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民對未來的看法決定著總統選舉,而選擇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明確:拜登—哈里斯政府將對我們的司法、自由、經濟和外交政策產生深遠而激進的影響。

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在與副總統邁克·彭斯辯論時假笑、說謊、油嘴滑舌,卻並不能消除人們的憂慮。

司法

如果選民讓拜登—哈里斯獲勝,他們也很可能投票讓民主黨控制參眾兩院。

在大法官魯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紐約州民主黨)表示支持新任女國會議員亞歷山德裏亞·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紐約州民主黨),公開發出威脅。如果獲得多數席位,民主黨人將廢除阻撓議事的行為,並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一切都擺在桌面上了。

喬·拜登在總統辯論中拒絕直接回答有關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的問題。他聲稱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如果我說『是』或『不是』,那會成為一個大問題。」現在,拜登表示他將在選舉後的第二天回答問題,而回答重大問題正是競選的重點,特別是辯論的重點。

毫無疑問,民主黨人會通過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來強行推動他們的議程,迫害他們的政敵。這意味著最高法院裏將充斥著像華盛頓特區法官埃米特·沙利文這樣的激進派法學家。他無視最高法院的先例,不同意司法部關於駁回針對邁克爾·弗林將軍的案件的動議。

如果像沙利文這樣的法官在最高法院佔多數,而且由民主黨控制國會和總統職位,我們將成為一個自我延續的一黨制國家。這將摧毀我們的憲政共和國。

自由

奧巴馬—拜登政府在其任期內加劇了兩極分化,反對警察,並且鼓勵「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自封的馬克思主義領導者等其他組織者,為我們自5月底以來看到的暴力活動搭好了舞台。隨著民主黨控制刑事起訴和政黨化的最高法院,我們在西雅圖、波特蘭和其它城市看到的無政府狀態將蔓延到全國各地。

「我總是要把這些抗議活動理解為我們國家發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哈里斯說,「事實上,我相信『黑人的命也是命』是刑事司法系統中最重要的變革動因。」

如果他們的權力得不到制約,拜登—哈里斯團隊就會剝奪《權利法案》中包含的我們的自由,我們將失去新聞自由、宗教自由、正當程序以及《第二修正案》。

拜登已經指派貝托·奧洛克(Beto O’Rourke)領導他們的沒收槍枝的工作,他在一次集會上對奧洛克說:「你要和我一起解決槍枝問題,由你來領導這項工作。」

拜登和哈里斯支持騷亂者,同時主張人們要重新想像:廢除警察,解除守法公民的武裝。

經濟

拜登—哈里斯的競選綱領意味著未來10年將增加4萬億美元的新稅收。再加上更高的監管負擔,這將結束從冠狀病毒大流行中走出來的任何經濟復甦。拜登、哈里斯和伯尼·桑德斯(佛蒙特州民主黨參議員)組成了六個特別工作組起草計劃,「利用稅收作為解決收入極度集中和財富分配不均等問題的工具」。

拜登在辯論中謊稱不支持綠色新政,也不支持全民醫保,然而這兩項政策就在他的政治綱領中,哈里斯也將確保它們得以實現。她與AOC共同發起了綠色新政,是社會化醫療的熱心倡導者。鑒於拜登的認知能力下降,哈里斯已經準備接替他的位置。

拜登否認自己是社會主義者,但是他的政治綱領以及他的團隊,包括哈里斯,都是徹頭徹尾的社會主義。

外交政策

拜登和哈里斯將取消對中國的關稅,並重返伊朗核協議。

中國通過補貼公司和間諜活動進行不公平競爭,其目的是超越我們,如果我們保持強大,並且迫使他們公平競爭,他們就達不到目的。特朗普就是這麼做的,而拜登已經表明他將拋棄美國利益優先政策。

伊朗接近擁有核武器,是巴拉克·奧巴馬和拜登促成了此事。一個擁有核武器的伊朗會迫使我們做出選擇:要麼在一個更加危險的世界中扮演次要角色,要麼發動戰爭。特朗普意識到了這個幽靈的存在,準備阻止它。

在我們這個半球,拜登和奧巴馬通過為古巴提供急需的硬通貨,幫助古巴獨裁統治擺脫了困境。拜登曾表示,他將重返這一政策。

古巴在整個拉丁美洲從事顛覆活動,以阻止其發展,因為發展將成為取代共產主義的一個令人信服的選擇。拜登在該地區煽動混亂,為非法毒品和移民流入美國創造了便利條件。

拜登—哈里斯將使無證入境合法化。在他們的統治下,經濟移民將獲得政府提供的服務,比如醫療保健,將有數百萬人湧入。民主黨人知道他們糟糕的經濟狀況和權力濫用會導致選舉失敗,所以他們會允許這些新移民和已經在這裏的非法移民投票。

歷史性的後果

在我們的歷史中,除了內戰期間的1864年選舉,我們總是有機會在下次選舉中糾正錯誤。如今這種情況不再適用了。

民主黨提供的是武斷的中央集權,這將剝奪我們的自由和繁榮,而特朗普則要賦予人民權力,使人民能夠在憲法以及美國價值觀和傳統的指引下繁榮興旺。#

原文Polar-Opposite Election Outcomes: Liberty versus Tyrann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史蒂夫·赫克特(Steve Hecht)是危地馬拉《免罰觀察報》(Impunity Observer)的自由編輯。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