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5日,有知情者向《大紀元》記者透露,蛋殼公寓廣州的受害租客們計劃為12月3日跳樓輕生的蛋殼公寓租客鐘春源舉行紀念儀式,祭奠死者。當天,在微信群中商量參加祭奠的租客們,遭到了當地警方的約談。

知情者表示,本來在微信群中,大家只是在商量給死者送一朵白花,表達一下哀悼。畢竟如果這件事情出現轉機的話,也是他用命換來的。大家並沒有任何敏感的語言或者過激的舉動,可是好幾位被警察約談的人回來說,「警察可以看到所有的聊天紀錄」,「他們知道我們在做甚麼」。不得已只能將微信群解散。

同情者想送花紀念跳樓的輕生者,遭當地警察約談。(受訪者提供)
同情者想送花紀念跳樓的輕生者,遭當地警察約談。(受訪者提供)

「我們這個算是自發,全部都是自願去的。」「不擾亂秩序,不打擾別人,都是沒有問題的。」「陰暗太多了,就想盡自己所能守護光明。」

有知情者透露,廣州的媒體已經被「上面」下了通知,不允許再介入(蛋殼公寓事件)。廣東省的媒體也沒有人願意再報道此事。

2020年12月3日凌晨3點,廣東惠州鐘春源,住在天河廣場天寶閣小區的他,用火點著自己的房間,從18樓跳樓自殺。

鐘春源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和蛋殼公寓簽訂了一年的租約。租住的是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被蛋殼公寓改裝後,把廳也變成了睡房,也就是四個睡房,沒有客廳了,每年一個睡房的租金是一萬八千元。

蛋殼公寓爆雷後,租客們陸續收到來自房東的通知,要求他們搬離,因為蛋殼公寓也不給房東支付房租了。

鐘春源也收到了房東的通知,限期在一個星期之內搬走。最後期限日,就是鐘春源跳樓的那天。鐘春源的舍友說,「鐘春源剛從學校畢業,還沒有工作,租房子的錢是從平台貸款得來的。」

鐘春源也許是在最後搬離限期日到來的這一天,面對露宿街頭和背負的債務,涉世不深的他,無法承受這一切,選擇了最慘烈的方式去反抗。

人命換來輿論壓力 微眾銀行暫停不正當金融行為

在鐘春源跳樓身亡之後,蛋殼租金貸的金融合作方,騰訊旗下的微眾銀行,在輿論壓力下,發佈公告表示,租客與蛋殼退租後,可與微眾銀行簽署新的協議,將蛋殼拖欠客戶的預付租金,用於抵償租客在微眾銀行的貸款。

自蛋殼公寓爆雷後,微眾銀行發佈了三次公告。11月16日,發佈公告表示,「蛋殼公寓爆雷與微眾銀行無關,貸款需要還,徵信5個月不受影響。」

12月2日,微眾銀行再次發佈公告表示,「蛋殼公寓爆雷與微眾銀行無關,貸款需要還,可延期3年,不要利息、不影響信用紀錄。」

據陸媒報道,目前已經有近20位租戶,有意參與集體投訴,向銀保監會、廣東銀保監局投訴微眾銀行。

微博公眾號「隨風行走到處看」作者發文表示,銀行配合二手房中介套貸,允許租金被企業挪用拓展業務,這不是一個合法的金融行為。正常的租金貸款,應該是錢進一個單獨的託管帳戶,由銀行負責每個月打給房東。蛋殼公寓的這種方式不是金融創新,是金融犯罪。在任何一個有正常金融監管的國家,都是銀行全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