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日已過,選舉結果還沒有出來,民主黨在投票計票過程中的種種舞弊手段卻被不斷曝光。而早在選舉之前,已有內幕人士指出,美國選舉欺詐已是常規而非例外。

11月3日,美國大選正式登場,一路領先的特朗普選情遭到「突襲」,拜登正在多個搖擺州翻藍。拜登曾告訴選民,他不需要選票就能當選總統,而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也曾表示,無論投票結果如何,拜登都會做總統。

大選前,特朗普總統和多名共和黨人曾警告說,大規模郵寄投票會使選舉變得複雜,並使選舉面臨欺詐風險。特朗普曾在今年5月就發出推文,表示郵寄投票存在大規模詐騙風險,選票可能被造假等等。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共和黨人格雷厄姆周日(11月8日)表示,這些擔憂是有充份根據的。他說:「郵局是新的選舉中心。我們擔心的一切都變成了現實。」

「因此,如果我們在2020年不進行反擊,我們(共和黨候選人)將永遠不會再贏得總統大選。」格雷厄姆說。

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也在霍士新聞上說:「在總統大選中,我們需要確保對每一張合法投票都進行計數,每一次重新計票都要完成,並且每項法律挑戰都要陳情。」

選舉投票操縱是輕而易舉的事,而且幾十年來都有人在這樣大規模操作。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主黨高級特工早在8月就向《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揭露了選舉欺詐,尤其是郵寄投票欺詐行為的內幕。

欺詐能使選舉翻盤 吹哨人挺身而出

這位內部人士因擔心起訴而不願透露自己身份,他的骯髒工作陪伴他走過了帕特森(Paterson)、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卡姆登(Camden)、紐瓦克(Newark)、霍博肯(Hoboken)和哈德遜縣(Hudson County)的市政選舉和聯邦選舉,在整個「花園州」(新澤西州暱稱)的地方立法、市長和國會競選活動中他都曾染指。

根據《紐約郵報》審查的競選紀錄,新澤西州的一些知名人士和頂級職位的職員都從他的伎倆中受益。他表示,欺詐已經成了規則,而不是例外。

他說:「一場有500票、1千票搖擺的選舉,選舉欺詐就有用武之地了,並足以能使選舉翻盤。」

這位舉報人的身份、犯罪紀錄和作為各種競選顧問的多年履歷,得到了《紐約郵報》的證實。他說他不僅多年來自己改變選票,而且還領導了欺詐團隊,並在新澤西州(New Jersey)、紐約州(New York)和賓夕凡尼亞州(Pennsylvania)指導了至少20名特工,賓夕凡尼亞是2020年關鍵的搖擺州。

他說:「從市議會到美國參議院選舉,新澤西州的每次競選我們都是這樣做的。我曾為伯靈頓縣(Burlington County)消防局長的競選而工作。競選越小,就越容易操控。」

這位吹哨人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者,他感到自己有必要挺身而出,希望各州立即採取行動,解決郵寄選票中存在的嚴峻安全問題。

他說:「這是確鑿無疑的事情。到11月3日,將會有一場關於此事的戰爭……如果他們知道香腸的製作方法,他們就會去操縱。」

選票欺詐五步曲 從造假開始

郵寄投票的過程可能很複雜,但是對於政治專業人士來說,這只是小菜一碟。吹哨人揭露,在新澤西州,首先以大信封將空白的郵寄選票發送給註冊選民。大信封內是回郵信封、選民必須簽名的「郵寄選票證明」以及選票本身。選舉欺詐從選票開始。

造假選票

選票沒有特定的安全保護功能(類似印記或水印),因此,每個人都可以自己做選票,只要放在複印機上複印就行。但回郵信封「比選票更安全,你無法重新製作信封,」他說。因此,必須從真正的選民那裏蒐集它們。

他會讓他的手下挨家挨戶地去說服選民,讓他們代替這些選民郵寄完整的選票作為公共服務。然後,他們將密封的信封帶回家,讓水蒸氣使封口的信封鬆開,然後用偽造的選票將真實的選票置換掉,並重新密封信封。這位吹哨人說:「每張票最多5分鐘。」

然後,他們將信封分散到所有不同的公共郵箱中,以避免上百張選票同時出現在一個郵箱裏,而引起人們的注意。

郵遞堵路

吹哨人表示,有時郵政員工會加入欺詐騙局中。他說:「你有個郵遞員,他是狂暴的反特朗普之徒,他在某些共和黨據點工作……他可以拿走那些(已填好的)選票,並且知道95%的人會選共和黨,他可以將那些選票扔進垃圾桶。」

在某些情況下,郵遞員是他的「工作小組」成員,他們會從郵件中篩選選票並將其移交給特工。

2017年,紐約市超過500份郵寄選票,未到達選舉委員會參加11月的競選,它們最終在2018年4月被發現。市選舉負責人邁克爾瑞安(Michael Ryan)在發現郵件時這樣說:「由於一些不確定的原因,一些應該被送往紐約市選舉委員會的郵件,在布魯克林處理場所被擱置了。」

「幫助」老人

吹哨人說,建立輔助生活設施並「幫助」老人填寫選票是一個金礦。

「在某些療養院中,護士實際上是帶薪的特工。他們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這些老人依然希望感到自己與選舉有關,(他們)其實為他們填寫了選票。」

冒充選民

當所有其它方法都失敗時,特工會去投票站現場投票,特別是在新澤西州和紐約州等不需要查看選民身份的州。賓夕凡尼亞州在大多數情況下,也不需要選民身份。

最好的目標是那些通常不去投票的註冊選民,這些信息是公開的。

吹哨人在談到他如何派遣他的團隊去冒名頂替時說:「你用這些人的名字和所在的地區填寫這些索引卡,然後到城市裏遊走,並說,『你就是他,你就是他』。」

他說,在投票站,他們將登記,並「排隊……投票」。冒名頂替者會儘可能地重新創建已經出現在選民名單中的簽名。在極少數情況下,真正的選民已經登記並進行了投票,冒名頂替者就會將其歸咎於一個無辜的錯誤並逃走。

賄賂選民

新澤西州的無家可歸者收容所,提供了幾乎無窮無盡的可靠(可購買)選民。吹哨人表示,邁克彭博(Mike Bloomberg)贏得第三任市長一職時,每票大約花了174美元。

候選人被隱藏 計票過程有記號

該吹哨人表示,從組織上講,他的選民欺詐運作類似於黑手黨組織,老闆(通常是競選經理)將手下的日常管理交給下屬(他)。實際的候選人通常被故意隱藏起來,因此,他們可以維持「合理的可否認性」。

通過郵寄選票,雙方的黨派人士都會在當地的選舉委員會中進行仔細討論,並統計選票,辯論哪些選票可以過關,哪些選票由於不合規定而需要扔掉。

吹哨人說,他或他的團隊提供的任何選票,都將在選民證書(包含選民簽名)上折一角,因此,民主黨選舉委員會的計票人會知道這是操縱的票,因此不會拒絕。一旦通過,這些選票將與普通選票混合在一起,無法辨別,也就成了有效的票。

美國保守的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在美國有1千多起有紀錄的選民欺詐案,幾乎所有案件都發生在過去的20年中。該基金會負責選舉法改革計劃的高級法律研究員漢斯馮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認為,該吹哨人所揭露的伎倆並無新意,他說:「他所說的一切完全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