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研訊昨日踏入第14日。負責診治周梓樂的伊利沙伯醫院急症科醫生梁子恆早上作供,他推斷周梓樂墮樓前或已經不省人事。裁判官高徫雄下午表示,翻看片段時找到關鍵證據,故此需要重新翻看所有閉路電視片段,將聆訊押後。

醫生梁子恆表示,周梓樂的3個主要傷勢集中於右半身,包括顱底骨折、髂骨骨折及小型氣胸,估計受到高能量創傷。梁子恆並在庭上展示頭骨示意圖,指周梓樂的右方顳骨、蝶骨、顴骨及枕骨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鼻腔對上顱底有很嚴重的骨折。

梁子恆指周梓樂的傷勢與被人襲擊,或高處墮下都脗合。他解釋,有些身材高瘦的年輕人會在沒有徵兆下出現氣胸,但他認為周梓樂是肺部是受撞擊而爆裂,形成氣胸。他綜合3處傷勢,指若周梓樂在受傷時站着,可能是大型車輛,例如貨車撞向他右身導致。若是躺着受傷,則可能是由高處墮下時右方身體著地所致。

被問到周梓樂會否曾與人有肢體衝突,梁子恆表示,通常肢體衝突的傷者四肢會有損傷,但不太察覺周梓樂身上有相關傷勢。他並指經檢查後,梓樂的頭髮、衣物等沒有明顯燃燒過、燒焦或灼傷痕迹。梁子恆解釋,周梓樂頭部傷勢可以由催淚彈直射造成,但他強調被催淚彈打中後,會留下彈痕及有皮膚裂傷,周梓樂頭部並無裂傷。

陪審員問,傷者吸入催淚煙後,症狀可殘留多久以讓醫護人員發現。梁子恆表示,經驗是吸入後半小時至一兩小時仍可看到徵狀。陪審員問如果周梓樂在凌晨12時許至1時吸入催淚煙,至凌晨2時送抵急症室,相關徵狀可能已看不到,梁同意。

研訊主任問梁子恆,能否判斷周梓樂受傷前是清醒或不省人事。梁子恆表示,一般年輕人跌下時,即時反應會用手撐,造成擦傷,但周梓樂倒地手腳無擦損,情況罕見,因此判斷周梓樂是在失去知覺的情況下墮地。研訊主任追問梁子恆,周梓樂身上有否客觀證據顯示他或不省人事。梁子恆指在周梓樂身體內驗不到他死前曾喝酒或濫藥,血糖水平亦正常,排除血糖過低致暈。

代表警方的大律師熊健民則問,若不慎失平衡,或者走路時分心跌倒,會否未能及時反應?梁子恆指,一般年輕人的內耳蝸平衡以及視力良好,機會較微。他同意若向後跌倒,會反應不及,但梓樂的背部沒有腫脹。

周父直言不想真相沉沒

在梁子恆作供後,周梓樂父母主動走到證人席與他交談。3人互相拍肩,周父向梁子恆道謝,梁子恆則請周梓樂父母保重。

死因庭午休時,周父周明德在庭外坦言:「心裏仍然很不舒服」,仍在思考有沒有人看到或拍下事發經過,包括停車場內穿黑色風褸等人士、場內停泊車輛的車cam,以及在停車場對面廣明苑廣新閣家中的街坊。他呼籲事發時間,曾看到停車場高層或外圍情況的人,能夠出庭作供,他直言「我不想真相沉沒」。又引用早前市民證人崔家朗所言,許多微不足道的資訊堆砌在一起,便可能找到真相。

裁判官押後聆訊 重檢所有閉路電視片段

負責在事發一帶索取及處理現場閉路電視錄影證據的警員魏冠傑日前供稱,看過所有閉路電視片段後未發現周梓樂如何受傷。又指位於尚德邨停車場對面的廣明苑的鏡頭,亦拍不到當晚停車場的情況。

下午甫開庭,審裁官高偉雄便表示,他在午膳時間翻看廣明苑的閉路電視片段時,發現「關鍵片段」及「好重要的影像」,或影響之後的專家證人作供。他又表示,要重新檢視所有閉路電視片段,又會研究畫面放大後質素如何,並交由專家分析。高偉雄強調要確保調查完整、充份「才可以安心落去」。

高偉雄押後至今早續訊,但坦言很大機會仍未可以繼續聆訊。他亦未有明言錄影內容,僅表示「影像非常之重要」。周梓樂母親聞言痛哭,在離庭時更泣不成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