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地產商華夏幸福基業股份有限公司(華夏幸福)52億元(人民幣,下同)債務違約後,中國平安2月4日表示,投資華夏幸福的風險敞口達540億元,有評論認為,華夏幸福的現狀顯示了大陸房地產企業的不可預測風險。

2月1日晚,華夏幸福發佈債務違約公告稱,截至目前,華夏幸福及下屬子公司發生債務逾期涉及的本息金額為52.55億元。據媒體報道,有華夏幸福債權人和了解華夏幸福人士表示,目前華夏幸福和中共河北省政府希望通過債務重組解決問題,但如果談不下來也不排除破產重整的可能。

據「第一財經」報道,2月4日,中國平安表示,投資華夏幸福的風險敞口達540億元。但平安集團董事總經理兼聯席CEO謝永林 表示:「敞口540億,並不代表損失540億。未來如有相關情況,也將及時通報。」

華夏幸福實際控制人王文學對債權人致歉,表示由於錯判環京地產形勢,激進擴張又疊加瘟疫衝擊,導致公司出現當前的局面。

謝永林也認為,近一兩年來,由於環京津冀的調控非常嚴格,對華夏幸福的回款影響很大。同時又受到疫情的影響;此外,華夏幸福的管理仍然比較粗放且擴充太快,因此陷入了如今的經營困境。

據華夏幸福財報,2018年,華夏幸福經營性現金流淨額為負74.28億元;2019年,該數字攀升至負318.2億元,為其歷年財報的最低水平。2020年1月6日起,華夏幸福境內外債券接連大跌,中外評級機構相繼下調評級,股價也持續陰跌至2015年以來的新低,大股東華夏控股多次補充質押。

目前,華夏幸福處於停牌狀態。

因為債券市場剛剛經歷了去年11月份河南永煤10億債券違約,引發了市場對國企逃廢債的憂慮,市場擔心此次華夏幸福違約給剛剛緩解的市場再次帶來寒意。

路透社引用分析人士的觀點表示,華夏幸福債務逾期屬個體事件,對市場整體影響暫不明顯;信用違約風險難以消除背景下機構心態並未完全恢復,且中共央行流動性調控邊際收緊等令信用債投資者難言樂觀。

中航信託宏觀策略分析師劉長江認為:「華夏和永煤很不一樣。永煤是完全沒預期,華夏是市場有預期;相當於明牌了,好多機構早就知道有這一天。這兩天不過是正式揭開蓋子。只有這樣,後面才好談,才容易出解決方案。」

但也有業界人士對此觀點並不贊同,他們認為華夏幸福違約顯示了大陸房地產也不可預測的風險。

華爾街日報引述分析師的觀點表示,分析師傾向於把中國每一家陷入困境的房地產公司都當做特殊個案來解讀,但華夏幸福信用評級的快速下降令人產生疑問,即目前還有哪些房地產開發商仍在享用著難以想像的低成本資金。自1月以來,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和惠譽國際評級(Fitch Ratings)已分別把華夏幸福的評級下調了四檔和七檔,使該公司降至很低的垃圾評級。這顯示出事態的惡化可以有多快。

華夏幸福的債券價格也反映出這一點。將於2021年2月底到期的美元債收益率在9月時處於5%以下。

而且,令房地產開發商將尤其感到頭疼,因為中共當局針對債務指標實行的「三條紅線」政策將限制他們的借貸。

另外,中共當局經常參與企業發展,地方或中央常常要求這些出問題的房地產公司的債主出面救助。這種關係助長了中國房地產行業的最大問題:從整個金融體系中吸納資本,推高了其它公司的融資成本並對中國的生產率造成拖累。

報道表示,華夏幸福的快速下沉應該會令持有中國地產商美元債的投資者有所警惕。但更重要的是,整個事件表明,即使在中國吸引力更大的投資機會中,也無法逃避類似房地產行業不可預測風險及脆弱性。

華夏幸福基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98年,是中國領先的產業新城營運商。2020年9月10日,2020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發佈,華夏幸福基業股份有限公司位列第53位。

外界基本認為,華夏幸福不是一個傳統的地產公司,而是一個產業新城營運公司,基本模式是一二級聯動,專門開發工業園區和規劃整個新區,其開發一塊地方引進產業,支持地方當局的發展。2018年,華夏幸福位於北京南部的旗艦項目固安產業新城還被譽為是中國希望在全國推廣的新型城市化的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