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近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目前所有證據都表明,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起源於中國。1月1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所作所為的事實核查,重點談到該所和病毒起源相關的三個需要進一步審查的行動,值得進一步調查。

以下是國務院事實核查的內容:

一年多來,中國共產黨(CCP)系統阻止了對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致命)大流行病起源的透明、透徹調查,且選擇投入大量資源進行欺騙和虛假宣傳。目前全球已有200萬人死亡,他們的家人應該知道真相。只有做到透明性,我們才能了解造成這一大流行病的原因以及如何預防下一次大流行病。

美國政府不知道最初將COVID-19病毒(稱為SARS-CoV-2)傳播給人類的確切時間、地點或方式。我們尚未確定疫情是通過接觸被感染動物開始,還是在中國武漢的實驗室中因意外導致(外洩)。

該病毒可能是人類與受感染動物接觸自然產生的,並以與自然流行病相一致的方式傳播。另外,如果最初感染病毒的只有少數幾個人,且屬於無症狀感染,則實驗室事故也可能造成類似於自然的(疫情)爆發。中國的科學家研究了動物源性冠狀病毒,這種環境會增加意外和潛在不知情的暴露風險。

中共癡迷於保密和控制,且以犧牲中國乃至全世界的公共衛生為代價。以下事實核查根據以前未公開的信息和開源報告,重點介紹有關COVID-19宗源的三個要素,值得進一步審查:

1.武漢病毒研究所(WIV)內部人染病

美國政府有理由相信WIV內部的幾名研究人員於2019年秋季發病,這是在首次中共病毒確診病例之前,這些研究人員的症狀與COVID-19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這引發了人們對WIV高級研究員石正麗(Shi Zhengli)信譽的質疑,她曾公開宣稱在WIV的工作人員和學生中,SARS-CoV-2或SARS相關病毒「零感染」。

實驗室中的意外感染已導致中國和其它地區先前幾次病毒爆發,包括2004年北京爆發的SARS感染,有9人感染,1人死亡。

中共(CCP)阻止獨立記者、調查人員和全球衛生機構採訪WIV的研究人員,包括那些在2019年秋季患病的人。對(中共)病毒起源的任何可信調查都必須包括對這些研究人員的採訪,以及他們以前未報證。

2.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

從至少2016年開始,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進行了涉及RaTG13的實驗,且在COVID-19爆發之前沒有停止的跡象;RaTG13是WIV在2020年1月確定為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狀病毒(96.2%相似)。在2003年SARS爆發後,WIV成為國際上冠狀病毒研究的重點,此後一直在研究包括小鼠、蝙蝠和穿山甲在內的動物。

WIV具有進行「基因功能獲得的」研究,以工程化嵌合病毒的公開記錄。但是WIV關於研究與COVID-19病毒最相似病毒(包括「RaTG13」)的研究記錄並不透明或一致,該病毒是2013年在幾名礦工死於類似SARS疾病後,從雲南省一個山洞中取樣獲得。

世衛組織調查人員必須在COVID-19爆發之前獲得WIV在蝙蝠和其它冠狀病毒方面的工作記錄。作為全面詢問的一部份,他們必須全面了解WIV為何更改、並隨後刪除與RaTG13和其它病毒有關的在線記錄。

3.武漢病毒所的秘密軍事活動

保密和控制是北京的標準做法。多年來,美國一直公開關注中國(中共)過去的生物武器工作,儘管北京有《生物武器公約》明確規定的義務,但北京既沒有記錄也沒有明確表明要消除這種武器。

儘管WIV從表像上看類似平民機構,但美國已確定WIV與中國(中共)軍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項目上進行合作。自2017年以來,WIV一直代表中國(中共)軍方進行機密研究,包括在實驗室進行動物試驗。

資助WIV,或和該所合作進行民用研究的美國和其他捐助者,有權利和義務確定美國的任何研究經費是否被轉用於WIV的秘密中國(中共)軍事項目。

今天的揭示只是揭開COVID-19宗源於中國的面紗。要對COVID-19宗源進行任何可靠的調查,都需要完整、透明地訪問武漢病毒實驗室,包括其設施、樣品、人員和(相關)記錄。

隨著世界繼續與這種流行病抗爭,且在延誤一年多後,世衛組織研究人員開始工作,該病毒來源仍然不確定。美國將繼續竭盡所能支持可信和徹底的調查,包括繼續要求中國(中共)當局保持透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