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於2020年12月底發表關於中美兩國情報部門近十年來全球數據戰爭的長篇調查報告。報告基於對三十多名現任和前任美國情報和國家安全官員的廣泛採訪。

報告分三部份:第一部份:中共用偷來的數據識別美國情報人員(特工);第二部份:奧巴馬時代美國情報部門如何在習近平鞏固權力的過程中掙扎。第三部份:特朗普時代的情報部門運作以及中共情報部門與中國科技巨頭之間日益增長的合作。

本篇介紹第三部份。

進入特朗普時代,中共情報部門與中國私營公司的合作越來越緊密,這種合作從最初的單向發展到雙向合作。一名美國前高級情報分析師說:「這是一個在公司裏無所不在的國家。」

私營公司與情報部門合作公開化

美國官員稱,中國私營公司被中共徵召處理盜竊來的數據。

2017年,在中美貿易戰開打的同時,另一場戰鬥也在幕後進行。中美情報機構在數據問題上醞釀了十年之久的衝突正在升溫。中共在經濟,政治和國家安全方面帶來的挑戰,其規模是美國幾十年來從未遇到過的。

2017年,在習近平日益強化的獨裁統治下,北京頒佈了一項新的國家情報法,規定只要中國企業接到要求,就必須與中共情報和安全機構合作。一位前中情局高級官員說,此舉將「此前多年來幾乎都在進行的事情寫入了法律」。中共情報部門和中國企業之間的合作變得更加緊密。

據多位美國官員稱,美國情報界有大量證據證明,聲稱是私營公司的企業與中共情報部門之間頻繁傳輸數據,「每天都在發生密切的公私合作」,「那些商業實體是該黨的商業部門」,「他們當然會與(中共)情報部門合作,以實現黨的目標」。情報部門

美國最高反間諜官員威廉.埃瓦尼納(William Evanina)說,北京盜竊數據並篩選數據的能力,「這給(中共)提供了巨大的機會,使其可以針對外國政府、私營行業和世界各地的人員,蒐集它們想要的信息,如研究、技術、商業機密等。」

「中國科技公司在處理這些海量數據,為中國(中共)情報部門利用數據發揮了關鍵作用。」他說。

私營公司為情報部門處理數據

中共大規模的洗劫數據,很多入侵活動都是軍方主導的。比如2017年,中共軍方黑客策劃了對美國最大的信用報告公司之一Equifax大規模入侵,盜竊了大量的個人資料,包括社會安全號、家庭住址、出生日期、駕照號碼和信用卡信息。大約有1.45億美國人的個人數據被黑客曝光。

這些海量數據被送往中共情報部門指定的具有大數據分析能力的中國私營公司進行分析處理,處理結果迅速返回到情報部門。

這種公私合作的方式在美國是不可想像的。一位現任高級情報官員說,「試想一下,有一天美國國家安全局和中央情報局收集到了大量信息,比如說,關於(中共軍隊)的信息,我們可以帶回7、8、10、15PB的數據,將其交給谷歌或亞馬遜或微軟,並說,『嘿,我們想要所有這些數據的分析結果,下周就拿回來給我們』。這就是它們(中共)的做法。它們有阿里巴巴,有百度。我們沒有這些。」

美國官員說,通過合作利用中國公司的數據處理能力,北京的情報機構可以迅速篩選大量信息,找到具有情報價值的關鍵線索——例如,通過與中共國家安全部(MSS)蒐集的其它來源的實時旅行情報進行交叉檢查,幫助識別一名臥底的CIA特工。官員們說,通過將這些昂貴的數據處理功能外判給私營公司,中共情報機構還可以利用這些商業能力將情報處理擴展到自己無法達到的規模。

雖然有私營公司員工對於為情報部門做額外的工作感到不滿,但他們無力反抗。中國企業在公開場合,尤其是英文場合,都否定與北京的情報或軍事機構有任何聯繫,比如華為,其不切實際地聲稱公司是其員工所有。但在國內,這些公司都一再宣稱自己的忠誠,願意協助國安部門。一位前反間諜高管表示,所有中國大公司都知道,不能辜負黨的期望,儘管他們不是很願意,但還是必須服從,否則就有可能遭到報復。

有些私營公司與情報部門的聯繫甚至更為深遠。據高度可信的報告,中情局得出結論,中國科技巨頭騰訊在成立之初就接受了國安部的資助。一位前中情局高級官員說,當騰訊試圖建立長城防火牆和監控技術時,國安部提供了一筆資金。

騰訊對此完全否認,並聲稱騰訊是一家擁有透明所有權的上市公司。然而當微信成為主要社交媒體時,合作就開始顯現了,中共國安部就監控的事情找到他們。這位高級情報官員表示,並不是說騰訊或其創始人隨著國安部起舞,但任何時候,如果國安部需要他們,他們都會提供協助。

中共情報部門也為中國企業提供服務

中共情報部門與中國企業的關係並非單項的。情報部門通過黑客活動盜竊的數據流向中國企業,使得中國企業在競爭中佔得先機。雖然私營公司也有知識產權盜竊活動,但長期以來,中共主導的國家在工業間諜活動中一直扮演著關鍵的角色。

據美國國家安全局威脅行動中心前副主任史蒂夫.瑞安(Steve Ryan)表示,早在2000年,美國官員就觀察到中國企圖入侵美國國防承包商的網絡行動,這種攻擊到2006年左右就經常發生了,中國人(中共)「在某些領域和技術上,盲目搶劫國防工業基地,然後我們就會眼睜睜地看著它們組建公司,美國的利益被拋在一邊。」

根據2014年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一份報告,中共國家黑客在一年內20次成功入侵五角大樓美國運輸司令部的承包商網絡。2018年,中共特工成功入侵了一家美國海軍承包商,竊取了與研發潛射導彈有關的高度敏感信息。然後中共從竊取的設計中複製出新型戰鬥機和其它武器系統。

美國情報官員說,黑客盜取的信息從國家情報機構控制的數據中心轉移到准私人或准公共國防企業,這就像是中共情報部門送給其國防合作夥伴的禮物。

這還是早期單向合作模式,數據從中共情報機構傳遞到自己的工業基地。合作進行到後來演變稱新的階段,私營公司開始向中共情報界提供服務。這些公司把自己打扮成大型合法跨國企業,不僅幫助處理情報,還為中共情報收集提供便利。

美國政府對中企保持警惕

收集美國公司的數據也可能是中國企業投資美國公司的目的之一。當中國企業獲得了美國公司的個人數據控制權,他們就可能將其傳回給中共情報部門。出於這一擔憂,特朗普政府更多地利用財政部外國投資委員會的程序阻止中國企業對美國公司的收購。

另外,美國國家安全官員對於中共政府與中國跨國私營企業的關係深感憂心,這些跨國企業包括華為這樣的電信巨頭,阿里巴巴這樣的大型電商平台,以及營運TikTok平台的字節跳動這樣的社交媒體巨頭。

中共已經確定將數據安全等同於政權安全,要求中國的每家公司都設置後門,雖然後門會增加被攻擊的風險,降低公司網絡安全,但中共領導人把政權安全放第一,儘管這些政策可能會促使中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的經濟脫鉤,儘管這種脫鉤可能會加劇國內的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