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拜登上任後即頒佈了多項行政令,開始調整外交政策的基調。1月25日,澳洲知名社會學家、悉尼大學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拜登目前的對華政策仍是未知數,並警示拜登若對華政策強調與中國的「夥伴關係」,他將發現「與中共政權合作是不可行的」。

巴博斯表示,對華政策是美國外交舞台的核心,拜登雖然沒有改變特朗普政府對華外交政策的真正方向,但拜登此時的對華政策仍是個未知數。儘管他的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重申了支持特朗普對中國(中共)的強硬立場,但從競選至今,拜登一直避免對中國(中共)做出任何真正堅定的聲明。

拜登上任2天後,中共即採取了兩大動作,一是對台採取首次軍事大動作,派出轟炸機、戰鬥機對台灣施加前所未有的壓力;二是中共通過「海警法」,授權海警在中共管轄的海域,在處理外國船隻時可以開火,為存在主權爭議的海域局勢增添變數。

對此,巴博斯表示,現在不是中共挑戰拜登的特別時機,但卻是拜登要決定如何應對中共的挑戰的時刻。到目前為止,拜登沒有表現出強硬的對華對策,而是強調「夥伴合作關係」。

巴博斯說:「拜登很快就會發現,與中共政權的合作是不可能的」。他說:「中共政權從80年代到2010年左右,經歷了一個自由化的時期。我們看到的不是一個好的政權,不是一個自由化的政權」,「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鎮壓」。

「直到過去五年左右,美國政界認為可以與中國(中共)合作,並總是說,與中國接觸是一個戰略,長期接觸可以改變中國(中共)」。

「現在我們面臨的問題是,與中國(中共)的接觸顯然沒有導致中國(中共)的改變。每一次接觸都只是意味著更多的軍事硬件或更多的技術被用去幫助中國(中共)實施對本國人民的壓迫和對鄰國的侵略。所以,現在美國的政界很難說與中國(中共)的接觸會真正改變中共。」

拜登期待澳洲加盟 共同關注中共人權問題 

巴博斯表示,雖然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尚未明確,但拜登政府會期望盟友共同關注中國人權問題,如中國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遭遇,然後是關注中美貿易和投資問題。

「對澳洲來說,這聽起來可能不是很重要,但事實上它是相當重要的」, 巴博斯說。

「澳洲與中國之間存在著衝突。如果拜登開始真正在人權問題上施壓中國(中共),那麼拜登將努力讓盟友加盟。拜登反覆說他要和盟友合作,但其目的不是想和盟友一起解決盟友(如澳洲)與中共的問題。他希望與盟友合作去實現自己的對華目標」。

巴博斯近日在澳洲智囊發表的報告中寫道,拜登的對華目標包括其團隊廣泛認可特朗普對華政策的目標,如迫使中國(中共)尊重美國知識產權並開放經濟、拒絕中國獲得美國軍事技術、反擊中國的軍事現代化、支持台灣,但反對特朗普為實現這些目標而採取的「散兵游勇」策略。因此,拜登很可能會要求澳洲簽署(加入)美國自己的對華政策。

巴博斯表示,中美貿易戰沒有對澳洲帶來任何真正的影響,沒對澳中關係造成甚麼影響。因此,美澳合作似乎更多會集中在中共人權問題上,而不是在貿易和投資上。這些人權問題包括新疆問題、香港問題及對中國境內法輪功的迫害。

在中共各種侵犯人權的問題上,拜登希望組織盟友加入美國的努力,「更傾向於尋求澳洲對美國的對華政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