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一個智囊機構公佈的報告顯示,英國的大學裏有近700名來自跟中共軍方有關的院校的畢業生。牛津大學有超過80名這樣的學者,數量最高。

亨利·傑克森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公佈的名為《科研成果外流:英國、中國和知識產權盜竊問題》(Brain Drain: The UK, China, and the Ques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ft)的報告顯示,去年在英國35所頂尖的大學留學或者從事研究工作的中國人中,有669名畢業於中共軍校或者跟軍方關係密切的大學。

這些人在英國研究的領域包括核物理、航空航天工程、高科技材料和量子電腦等。報告表示,如果是在美國的大學,這些領域目前是禁止讓有這類背景的中國學生進入的。

牛津大學人數最多

亨利·傑克森協會的報告根據澳洲智囊的研究報告,把中國的大學根據其與中共軍事和安全關係的密切程度分為四個等級。

高風險院校大部份是軍校或者跟安全和情報部門有關,包括所謂的「國防七子」,也就是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直屬的七所學校,即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和南京理工大學。這些大學都有中共軍方資助的實驗室和研究項目。

報告還把一些領域劃分為高度敏感領域,比如材料科學、物理學(包括核物理學)、機械工程、航空航天工程、機械工藝與能源工程、礦業技術和材料技術、化學等。

報告發現,2019-20學年,有16名「國防七子」的畢業生在牛津大學的高敏感高風險領域工作,另外還分別有22名和44名畢業於非常高風險和高風險院校的人在這所大學的高敏感領域工作。人數達到82人,為英國所有大學裏面最高的,而且遠超過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的曼徹斯特大學(43人)和劍橋大學(42人)。

其餘幾所招收了中共非常高風險院校和高風險院校人數較多的大學是謝菲爾德大學(40人)、拉夫伯勒大學(36人)、帝國理工學院(34人)和擅長航空研究的克蘭菲爾德大學(29人)。

報告發現,2019-20學年,英國各大學中招收「國防七子」畢業生人數最多的是謝菲爾德大學,有140人,其次是格拉斯哥大學(79人)和倫敦大學學院(70人)。另有四所大學人數超過和接近50人。

如果再把這些人從事研究的領域考慮進去,在牛津大學和謝菲爾德大學的高風險領域都招收了16名「國防七子」的畢業生。

盜竊技術「不擇手段」

報告表示,中國的科研在電信等一些領域仍然落後於世界一些先進國家,因此中共採取「不擇手段」的辦法試圖獲取這些國家的知識產權技術,以便跟上。迅速獲得這些知識產權技術是中共「居民融合」政策和「中國製造2025」政策的核心。

報告分析認為,中共對西方國家構成的威脅跟薩達姆的伊拉克和冷戰時期的蘇聯都不一樣,因為「居民融合」政策意味著它會把平民也利用進行盜竊,這使得發現威脅的來源更加困難。

報告的作者建議,英國應該同時採取「降低風險」和「執法」兩種手段。

「降低風險」的有效辦法可以包括:減少招收畢業於高風險院校的學生;根據中共的野心以及有可能帶來的經濟和軍事損失來決定哪些研究領域應該實施限制;政府公開制定這些政策的原因和信息,讓大學了解政府的權力和實施的限制;區分中國學生和中共,明確表示英國仍然歡迎中國留學生,但是由於中共的政策,英國才會實施這些降低風險的限制。

加強執法的辦法包括:政府可以把這方面的執法權利交給一個機構,比如國家打擊犯罪局(NCA);對最近三年的ATAS(學術技術批准系統)申請進行緊急複查,以便發現有可能在申請過程中說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