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閱讀是孩子們發展思想、了解世界、成為快樂和全面發展的人的第一步。

單單這項技能就為我們學習幾乎所有其它知識和學科奠定了基礎。

鑒於我們學校系統的崩潰,特別是大城市的系統無法為高比例的貧困兒童提供教育,再加上由於COVID-19引起的大規模學校關閉,兒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鼓勵和機會去閱讀。

這就是為甚麼美國需要「蘇斯博士」(Dr. Seuss)。

我們相信書籍,我們都是《紐約時報》最暢銷的作者。特別是卡莉斯塔(Callista),她寫了七本關於《大象埃利斯》(Ellis the Elephant)和美國歷史的兒童讀物。

我們知道寫作有多難,也知道贏得大量讀者有多難。

這就是為甚麼我們敬畏西奧多·蘇斯·蓋塞爾(Theodor Seuss Geisel)。他出生於1904年,是當年的暢銷書作家。他的書已經賣出了6億多冊,並被翻譯成20多種語言。

分析公司普萊斯經濟(Priceonomics)介紹過蘇斯博士的驚人成就:

「在他去世近25年後,蘇斯博士繼續以驚人的程度在兒童讀物世界佔據主導地位。」

「今天,四分之一的兒童第一本書是由西奧多·蘇斯·蓋塞爾寫的。《戴帽子的貓》(The Cat in the Hat)、《綠色雞蛋和火腿》(Green Eggs and Ham),以及《格林奇如何偷走聖誕節!》(How the Grinch Stole Christmas!,又名《鬼靈精》),都是在1970年以前出版的,仍然是當今最暢銷的兒童讀物之一。」

「2001年,《出版商周刊》(Publishers Weekly)公佈了美國有史以來最暢銷的精裝兒童讀物書單。這是此類綜合書單最後一次被編制。按總銷量(6,600萬冊)和前100名(16本)的圖書數量,蓋塞爾高居榜首。」

蘇斯博士的魔力並沒有到此為止。2020年他的書售出了600萬冊。

幾十年來,他的書對孩子們的吸引力已經擴展到電視和電影。

從1966年到1995年,三大電視網絡製作了11部蘇斯博士電視動畫特別節目。2000年改編的電影《格林奇如何偷走了聖誕節》在美國國內的票房收入為2.6億美元。八年後,《霍頓聽到了一個誰》(Horton Hears a Who,大陸譯名《霍頓與無名氏》、香港譯名《大象亞鈍救細界》、台灣譯名《荷頓奇遇記》)的影片在美國國內的票房收入為1.545億美元。

在祖·拜登總統將蘇斯博士從年度「全美閱讀日」(Read Across America Day)的公告中除名之前,蘇斯博士受到了廣泛的讚揚。

在2010年一年一度的白宮復活節滾彩蛋活動上,奧巴馬總統為孩子們誦讀了《綠色雞蛋和火腿》。

2011年,奧巴馬總統說:「全美閱讀日是西奧多·蘇斯·蓋塞爾的生日,他的另一個為全世界所知的名字是蘇斯博士。通過有趣的文字和引人入勝的故事,他的故事培養了一代又一代的美國孩子的閱讀興趣,並幫助他們訓練了基本的閱讀技能,這是他們未來成功的重要工具。」

三年後,拜登總統的前任老闆(奧巴馬)說:

「這一天也是紀念西奧多·蘇斯·蓋塞爾遺產的時刻,我們稱他為蘇斯博士。無數的美國人可以回憶起他的書,這是他們接觸到拼寫和閱讀的第一步。憑藉各種形象、精巧的物件和生動的人物,他的書帶領一代又一代快樂的旅行者走過了想像中的航程。然而,他的故事也挑戰了獨裁者和歧視。他的書呼籲我們敞開心扉,為自己和我們的星球負責。它們提醒我們,同我們與家人、朋友和社區的關係相比,我們財產的價值相形見絀。」

2015年4月23日,奧巴馬總統在白宮實習生的問答環節中再次讚揚了蘇斯博士,他說:

「幾乎所有你需要知道的東西都在蘇斯博士的故事裏,就像肚子上有顆(綠色)星星的(黃鳥)史尼奇(註:《史尼奇及其它故事(The Sneetches and Other Stories)》故事集的主角)。你知道,我們都是一樣的,那麼為甚麼僅僅因為某人的肚子上沒有星號就以不同的方式對待他們呢?如果我想到責任,我會想到霍頓坐在樹上的雞蛋上,而懶惰的梅齊(Mayzie,註:《Daisy-Head Mayzie》中主人公)飛走了,去做她想做的事了。你理解我的意思嗎?我要說的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你發現蘇斯博士、你父母、或你關心或欽佩的人所教給你的基本的樸素的美德,比如努力工作,負責任,善良,回報他人,對社會有益,團隊精神……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不知為甚麼,奧巴馬總統對蘇斯博士的讚揚對拜登總統和那些「文化警察」來說是不夠的。

正如埃里克·埃里克森(Erick Erickson)所寫的那樣,拜登發佈的蘇斯博士禁令還有更多東西在背後:

「這(禁令)其實與蘇斯無關。這實際上是進步主義者試圖灌輸的說教。國家教育協會(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有一份書籍清單,可以考慮作為蘇斯的替代品。您可以在此處查看列表。這份書單就是一個說教灌輸課程。從《朱利安是美人魚》(Julian Is a Mermaid),一個男孩想變成美人魚的故事,到《美國化:毋須綠卡的反叛》(Americanized: Rebel Without a Green Card),一個非法移民在美國的故事,《王子和裁縫》(The Prince and the Dressmaker),一個穿女裝的王子的故事。」

人們應該將目前的審查和取消文化危機與早期的民主黨偶像做一個對比。已故的參議員約翰·甘迺迪在1960年就警告過審查制度的危險:

「如果這個國家想要明智和強大,如果我們要實現我們的命運,那麼我們需要更多的新想法,讓更多的聰明人在更多的公共圖書館閱讀更多的好書。這些圖書館應該對所有人開放——除了審查員。我們必須知道所有的事實,聽取所有選擇,聽取所有批評。讓我們歡迎有爭議的書籍和有爭議的作者。因為人權法案是我們安全和自由的守護者。」

我們相信,世界各地的兒童都需要蘇斯博士的智慧,以及他獨特的令兒童對書籍和閱讀感興趣的超凡能力。

也許拜登總統應該仿傚奧巴馬總統。#

刊自 Gingrich360.com.

原文:Children Deserve Dr. Seus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是共和黨人。1995到1999年期間,任國會眾議院議長,是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克里斯塔·金里奇(Callista Gingrich)是企業家,作家,紀錄片製作人和外交官。2017到2021年期間,任美國駐梵蒂岡大使。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