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e)於2020年12月底發表關於中美兩國情報部門近十年來全球數據戰爭的長篇調查報告。報告基於對三十多名現任和前任美國情報和國家安全官員的廣泛採訪。

報告分三部份:第一部份:中共用偷來的數據識別美國情報人員(特工);第二部份:奧巴馬時代美國情報部門如何在習近平鞏固權力的過程中掙扎;第三部份:特朗普時代的情報部門運作以及中共情報部門與科技巨頭之間日益增長的合作。

本篇介紹第二部份。

情報網被破壞 美國看不清中共

2013年初,當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準備就任中國國家主席時,西方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個甚麼樣的領導人。《紐約時報》的尼克·克里斯托夫(Nick Kristof)是一名經驗豐富的中國報道記者,當年1月他寫道,習近平「將帶頭恢復經濟改革,也可能會有一些政治上的放鬆」。

然而這個評估完全錯了。(中共對)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OPM)的黑客攻擊幫助北京發現了美國情報人員的臥底,以及中情局精心建立的中國特工網絡被徹底摧毀後,這兩宗災難極大影響了美國對中國事件的洞察質量,美國官員正透過越來越不透明的玻璃看中國,向高級決策者提供的高質量情報明顯減少。

一名奧巴馬時期的高官說,當時白宮官員們對習近平看法各異,他們在制定中國政策時對習近平的性格和意圖爭論不下。有些人認為習近平可能是個改革者,雖然他是中共的產物,但他是一個能夠改善中國體制的領導人;而另一些人則認為,習近平是個「新毛派」,即是一個危險的強硬派。在中情局內部,高級官員對習近平的看法也無法達成一致。

情報方面的一些空白是因為美國官員變得更加謹慎。據一位前國家安全官員回憶說:「鑒於我們的保護罩已經被刺破(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OPM被入侵事件),我們不願意將我們的官員投入到現場。」「我們並不完全知道它們(中共)對我們了解多少。」

隨後,根據大衛·桑格(David Sanger)2018年出版的《完美的武器》(The Perfect Weapon)一書,中情局官員原定在中國執行任務的「幾十個職位」被取消。一名前高級情報分析師表示,「CIA多年來不願意在中國向前推進」,因為它的信心已被嚴重動搖。

另外中共還加強了數字防禦,2012至2014年間,中共收緊了以國內為重點的數碼監控網,越來越多地使用生物識別技術和閉路電視,這讓美國的情報收集更加困難。

美國的斯諾登洩密事件和維基解密在2010和2011年發佈的大量美國外交電報,也讓中共官員不再相信美國能保守秘密,因而更加不願意說話,同時中共官員深知自己處於國內安全部門的監視下,這都使得美國官員與中國同行進行日常溝通變得困難。

然而即使如此,隨著習近平開始對黨和國家進行全面清理和重組,他的性格和意圖變得更加清晰。奧巴馬時期的官員回憶說,習近平將以越來越專制的方式進行統治,這「甚至已經不是一個公開的問題」。在接下來的幾年裏,習近平的強硬政策將延伸到中國人生活的幾乎每一個領域,從拘留、監視和酷刑新疆百萬維吾爾人,到大規模鉗制言論自由,再到所謂的反腐肅貪,掃蕩了數十萬中共官員。但奧巴馬時期的官員說,美國政府仍然不願意採取行動。

中共大規模洗劫數據 奧巴馬軟弱反擊

與此同時,中共正加倍努力進行黑客攻擊,幾乎以奧林匹克的規模洗劫美國人的數據。除了策劃OPM入侵事件外,中共黑客2014年大規模入侵酒店巨頭萬豪酒店,竊取超過3.83億人的私人信息,包括護照和信用卡數據;同一年入侵主要醫療保險提供商Anthem,竊取超過7,800萬美國人的個人信息;入侵美國航空公司、聯合航空公司和頂級旅遊預訂提供商Sabre的網絡(也是中國旅遊情報項目的主要目標);並鑽入屬於美國海軍部的電腦系統,竊取了與十多萬名海軍人員有關的敏感數據。

一名前國家安全局高級官員回憶說,中國人(中共)「吸食的數據堆積如山,超過了世界上任何其它國家」。

奧巴馬政府對中共的行為反擊有限。2014年奧巴馬政府起訴了五名中共軍方黑客針對美國公司的大規模間諜活動,這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次公開起訴國家黑客,並以此制裁威懾北京。但奧巴馬領導下的美國高級官員仍然認為,有一些關鍵領域(即使很狹窄),也可以與北京進行合作,其中之一的是放寬簽證。

2014年奧巴馬在北京訪問時宣佈,美中兩國已達成互惠協議,將商務和旅遊簽證從一年延長至10年,學生簽證延長至5年。高級情報官員大吃一驚,因為延長簽證計劃正是由中共國安部主導推動的,它們希望在美國政府不知道的情況下隨時進出美國。當時整個情報界一片譁然,「哇哇哇,它們(中共)非傳統收集活動將要更加過份了」。但是當時奧巴馬一心想達成一些協議,其政府官員也不認為這有甚麼大不了的。

第二個嘗試合作的領域是網絡空間。2015年9月,習近平對華盛頓進行首次國事訪問期間,奧巴馬和習近平宣佈了一項新的重大雙邊協議,禁止任何一個國家以黑客手段竊取商業機密。奧巴馬的高級官員甚至提出將協議擴大到針對個人數據的黑客行為,但遭到情報部門反對,因為協議中沒有規定對不遵守協議的懲罰,而且情報官員根本不相信中國(中共)會遵守該協議。同時美國的網絡間諜也在廣泛從事針對個人數據的黑客行為,他們不會同意一個自己都不會遵守的協議。

北京間諜規模大過美俄

不過到奧巴馬政府後期,官員們基本達成一種共識,即中共而非俄羅斯已成為美國最大的長期反間諜威脅。官員們責成情報機構在各種收集工作中,將更密集的資源投入到對中共的間諜活動中。前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官員回憶說,到奧巴馬政府結束時,很明顯地,對中國的「技術收集方面,在非常積極地招募美國特工方面,(已經)超過了俄羅斯」。

從根本上說,北京的間諜服務比莫斯科和華盛頓的運作規模更大。前國家安全局威脅行動中心的副主任史蒂夫·萊恩(Steve Ryan)說,「在這個領域,北京最大優勢是有一個近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人力資本供應,可以抓取儘可能多的(數據)。」

他擔心:「中國人(中共)會不會將其多年積累的這些數據武器化?」「如果它們這樣做了,就會產生深遠的後果,可能比俄羅斯人的做法更具破壞性。因為它們擁有的數據量比俄羅斯大得多。」

據一名前國家安全官員回憶,到2016年,美國國家安全高級官員已經責成情報界關注中國私營公司和中共國安部之間的共享關係。在特朗普總統2017年初上任後,中共安全機構與私營科技公司互相合作共生的關係發揮到極致,科技巨頭在間諜活動中為中共提供了重要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