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揭開孔院的面紗(上)

目錄

(一)曝光巴州財政部資助孔院
(二)看孔院高級顧問政要的辯詞

接上文:德國總理默克爾與孔子學院的關係

四、揭開孔院的面紗(上)

(一)曝光巴州財政部資助孔院

2015年5月31日,巴州州議會社民黨議員福克馬爾‧哈伯萊波(Volkmar Halbleib)因巴州政府答應負擔紐倫堡孔院教師費用一事向巴州州政府遞交「書面提問」(schriftliche Anfrage),包括7個問題,其中問到巴州政府出資給紐倫堡孔院的原因、時間、數額等。

當時巴州的財政部沒有提到數額,只解釋支付的理由是,由於紐倫堡孔院的語言課程項目越來越重要,一名語言課的授課教師的收入將由巴州和漢辦均攤,並稱巴州正在按照州預算的規定著手補貼的事宜。[1]

數年後,巴州州議會副議長、社民黨議員馬庫斯‧寅德斯帕赫(Markus Rinderspacher)向州政府質疑出資孔院的數額、時間等詳情。但州政府避而不答,在寅德斯帕赫表示要提起訴訟後才說出實情。[2]

巴州州議會副議長馬庫斯‧寅德斯帕赫(Markus Rinderspacher)於2020年6月23日在巴州議會的聽證會上發言。(影片截圖)

2020年5月12日,巴州州議會社民黨發佈新聞公告,曝光巴州給孔院資金的詳情,內容表示,巴伐利亞州是德國唯一的一個由國家預算財政補貼直接支持中共宣傳部下屬機構的聯邦州,「自2014年以來,共補貼344,728.01歐元。紐倫堡孔子學院收到場地費303,048.01歐元,自2016年起還支付人事費用。慕尼黑孔子學院在2017年獲得41,680歐元的項目資助。而近幾十年來,其它外國文化機構都沒有得到巴伐利亞州的支持。」[3]

寅德斯帕赫議員認為,州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來支持中共是不可理喻的,「藉助軟實力宣傳的中國獨裁者在全球擴張權力,是不應該得到巴伐利亞納稅人支持的」,他要求州政府立即停止資助。[4]

(二)看孔院高級顧問政要的辯詞

在2020年6月23日的巴州州議會的聽證會上,擔任紐倫堡孔院高級顧問委員會主席的貝克施泰(Gunther Beckstein)和該委員會委員克勞澤(Gunter Gloser)應邀出席。自2006年紐倫堡孔院建立以來,兩位政要一直大力支持孔院。

兩人發言稱紐倫堡孔院沒有禁忌,也涉及人權話題,傳播文化,所有舉辦的活動都沒有問題,並不受來自中共的影響等等。[5]

我們在此摘取貝克施泰的四個論點和克勞澤的一個論點(與貝克施泰有重複的觀點不再引述),這些論點是從聽證的影片中抄錄而得。我們將列舉相關的事實,並逐條加以分析說明。

貝克施泰的辯詞

前巴州州長、紐倫堡孔院高級顧問委員會主席貝克施泰(Gunther Beckstein)於2020年6月23日在巴州州議會的聽證會上發言。(影片截圖)

辯詞之一、孔院的文化交流會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

貝克施泰說:「中國(中共)之所以自信,是因為中國正走向世界強國,是美國最大的債權國。中國的財政部長曾對我說:『我們可以讓美國破產,但我們不能這樣做,因為我們也會損失很多錢。』」

「孔院的存在是有意義的,因為中國處於世界政治的第一梯隊。中國的市場對巴伐利亞的經濟來說,幾乎和美國市場一樣大。沒有人願意放棄這些經濟利益,因此文化交流是絕對必要的。中國理科的交流學生是巴州留學生中的三大群體之一。如果說(孔院)純屬(中共)宣傳的話,那他就不了解紐倫堡孔院了。」

從貝克施泰的表述上我們可以讀出,他把中共對巴州的經濟地位看得相當重要,把孔院的文化交流看作是服務於經濟利益的。但是他忽視了孔院的目的不只是為經濟,而是要從政治、意識形態、文化等全方位來滲透、影響西方社會。

我們在前文中已論述過,中共利用孔院打著傳播語言文化的旗號,向西方社會灌輸中共的社會主義理念,塑造中共形象,以巨大的經濟利益為誘餌,把西方政府拉入自己的陣營,擴大自己的話語權。

正如施特拉爾松德孔院中方院長孫建安所說「文化搭台,經濟唱戲」,這是中共利用孔院的真實寫照之一。

事實上,孔院舉行「一帶一路」國際性的專題研討會,主辦各種有關經濟話題的講座,籠絡大企業、財團,邀請相關政要到場支持等,幹著原本不屬於傳播語言文化的學院的事情,目的是為中共的經濟擴張做鋪墊。

持貝克施泰觀點的政要還不在少數,尤其是巴州與中共有著四十多年的經濟合作的歷史,已與中國經濟深度融合,也從中獲取巨大利潤。中共利用這一點,讓這些政要為自己發聲,最好的辦法,就是通過孔院與之建立緊密的關係,因為孔院可以幹中使館在表面上不容易辦到的事,它可以打著傳播文化的旗號,堂而皇之地幹著背地裏要做的事。

辯詞之二、孔院是橋樑,不是搞政治

貝克施泰認為,孔院起到橋樑的作用,它首當其衝的不是政治學院,重點是語言教學、知識交流、文化交流。

我們讀到紐倫堡孔院對外公開的自我介紹,如下:

「我院自2006年成立以來,已經逐漸發展成為紐倫堡大區語言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得益於孔子學院中德聯合辦學這種特殊架構,我院能夠很快融入主流社會,在當地的政治、文化、經濟、教育、行政管理和城市生活的各個領域扮演重要角色,促進和深化中德合作及文化之間的對話。」[6]

這裏強調了紐倫堡孔院在當地各個領域,首當其衝的是在政治領域裏扮演重要角色,要達到的目的是「促進和深化中德合作及文化之間的對話」。這裏的「中德合作」是指文化範圍之外的合作,那當然包括政治、經濟等等合作。

我們發現,大力支持孔院的克勞澤(前德國聯邦議會議員、德國外交部歐洲事務國務部長)、索德(現任巴州州長)都出生在紐倫堡,貝克施泰(前巴州州長)的學生生涯主要是在紐倫堡和埃爾蘭根度過,他們可說是與紐倫堡緊密相關的政要,西門子公司也是紐倫堡當地響噹噹的大企業,他們也都成了支持紐倫堡孔院的強大後盾。這大概就是孔院所指的「中德合作」的重要內涵之一吧。

紐倫堡孔院所要做的事遠遠超出了一個語言學院涉及的範圍。不怪乎美國政府把孔院定性為「外國使團」。孔院本身就是中共向海外滲透、擴張的前沿陣營,其方便之處在於它已札根於海外,而且可以輕鬆地借用「文化交流」之名偽裝自己。

辯詞之三、孔院談及人權話題

針對外界對孔院禁談人權話題的質疑和批評,貝克施泰為紐倫堡孔院做了辯護:

他說,徐豔博士(紐倫堡孔院德方院長)借用中外聯合辦學的形式,能有機會組織涉及尖銳話題的活動。這裏我們列舉他給出的四個例子,還有兩個例子他沒給出相關的人名、地點、時間等,我們無法查證。

例1.幾年前紐倫堡孔院與德國聯邦政治教育中心(BpB:Bundeszentrale politischer Bildung)聯合舉辦了以「民族志」為主題的活動,涉及維吾爾族、藏族等話題;
例2.舉辦「圓桌論壇」活動;
例3.與西藏學家Scheuermann博士合作;
例4.舉辦藏族作家的作品讀書會:「戴著鎖鏈跳舞」作為一種創作行為。

註:貝爾施泰在給出這幾個例子時,正如我們上面所表述的,對每一例他只是一筆帶過,或用一句話,或提出一個人名或一個名詞,但並沒有給出任何具體的說明。我們只能根據他提供的僅有的信息在孔院報道中查詢相關的具體內容,並進行分析說明。

針對例1:孔院的活動並沒有涉及人權話題

我們在網上查到相關的報道,2016年11月17日,紐倫堡孔院第4屆中國電影節在紐倫堡市卡薩布蘭卡影院舉行。[7]

孔院網報道,在德國聯邦政治教育中心的大力支持下,本次電影節首次在紐倫堡及埃爾蘭根兩個城市同時舉辦,以「民族志」為主題,聚焦中國的少數民族,著眼各少數民族的特色及身份認同。

還介紹說,漢學家施寒微教授(Dr. Helwig Schmidt-Glintzer)做了「中國的現代化及文化認同」專題講座。施寒微探討了中國各民族在現代化進程中遭遇的問題與挑戰,以及民族認同在中國的發展與演變。

我們看,活動的簡介表明該活動並不觸及人權話題,雖然談到少數民族的話題也只是聚焦在它們的特色和身份認同上,並沒有觸及到尖銳的話題,如他們在中共統治下的政治地位。

再來看看施寒微教授其人,在孔院公佈的電影節日程冊中寫道:

施寒微,圖賓根大學教授、圖賓根大學中國中心主任,自2014年擔任國際孔子協會副主席,2015年榮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級政府獎項——「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

被中共頒獎且任國際孔子協會副主席的漢學家必然是中共要統戰的人士。

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主席孫春蘭出席第13屆孔子學院大會時致詞說:孔院「要開展豐富多彩的文化活動,發揮漢學家的文化使者作用,培育人文交流的綜合平台」。[8]

當我們對施寒微稍有些了解後,就會明白「文化使者」的含義。

簡言之,施寒微曾寫過一本《毛澤東傳記》,因他在書中讚揚毛的論調而遭到德媒的強烈批評。他還否定2019年香港市民爭取民主的抗爭運動,讚揚中共抗擊疫情取得卓越成效等等。在後文中,我們還會談到他。他實際上是中共在海外的代言人、被選中的「使者」。這樣的人是不會批評中共的人權迫害的。

我們再回到紐倫堡在第4屆電影節的話題上來,看看涉及到藏人和維吾爾族人的影片都是些甚麼影片。

在電影節上總共放映了11部來自中國的影片,藏族導演萬瑪才旦的電影《塔洛》是其中的一部。

據維基介紹,該片描述牧羊人塔洛想為人民服務,後來到了城市後的環境及心態轉變。其中的一個劇情為:塔洛到鄉派出所辦理身份證時為所長背了一篇毛澤東寫的文章《為人民服務》,塔洛認為自己是為別人牧羊的,也算是為人民服務。[9]

《紐約時報》中文網2019年6月25日發文評價萬瑪才旦及其作品,認為他的作品在中國能經受得住嚴格的審查,原因在於他避免公開提及政治。即使海外的藏人給他壓力,讓他為藏人發聲,他的作品也以藏地為背景,但他在作品中從不提達賴喇嘛。[10]

基於這一點,我們可以猜到作者為甚麼要安排這戲的原因,即塔洛為派出所所長背誦毛澤東寫的文章《為人民服務》,也許作者考慮到這樣可以使影片容易通過審查。

在電影節上被放映的另一部影片《偷》與維吾爾族人有關。該片反映上世紀90年代中共市場化轉型時期,人口販賣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日益猖獗,上萬名新疆兒童淪為「新疆小偷」。他們貧困、沒有前途,被毒品、坐牢纏身。

這是一部紀綠片,它真實地表現了幾個維吾爾族少年不幸的經歷,以此反映在大陸底層生活的少數民族中一個群體的命運,但是影片完全沒有觸及造成這個現象的社會原因,也沒有引發人們關注中共對少數民族的歧視、打壓的事實,例如備受外界譴責的中共對百萬維吾爾族人進行大規模的洗腦迫害。

從上面的介紹可見,無論是施寒微的講座還是藏人導演的影片,還是有關新疆小偷的影片,都與人權的話題無關。

另外,有必要提示一點:不管電影裏反映的是甚麼話題,只要這些影片能在中國大陸上映,就說明它們是被政審通過的、被確認不是反共的影片。這樣的影片也自然不會觸及人權話題。

不僅如此,我們還發現,在此次電影節中還放映了一部直接為中共唱讚歌的影片,如紀錄片《俄查》。該影片反應海南島一群世代住在「船型屋」的俄查村的黎族村民,於2010年搬進了海南島政府為他們蓋的磚瓦房的故事。在市長為新房剪綵時,俄查村民激動地唱起「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俄查村」。該片獲得2012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年度紀錄片展獎。

我們無法考證該片反映的內容的真實性,但該影片在紐倫堡孔院的電影節上被放映,這是漢辦求之不得的事,因為它是在為中共唱讚歌。

貝克施泰在聽證會上還強調了紐倫堡孔院與德國聯邦政治教育中心合作舉辦了這個以「民族志」為主題的活動,就此我們談談我們的觀點。

在紐倫堡孔院的第4屆電影節的日程安排冊上刊登了德國聯邦政治教育中心主席托馬斯‧柯呂格(Thomas Kruger)的賀詞,其中寫道,「我們對中國的文化發展,無論是歷史上還是現在,都還缺乏了解。」本屆電影節上放映的紀錄片「不僅可以展示少數民族的文化和傳統在中心和邊緣多層次轉型的差異,也展現了令人驚訝的複雜多樣的當代中國」。

他還指出,「在埃爾朗根和紐倫堡放映的紀錄片和故事片是中國當代文化最生動的見證。」

從這段話我們可以看出柯呂格的出發點、意願是好的,但是對他將這些影片視為「中國當代文化的最生動的見證」存有疑問,對此做點說明。
人們對「文化」的定義有諸多的解釋,但總體上認為,文化是指社會價值系統的總和,不僅包括語言、文字、飲食、工具、技術,還包括社會制度、社會規範、宗教、哲學、藝術等思想和習俗。

「當代中國文化」是指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下的「當代文化」,當今的中國是個極權國家,人們的宗教信仰受到禁錮,人權受到侵害,人們的思想理念受到共產主義思想的影響和薰陶。這樣表現出來的文化並不是多維度的、真實的、生動的文化,而是簡單的、單元化的、受禁錮的黨文化。

因而,在這些影片中作者更多地表現人的情感如愛情故事、人生經歷,也有個別反映某個社會現象的,但絕不會反映中共體制帶來的社會尖銳的矛盾、人們的信仰真空的問題,人權被剝奪的問題,更不會質疑中共的合法性及體制的問題。

就像萬瑪才旦在影片中不反映政治問題,不提達賴喇嘛一樣,他的《塔洛》也就是一部有意迴避矛盾的作品,這樣的影片也不會是「中國當代文化的最生動的見證」。海外談論的有關中國現實的問題,在影片中都不會出現,因為這部份現實是中共要極力掩蓋的。

以下的例子可以補充說明我們的這一觀點:

美國之音中文網2020年1月15日報道,時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月15日在例行記者會上針對「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和「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1月14日發佈的報告說:「第一,中國的人權狀況怎麼樣,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當前的中國人權狀況是處於歷史的最好時期。第二,中國的媒體一直秉持客觀、公正、真實、準確的報道原則,為促進中國與世界各國之間的相互了解發揮了積極作用,中國也一直依據憲法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11]

我們再來看看西方的人權機構如何看待中國人權現狀的。

《人權觀察》2020年1月14日發表《2020年世界人權報告》,其中指出:「據可靠估計,大約一百萬突厥裔(新疆)穆斯林被無限期關押在『政治教育』營,他們被迫放棄原有身份認同,成為效忠政府的臣民。」

「西藏自治區領導倡導進一步推行『中國化』政策以『加強寺廟管理』,所有僧人都要通過『法律考試』驗收政治再教育成果,並且要求西藏高僧大德為國家遴選下一世達賴喇嘛的政策背書。」還指出,「自2009年3月以來,已有155名藏人自焚」,抗議中共統治。[12]

2020年10月26日,美駐華大使館和領事館網站發佈中文版《2019年中國人權報告》,報告關注法輪功等宗教團體受迫害情況,其中7次提及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遭中共強摘器官的指控和報告。[13]

2020年6月10日,美國國務院發佈《2019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該報告也表示,中共繼續非法鎮壓法輪功,「中國共產黨維繫著一個法外的、由共產黨運行的安全機構,來消滅法輪功以及其它這樣的組織。」報告詳細地記錄了國際學術界對中共強摘器官行徑的調查,其中收錄了由英國獨立人民法庭完成的調查,內容顯示,中共大規模強摘法輪功學員等人士的器官。[14]

2019年的7月20日,法輪功學員反對中共迫害20周年紀念日,美國著名智囊「自由之家」的東亞問題資深研究分析師莎拉‧庫克(Sarah Cook)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當今中國最嚴重的宗教迫害。[15]

2020年1月14日,「自由之家」發表《中共媒體的影響在全球擴大》(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Media Influence Expands Worldwide)指出:「根據自由之家的一份新報告《北京的全球擴音器》,在過去的十年裏,中共領導人監督的中共政權在全世界範圍內塑造媒體內容和講述中國的能力急劇擴大,影響到每個地區和多種語言。」[16]

在此,我們提出如下的問題:

1.德國聯邦政治教育中心主席托馬斯‧柯呂格支持紐倫堡孔院的電影節的活動,是否可以把西藏、維吾爾族人、法輪功等團體的人權問題納入「圓桌論壇」討論的話題?

2.紐倫堡孔院是否可以邀請人權組織參加討論?比如總部設在柏林的西藏倡議組織(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 e.V.)、總部在法蘭克福的國際人權組織、在德國的「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及「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

(待續)

*****

[1]Schriftliche Anfrage des Abgeordneten Volkmar Halbleib SPD,17/7301, https://www.bayern.landtag.de/www/ElanTextAblage_WP17/Drucksachen/Schriftliche%20Anfragen/17_0007301.pdf

[2]Konfuzius-Institute: SPD kritisiert Staatsregierung,巴伐利亞電台,10.01.2020,消息來源於德新社,https://www.br.de/nachrichten/bayern/konfuzius-institute-spd-kritisiert-staatsregierung,RnALPNz

[3]Pressemitteilung von Bayern SPD Landtagsfraktion, Bayern finanziert weiter umstrittene chinesische Konfuziusinstitute,12.05.2020, https://bayernspd-landtag.de/presse/pressemitteilungen/?id=532169

[4]Kein staatliches Geld mehr fur Konfuzius-Institute,《巴伐利亞州州報》,2020年2月4日,消息來源德新社,https://www.bayerische-staatszeitung.de/staatszeitung/landtag/detailansicht-landtag/artikel/kein-staatliches-geld-mehr-fuer-konfuzius-institute.html#topPosition

[5]Ausschusssitzung im Bayerischen Landtag zur Finanzierung der umstrittenen Konfuzius-Institute,2020年6月23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5jEu4r-yEM

[6]第四屆電影屆日程安排,第57頁,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fileadmin/user_upload/pdf/filmfestival/Programmheft_low.pdf,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月24日。

[7]《第四屆中國電影節首次在紐倫堡市推出》,2016年11月17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16/event/732.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4日。

[8]《孫春蘭出席第十三屆孔子學院大會並致辭》,2018年12月4日,http://www.gov.cn/guowuyuan/2018-12/04/content_5345736.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年9月14日。

[9]電影塔洛,https://zh.wikipedia.org/wiki/塔洛_(電影)。

[10]《萬瑪才旦,從一個未經修飾的藏人視角看待西藏》,2019年6月25日,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0625/pema-tseden-tibet-china

[11]耿爽:《當前中國人權狀況處於歷史最好時期、中國一直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2020年1月15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4acU2dKGhY

[12]World Report 2020,https://www.hrw.org/zh-hans/world-report/2020/country-chapters/336847

[13]《中國2019年人權報告》,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zh/2019-hr-rp-zh

[14]《2019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2019 Report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2020年6月10日,https://www.state.gov/reports/2019-report-on-international-religious-freedom/?fbclid=IwAR3jJOHHp1CLHjJZSMQeyu7z07yC0PnPGJfF2MXjRErvL2yElN2S4Fgcy9M

[15]自由之家:《美國法輪功學員見證「7.20」和持續20年的迫害(上)》,2019年8月4日,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288067

[16]「自由之家」《中共媒體的影響在全球擴大》,2020年1月14日,https://freedomhouse.org/article/chinese-communist-partys-media-influence-expands-worldw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