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站在美國國會大廈的台階上。

不是1月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的選舉舞弊抗議日,而是1月5日。

我站在我所在選區的國會眾議員吉姆·貝爾德 (Jim baird) 的身旁,他是一名越戰老兵,曾獲得過兩枚紫心勛章、一枚銅星勛章(授與作戰英勇者)和一個博士學位。他的工作人員為我們拍照。

我提前通過貝爾德眾議員的辦公室安排了這次會面,並解釋,我將在華盛頓參加抗議選舉舞弊,試圖從美國人民手中竊取2020年總統選舉的的活動,(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一份來源廣泛的報告中對此進行了詳細說明。

幾小時後,我很自豪地見到了我的眾議院代表,並對第二天的抗議活動充滿了期待,我準備發表對我來說是一次難得的政治性面書(Facebook)帖子。

自從在大學時代註冊面書帳戶以來,我所經歷的大多是一個積極和鼓勵的環境,一個人們會說:「哈哈」、「真酷」和「恭喜」的世界。畢竟,面書用戶們以朋友相稱,如果一個帖子不值得點贊,人們通常會遵守這條原則:「如果你不能說點好聽的,那就甚麼也不要說。」

雖然我認為可能有些人不會喜歡我的這個貼子,甚至可能會導致一些不同意見或試圖發起一場曠日持久的辯論,但我沒有預料到,面書上的一些好友會對我發起如此猛烈的人身攻擊,雖然人數相對較少,但卻非常肆無忌憚。

為了我和眾議員在國會台階上的合照配文字說明,我在帖子中寫道:

「明天,我將首次公開抗議2020年大選中的大規模舞弊行為,以及對總統一職的盜竊企圖,正如彼得·納瓦羅博士的報告「完美的欺騙」(The Immaculate Deception)所概述的那樣。美國人民支持我們選舉制度的公正性,我們作為選民的權利,以及我們國家未來的成功。以圍繞中共病毒的誇張的健康擔憂為藉口,在多個州發生了影響選舉結果的郵寄投票欺詐,決不能允許這種情況繼續存在。我們必須通過所有法律和憲法途徑來捍衛美國,捍衛我們在世界各地倡導的自由、民主和人權的原則。」

第一條評論在幾分鐘內就出現了,一位面書的朋友回覆說︰「你(髒話)在開玩笑嗎?」。隨後他編輯評論補充道:「你怎麼了?丟人現眼。」我會說︰「你有權發表你的意見,你有陳述意見的自由。這裏是美國。」

我得到了許多人的大力支持,但面書上的一些朋友卻出乎意料地一反常態,他們沒有涉及我帖子的實質內容,而是對我進行毫無道理的、不加掩飾的人身攻擊。還有一些評論是醜陋和誹謗性的,我把它們當作毫無根據的攻擊而不屑一顧,它們甚至不值得在這裏重複。

第二天晚上,在我和平參加華盛頓的抗議活動後,我的原帖增加了50多個回覆,我收到了一位在中國的法國朋友的評論。我在中國生活時與他相識,我曾在中國學習和工作過幾年。

在我貼子下面的評論中,這位仍然生活在中國的朋友禮貌地表示,他不明白為甚麼我稱中國為「專制中國(中共)」,也不明白為甚麼我在給另一位朋友的答覆中寫道,「世界正在覺醒,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邪惡」。這是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平和而尊重的談話,談話含實質內容,而不是辱罵。

我對他的評論做出了同樣禮貌的回應,反問他為甚麼在中國使用面書,因為在中國用面書是違法的。我問他,作為法國公民,他是否會容忍對他獲取資訊自由的限制,而中國公民在網上獲取信息的來源受到嚴格限制。

我還談到專制的中國(中共)長期威脅侵略和征服自由和民主的台灣,指出:「台灣2400萬人民享有自由和人權,並保持著他們靈魂的光輝。為甚麼中國(中共)堅持要把台灣人民拖入一個自由和權利減少的黑暗世界?」

幾分鐘後,當這位法國朋友顯然正在起草對我的回覆時,我面書的帖子消失了,屏幕上出現了面書的通知,稱我的帖子——一張我與眾議員在美國國會大廈台階上的合照,以及對2020年總統大選的評論——已被刪除。這是我的帖子第一次在面書上被刪除。

我不想讓朋友們以為我刪除了原來的帖子,於是上傳了一個新的帖子,稱:「朋友們,含有我作為選民與眾議員會面的照片,以及對2020年總統選舉的看法的貼子,幾分鐘前被面書刪除,我從未想過在美國會遇到這種審查制度。」

在那篇被刪除的帖子中,發表「你在開玩笑嗎?」評論的那位好友,自豪地回覆我的新帖子說:「因為是我舉報的。」我的一位本科教授回應了那人,並對他不尊重言論自由的行為進行了謹慎的譴責。

遭遇進一步審查

1月7日,也就是我的文章《為甚麼我在1月6日第一次抗議》在《大紀元時報》上發表後的第二天,我把它發到了LinkedIn上,並表示:

「這篇報道解釋了為甚麼我昨天決定和全美廣大同胞一起行使和平抗議的權利,反對正在進行的企圖竊取美國人民2020年大選的行為。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助讀者們更好地理解其中的利害關係,為甚麼美國人要抗議2020年大選中發生的事情,以及為甚麼專制中國(中共)希望看到特朗普總統在1月20日被取代。」

第二天,也就是特朗普被永久關閉推特帳號的同一天,我的帖子在LinkedIn上消失了,沒有解釋。對此,我在LinkedIn上發了一個新的帖子,稱:

「朋友們,看來我昨天在LinkedIn上發的帖子,裏面有一節解釋我為甚麼決定行使權利,和平抗議2020年大選中發生的事情……今天被LinkedIn刪除了,沒有解釋。我之前在中國生活了幾年,那裏沒有言論自由。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如果你發的東西被審查或刪除了,用一個委婉的詞來形容就是這個帖子被『和諧了』。今天我的帖子看來被LinkedIn『和諧了』」。

「作為一名美國人,同時也是一個作家和記者,我很珍惜我的基本權利,包括言論自由。今天在美國發生的關於社交媒體審查的事情,讓我想起了在中國的生活,在中國,言論一般都是自我審查,以避免政府機構的審查,否則實際上被政府審查機構審查。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在美國經歷這樣的社交媒體環境和這樣的審查制度。」

作為一個親眼目睹了專制中國(中共)壓制自由(包括言論自由)和人權的美國人,我今天要敲響警鐘:中國(中共)式的審查制度已經在美國出現了,我們決不能讓它存在下去。

原文 I’m Sounding the Alarm: PRC-Style Censorship Has Arrived in the United Stat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亞當·邁克爾·莫倫(Adam Michael Molon)是美國作家和記者,獲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碩士學位,本科畢業於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分校( Indiana University-Bloomington),獲金融和中文學士學位。

本文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