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3月3日),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將處理美國與中共政權的關係列為拜登政府的首要任務,並將其稱為「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

布林肯在他的首次講話中概述了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戰略。他說,中共政權構成的挑戰與俄羅斯和北韓等其它國家構成的挑戰不同。

他在美國國務院的一次演講中說:「中共是唯一一個擁有相應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實力的國家,能夠嚴重挑戰穩定和開放的國際體系——所有的規則、價值觀和關係,以及一切能夠讓世界按照我們希望的方式運轉的相關事物。」

在布林肯列出的美國國務院的八個首要任務中,中美關係是唯一一項專門針對另一個國家的要務。

布林肯說:「我們與中共的關係應該是,該競爭的時候是競爭關係,可以合作的時候是合作關係,必須對抗的時候是敵對關係。共同點在於,有必要以強勢姿態與中共接觸。」

拜登政府目前正在審查特朗普時代的旨在應對中共政權構成的一系列威脅的一整套政策,尚未宣佈任何具體的政策行動。美國正面臨中共挑戰的觀點擁有兩黨的支持。拜登政府尤其面臨著來自共和黨的巨大壓力,要求其繼續推行對中共強硬的政策。

與此同時,中共政權要求拜登政府撤銷特朗普時期的強硬對華政策,不要「干涉」所謂的「紅線」問題,比如在新疆侵犯維吾爾族穆斯林人權的行為、對香港的鎮壓,以及對台灣的軍事侵略。今年1月,特朗普政府將中共政權在新疆的暴行定性為種族滅絕。

布林肯表示,美國將與盟友合作對抗中共,並稱拜登政府的這種做法與特朗普政府時期有所不同。

他說:「這需要參與外交和國際組織,因為在我們撤退的地方,中共已經填充進來。」

然而,前特朗普官員駁斥了將特朗普政府的角色塑造為過於單邊主義的說法。他們表示,特朗普政府確實建立了聯盟來反擊中共的威脅,但也不害怕在符合美國利益的情況下單獨行動。他們說,美國退出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內的國際組織,是因為這些組織的系統性的失敗。儘管美國也曾試圖對之進行改革,但這些組織的這種失敗已經超出了改革的範疇。

特朗普政府的這兩項退出舉措都已經被拜登政府推翻了。

布林肯表示,美國政府的做法還「要求在新疆人權遭到侵犯或香港民主遭到踐踏時,維護我們的價值觀。」

他補充說:「因為如果我們不這樣做,中共將會更肆無忌憚地行動。」

國務卿強調稱,將通過「投資美國工人和公司,堅持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來戰勝中共。

他還表示,拜登政府將「利用一切手段,阻止各國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或操縱本國貨幣,以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但在談論該問題時,布林肯沒有具體指名中共。

特朗普政府曾試圖通過中美貿易戰,迫使中共政權改革大量不公平貿易做法,並促成了去年1月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到目前為止,中共政府沒有履行協議中的購買承諾。拜登政府尚未表示將如何處理該貿易協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