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美國面臨著兩個廣受認可的政治權力格言提到的情形:一個是「誰投票不重要;誰計票才重要」,另一個是「是誰在監督監督者?」(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ies?)我們不是沒有得到警告。

出現以上問題,是上個月,最高法院對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有關遲到的郵寄選票的裁決進行投票,陷入了僵局。同時部份是由於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的原因。

為了使投票更具「全面性」和「便捷性」,選舉日已經讓步於提前投票、缺席投票、郵寄投票,甚至是延遲投票,讓選票足以在法定日期11月的第一個星期一之後的星期二之前到達,我們現在了解到賓夕凡尼亞州的情況是,在投票後的三天內到達幾乎沒有任何問題。

即使選票沒有清晰的郵戳來證明選票及時寄出也沒有關係,它們仍然必須被計算,除非有辦法證明他們錯過了郵寄的截止日期。

11月4日清晨,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關鍵的賓夕凡尼亞州以60萬票的優勢領先,但是各大網絡、報紙和美聯社都堅決拒絕宣佈該州支持他,理由是還有多達100萬張選票尚未計算。事實上,費城的投票站工作人員只是在午夜結束工作,並表示他們將在第二天回來完成這項工作。

與此同時,記者們拒絕宣佈特朗普在其它關鍵州——北卡羅來納、格魯吉亞(Georgia)、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全天一直領先,這也使選舉處於不明朗狀態,與此同時,在全部選票統計完畢之前,媒體正在核實其它州(維珍尼亞、加利福尼亞)的全部數字。

然後,果然,在夜幕的掩護下,11月4日凌晨4點左右,由於缺席投票和提前投票——大約17萬張——突然從密爾沃基送來,拜登奇蹟般地以2萬張選票領先,威斯康辛州的總票數突然偏向了喬·拜登。

我們以前也見過這樣的場景,兩年前在加州,遲到的選票橫掃了加州奧蘭治縣的共和黨國會代表團。但是,民主黨的策略實際上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很明顯了,當時在康涅狄格、明尼蘇達和華盛頓勢均力敵的州長和參議員選舉中,在投票本應早就停止之後,情況發生了逆轉,每次都是民主黨獲勝。

因此,特朗普在11月4日凌晨2點的演講中的說法是對的:這些做法是對欺詐的公開邀請。

事實上,這些都是欺詐行為:當你的對手領先時,暫停數小時甚至數天的計票,以便查明你的政黨還需要多少選票,然後突然間「發現」這些選票被鎖在鎖著的辦公室和停著的汽車的後箱裏。

自從1960年理查德·戴利市長為甘迺迪總統競選伊利諾伊州州長以來,民主黨就一直在使用這種詭計。

特朗普也許仍可能勉強完成這次選舉。他在賓夕凡尼亞州的領先優勢似乎太大,即使民主黨這架玲瓏機器通宵工作「尋找」和計算更多的選票也難以彌補。可是,即使他贏得了賓夕凡尼亞、北卡羅來納和格魯吉亞(Georgia),他可能也會在內華達和亞利桑那失利——謝謝,辛迪·麥凱恩(Cindy McCain,已故資深共和黨參議員、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遺孀)!——這意味著他仍然需要密歇根或威斯康星來幫助他取得勝利。

特朗普在凌晨的演講中提到把賓夕凡尼亞問題提交給最高法院,這次的大法官包括新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如果法院裁定該州接受來源可疑的選票的行為非法(理應如此),民主黨人將利用該裁定繼續對巴雷特的合法性提出質疑,並指控共和黨人欺詐。

10月19日,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和三名自由派法官一起投票,至少暫時維持了賓夕凡尼亞州具有極端黨派傾向的法院裁決,這再次將法院的「聲譽」置於法律和常識之上,並且使這個國家陷入了不必要的混亂。正如他在2012年拯救奧巴馬醫改過程中出爾反爾的做法顯示的那樣,羅伯茨是個軟弱的人,很容易受到媒體和偏見的影響。

我們也看到,國家媒體,包括社交網絡,對選舉進行裁判缺乏可信度。

如果賓夕凡尼亞州、北卡羅來納州和佐治亞州能在11月3日及時宣佈投票結果,那麼西部州如亞利桑那州的投票結果可能會有所不同。

但是,由於媒體固執地拒絕承認顯而易見的事實(佛羅里達州和俄亥俄州很晚才被宣佈,儘管特朗普顯然已經贏得了這兩個州),因此把選舉時間拖得很長,剛好夠民主黨計票人做手腳。

最後,特朗普可能會挽回局面;他所需要的就是保持他的領先優勢,無論是在選舉中,還是在法庭上。

但是,美利堅合眾國不能以統一的標準在全國範圍內進行一場有序的全國選舉,這是國家的恥辱。誠然,憲法把制定選舉規則的權力留給各州,但是或許是時候做出改變了。《選舉法》自批准以來歷經了對第15、19、24、26條修改,現在是再來一次的時候了。#

原文Election Hangs on How Votes Are Counte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邁克爾·沃爾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編輯,也是《魔鬼的歡樂宮》(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暴躁的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這兩本書均由邂逅圖書出版社(Encounter Books)出版。他的最新著作《背水一戰》(Last stand)是描述從希臘到韓戰的軍事歷史文化研究,將於12月由聖馬丁出版社(St. Martin』s Press)出版。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