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和習近平通話,並未帶來美中關係的真正改善,中共高層還在逼迫拜登就範。拜登向習近平賀年之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向中國人賀年,還被中共黨媒宣傳了一下。美國政府是在向每一個中國人賀年,還是在向中共政權賀年呢?

布林肯的賀年,主要對像應該是中國人民或華裔,他說:「希望我們世界各地的朋友在2月12日中國新年之際,身體健康,和平與幸福。」他還說:「我們邀請所有國家和我們一道為後代子孫打造更好的世界。」

美中關係尚未真正改善,美國新政府期望怎樣才能與中國「打造更好的世界」呢?

拜登說中共是「最嚴峻的競爭對手」,布林肯也曾說,中共是最大的威脅,不管怎樣論述,似乎都難以看到「更好的世界」。

按照拜登政府的說法,各部門仍然在評估中,對華政策還沒有真正成型,或者說,拜登不願繼續特朗普的政策,但暫時又找不到其它有效的辦法。

美國的大多數政客都清楚看到了中共的野心和咄咄逼人,也深刻體會到了中共的層層滲透,真實的威脅早就到了家門口。但拜登沒有把中共定位成最大的敵人,而只是「最嚴峻的競爭對手」,實際體現出了目前美國新政府在對抗與合作中尺度拿捏得猶豫不決。

拜登團隊目前很可能還沒有搞清楚一個概念,即美國需要對抗的是中共政權,需要合作的是中國人民。或者應該說,中共政權要與美國爭霸,恨不得早日除掉美國而後快。但這不是大多數中國人民的想法,中國人民願意與美國人民真誠合作,也願意與各國人民合作、友好往來。中共政權是美國的敵人,中國人民與美國人民沒有根本的利益衝突,也沒有歷史上的民族恩怨,中國人民才是美國的朋友,也是公平、有益的競爭者。

假如拜登團隊無法真正清楚區分中共與中國、中共與中國人民,就等於把14億中國人民與中共政權畫等號,當然就會陷入對抗與合作的誤區之中。目前不少國家的政府陷在同樣的誤區中,也在同樣的苦惱之中。

假如還不能區分中共與中國,把各國與中國的關係,還看作是與中共政權的關係,那麼所謂的既對抗又合作,無論怎樣拿捏分寸,都是給自己設置了障礙,無論制定怎樣的對華政策,恐怕都難以成功。

過去幾十年的接觸政策中,中共政權並沒有被改變,反而被豢養,變本加厲地禍害中國人民、禍害世界。如今所謂的既對抗又合作,就天真地以為能夠改變中共政權嗎?

中共高層為甚麼害怕特朗普政府?不僅僅是害怕制裁,更害怕的是不被美國政府承認,害怕特朗普團隊一再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美國國務院對中共黨員的簽證限制,令大多數中國人奔走相告。前國務卿蓬佩奧曾說,要幫助中國人民戰勝中共政權,還呼籲世界各國都應該承擔責任。這才是「打造更好世界」的正途。

假如美國繼續認可中共政權,無論怎麼強硬的對抗或者誠心合作,都改變不了中共政權的本質,都是在扶植這個自由世界最大的敵人,如何能真正消除美國的威脅呢?

前美國總統列根在冷戰中成功的實例證明,美國需要一個制勝策略,而不是單純應付冷戰的策略。美國需要從根本上戰勝敵人,才能最終地消除威脅,一切難題也就迎刃而解,這也是上天期望美國能夠承擔的使命。前蘇聯的解體是歷史的必然,中共的解體同樣如此,順應歷史大勢,就是最好的選擇。

假如美國缺乏準確的定位和策略,恰恰會被自己套住,也會付出更大的代價。習近平對拜登很高調,不過在繼續玩弄籌碼而已。中共一再強調內循環,實際並未指望美中關係回到特朗普當政之前,中共做好了既對抗又合作的兩手準備,美國卻還沒有成型的策略。

面對緬甸軍事政變,拜登政府馬上就立場鮮明地不予承認,支持民選政府;但面對同樣暴力奪權上台、至今依靠黨衛軍維繫政權的中共,拜登政府卻還未清晰定位。自由、民主、人權如何真正體現?

拜登的所謂戰略忍耐,等於承認目前還理不出頭緒,恰恰因為沒有徹底認清中共的本質,或者說,還缺乏清除最大惡勢力的勇氣。拜登目前的表態,並不能令中共政權放棄敵對的仇恨,自動變成所謂的「競爭者」。

美中關係成功的要訣,就是清晰地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就是要清晰地表明,中共政權不代表中國人民。

對抗,就是要全面對抗中共政權;合作,就是要與中國人民全面合作。因此,與中共政權脫鉤,堅決拋棄中共政權、解體中共政權,也就成了必然之舉。這才是美中關係的制勝之路,也是美中雙贏的坦途,才有可能共同「打造更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