及確保香港維持民主體制及亞洲金融之都的地位。

香港居民反逃犯條例

逾百萬港民6月9日走上街頭反送中。(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逾百萬港民6月9日走上街頭反送中。(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杜博維茨在文章中說,上周末,香港出現了主權移交後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非常明確地表明了西方國家二十二年前對中共的期望是一種「妄想」,中共對香港的真正企圖是保持中共權力的完整性,以及剝奪香港挑戰中共政權的自由。

杜博維茨認為,香港的開放模式對中共來說是一種威脅。港民反送中的抗議活動,正是美國應該支持的、以使得香港保留原有特性的言論自由,而不是不切實際地妄想資本主義可以讓北京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進行改革。

值得讚揚的是,特朗普政府似乎體認到,採取對中共的強硬路線才是正確的做法。

1970年代,美國總統尼克遜和他的國家安全顧問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開始與中共接觸,並認為金錢可以引誘其領導人融入國際社會,並且遠離蘇聯。

杜博維茨在文中寫道,對中共存有幻想的華盛頓,不久成為中共的人質。1989年6月,當時的中共領導人下令軍人進入天安門廣場,對和平抗議的學生進行血腥鎮壓。當時的老布殊政府拒絕對那些下令進行野蠻鎮壓的中共領導層採取行動,擔心對中共的懲罰性措施只會使中共內部的「強硬派」反對掌權的「溫和派」領導人,如此將造成與西方國家溫和派合作的困難。

其後執政的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府,基本上都延續了這個基於幻想而不是根據事實的姑息政策。在美國的幫助下,各國在無法證明中共是否會履行承諾及義務的情況下,允許其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中共入世後,將國際規範拋諸腦後,獲得中共補貼的中企,低價出口大量產品到其它國家。此外,在中共的縱容下,中企肆無忌憚地盜取他國知識產權。中共黑客侵入美國聯邦政府,竊取機密資料。

獲取龐大經濟利益後,中共並未還利於民,反而是變本加厲地鎮壓異議分子,大規模監禁及酷刑虐待少數民族及宗教團體,並且運用新科技監控及審查中國網民在互聯網上的帖文。

杜博維茨說,幸運的是,特朗普政府放棄了前幾屆總統對中共的妄想,應對來自中共的經濟和軍事威脅,國家安全戰略已使兩黨議員改變了對中共的想法。

特朗普政府反制中共不公貿易行為的政策,是一個相當精明的舉動,因為它轉移了全球供應鏈,並且有效地懲罰了中共掠奪性貿易和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

針對中國人權問題,杜博維茨指出,西方國家不能再有鴕鳥心態,將經濟與人權分開處理,必須正視中共惡名昭彰的人權記錄,這樣才能夠使中國人民及全世界實現自由權利。因此,捍衛香港抗議者以及所有中國人民的言論自由,不僅符合美國的道德標準,同時也是一個明智且具有戰略意義的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