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於《憲法》留存的最大擔憂並不是聯邦政府變得太大;不是立法和行政部門經常推動司法部門進行立法;不是因為司法部門經常因為不同的原因曲解《憲法》;也不是說立法和行政部門的成員在現代社會為了制定法律和行政命令而迴避對《憲法》的正確解釋;而是這個國家的人民不領會也不了解《憲法》,由此可能會造成《憲法》被拋棄的結果。

在過去的幾十年裏,有關公民的教育幾乎完全從教育中被刪除了,然而這是美國力量的源泉:人民對其建國基礎的了解和政府應該如何運作的知識。當孩子們逐漸了解《憲法》時,他們自然就會欣賞《憲法》。但是,此時的孩子們,以及那些現在已經成年的一代,怎麼能欣賞他們不知道的東西呢?

即使是那些不知道《憲法》確切細節的人,其中有許多人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至少對《憲法》總是充滿了熱愛和欣賞。美國人一直明白,《憲法》的實施是為了讓公民免受政府、甚至自己的傷害。

此次美國大選把美國帶到了一個十字路口。我相信,一條涇渭分明的線已劃定:保留《憲法》或拋棄《憲法》。

這個十字路口並不是關於民眾投票與選舉人投票的問題。要改變這種狀況,就必須通過《憲法》的約束,進行修改。十字路口不是指稱的舞弊問題。這個國家曾經經歷過舞弊的時代。

十字路口是這個國家的公民是否關心是欺詐決定結果,還是人民決定結果。如果用不擇手段方式罷免當勞特朗普總統,以此取代了公民的實際聲音,那麼《憲法》將無存。

如果一個民族不關心他們自己的聲音,那麼他們更不可能關心確保讓他們的聲音能被聽到的那一紙《憲法》。是的,有一半的人在過去的四年裏一直夢想著特朗普失利。但是,這種願望是無關緊要的,在政治上,這畢竟只是預期。但如果這一半人真的不在乎祖拜登是否合法當選,那麼衰亡雖未完全開始、正在醞釀之中。

這不僅表明該國一半的人對國家本身最重要的方面——公民漠不關心,而且也是公開邀請另一方採取對等措施。如果另一半人不願意接受這種險惡的邀請,它可能會做一些也許同樣有害的事情:退出這個過程。

這些法律上的挑戰和重新點票的要求很重要,對這次選舉尤其重要。如果舞弊沒有被坐實,猜疑很大可能會繼續,但至少法院會把它們看透。如果舞弊被坐實,暴躁和憤怒是合乎情理的,但這絕不可能杜絕今後的舞弊。權力的誘惑太大。

毋庸置疑的是,美國人——共和黨人、民主黨人、自由黨人和非政治人士,必須關心對方的聲音。如果我們僅僅為了政治利益而無視另一邊人的聲音,那麼我們就會給自己的聲音判上同樣的命運。

當本傑明‧富蘭克林在1787年退出制憲會議時,有人問他,代表們給了美國人民甚麼樣的政府。他的回答在今天和他說出時一樣重要,「一個共和國,只要你們能保住它。」

無論這個故事是否完全真實,這種情緒還是很針砭時弊的。如果這個國家的公民,不是政府,不是政客,也不是記者,無法保住它,我知道它是保不住的;因此,支撐這個共和國的《憲法》也必須隨之失去。

原文Is This When We Lose the Constitu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達斯汀‧巴斯(Dustin Bass)是 「歷史之子」(The Sons of History)播客的聯合主持人,也是「透過思考」(Thinking It Through)YouTube頻道的創建者。他也是一位作家。#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