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美國的封殺,中共投入巨資想打破海外的壟斷,憑一己之力生產晶片,但日前有專家表示,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獨自閉門造出晶片。

面對美國對中興及華為的制裁,中共當局意識到如果自己不能生產晶片,中國製造就是一紙空文,中國只能是一個組裝地、加工廠。

中共當局投入上萬億巨資,成立了數千家晶片公司,希望獨立造出晶片,並聲稱要在2030年使中國成為世界半導體行業的領導者。

但是,晶片製造工藝涉及50多個學科、數千道工序,目前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是獨立完成晶片製造的。

美國之音日前引述柏林智囊新責任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科技與地緣政治項目主任克萊恩漢斯(Jan-Peter Kleinhans)的觀點說,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獨立造晶片。他說,晶片產業的成功是各國最先進技術的結晶。即使像美國在晶片業佔主導地位的國家也無法獨立造出。

像荷蘭的阿斯麥這樣的公司:「他們花了二十年的時間才開發出光刻機,他們自己也得依靠一個多達大約5千個供應商的網絡,其中有多家公司在自身領域處於壟斷地位。」所以,缺少了其中任何一家公司,整個全球半導體價值鏈就會斷裂。

報道表示,在半導體產業鏈中,光刻機必不可少。目前荷蘭的阿斯麥(ASML)是世界上唯一有能力生產高端極紫外光刻機的公司,在其17家核心供應商中,一半以上來自美國,其餘為德國、瑞典等公司。其光刻機的鏡頭由德國的蔡司壟斷,激光技術為美國Cymer所有,法國公司提供關鍵的閥門。

總部設在德國的智囊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資深研究員約翰·李說,晶片生產過程建築在西方國家幾十年的知識積累之上,短期內中國公司不可能在撇開現有產業鏈體系的情況下獨立生產晶片。「雖然有幾家中國公司已經有能力生產一些半導體,但是問題是,在設備產業鏈的上遊你會注意到必須用到美國公司實際壟斷的技術。」

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科技與國家安全項目高級研究員拉塞爾(Martijn Rasser)表示:「全球自由民主國家所擁有的盟友和夥伴網絡是一個巨大的優勢,而這是中國(中共)完全沒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