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11月23日),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署長墨菲(Emily Murphy)發送信件給拜登團隊,表示根據1963年《總統過渡法》(經修訂),已批准為拜登提供過渡資源。但墨菲也特別提到,總統選舉真正獲勝者將由《憲法》規定程序確定。特朗普總統隨即作出回應,他表示認可總務署根據程序展開初步的交接準備,但強調此舉並非是承認拜登獲勝,他誓言自己的團隊將繼續努力戰鬥,並「相信我們會取勝」。

特朗普星期一表示相信自己會取勝,但也建議自己的政府按照規程為權力過渡做準備。(AFP)
特朗普星期一表示相信自己會取勝,但也建議自己的政府按照規程為權力過渡做準備。(AFP)

墨菲在致拜登的信中說:「請注意,我是根據法律和現有事實獨立作出決定的。」「關於我作出決定,以及做決定的時間,我從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門官員(包括在白宮或GSA中工作的人員)直接或間接施加壓力。需要明確的是,我沒有收到任何延誤決定的指示。」她說。

不過,墨菲在信中也透露,她遭到霸凌,脅迫她過早地向拜登釋放過渡資金。

在信的第二段中,墨菲透露她「從網上、通過電話和郵件收到對我、我的家人、我的員工,甚至我的寵物的安全威脅,以脅迫我過早做出這一決定。」

她補充說:「即使面對成千上萬的威脅,我始終致力於遵守法律。」媒體也報道說,星期一,國會議員和企業高管對GSA施加更大壓力,要求該機構承認11月3日的選舉結果,並為拜登團隊釋放數百萬美元的聯邦資金、辦公空間和提供簡報。

特朗普隨後發推表示:「我要感謝GSA 的艾米莉墨菲(Emily Murphy)堅定的奉獻精神和對我國的忠誠。她受到了騷擾、威脅和霸凌——我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在她、她的家人或GSA 的員工身上。」「我們的案子堅定地繼續(推行),我們將繼續努力戰鬥。相信我們會取勝!不過,為了我們國家的最大利益,我建議艾米莉和她的團隊根據初始協議做需要做的工作,並告訴我的團隊也要這樣做。」

在特朗普誓言持續法律戰的同時,墨菲在給拜登的信中也提到:「與媒體的報道和暗示的相反,我的決定並非出於恐懼或偏愛。相反,我強烈認為,法規要求GSA署長查明,但不是強行明確(誰是)當選總統。不幸的是,法例沒有對這個過程設定流程和標準。我查看之前涉及法律挑戰和不完全計數選舉的先例。 」

「GSA既沒有決定法律糾紛和重新點票的結果,也沒有決定此類訴訟是否合理。這些是憲法、聯邦法律和州法律留給選舉證明程序和具有管轄權法院決定的問題。」她寫道。

墨菲在信中說,GSA署長不會挑選或證明總統選舉獲勝者。

這封信還表明,墨菲將開始向拜登團隊提供與過渡有關的信息、文檔和訪問權限。但她也強調:「總統選舉的真正獲勝者將由《憲法》詳細規定的選舉程序確定。」值得注意的是,在2000 年總統大選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戈爾的過渡工作也已經開始。等到最高法院裁定讓小布殊獲勝後,戈爾立即取消了他的過渡計劃。

雖然媒體宣佈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勝選,但11月3日的美國總統大選舞弊疑雲重重,目前,特朗普總統拒絕承認敗選;特朗普競選團隊在多個州展開多項法律訴訟,特朗普團隊已經收集了數百份宣誓證詞,以便向法庭呈堂。

星期一,特朗普團隊的競選相關訴訟獲得兩個勝利。特朗普團隊高級法律顧問埃利斯(Jenna Ellis)宣佈,第三巡迴上訴法院批准了特朗普團隊提出的請求,對下級法院駁回該團隊在賓夕凡尼亞州一項選舉訴訟的上訴進行快速審查。

埃利斯還透露,密歇根州立法機構已經同意,將在這星期就選舉違規行為和涉嫌欺詐的報告舉行聽證會。

星期一,賓夕凡尼亞州未按原本預期「認證」大選的結果,原因是該州的一些縣還沒有完成認定工作,這意味著特朗普陣營在巡迴法院的上訴將在賓夕凡尼亞州選舉結果認定前舉行。不過同一天,密歇根州正式認定了該州的選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