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日夜晚,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一個最大點票中心TCF Center中,在場監票的共和黨義工發現,從晚上十點到早晨五點的一個班次的數票工人數出來的票數應該在7000張到1萬張之間。但是,工作結束時廣播中卻說:我們今晚數出來5萬張選票。

一個在當晚監票的華裔共和黨選民楊蓋瑞(Gary Yang)還看到、聽到了很多匪夷所思的詭異現象。他推測,密歇根民主黨在利用今年的所謂郵寄選票「肆無忌憚」地作弊,把美國大選變成了一個「笑話」。

「密歇根華裔保守聯盟」(Michigan Chinese Conservatives Alliance,簡寫為MICCA)是2016年以後成立起來的華人共和黨挺川政治組織。11月3日,該組織派出了14人,承擔了最艱苦的夜班監票工作,即從晚上十點鐘工作到早晨5點鐘。

蓋瑞的值班地點是底特律集中了全部郵寄選票的數票站——TCF center會展中心。第一點,他發現他負責的那桌數票工人的工作出奇地慢。

「他們簡直是在磨洋工,這是很反常的現象。」蓋瑞說。「他們一直到11點才開始正式數票,一晚上才數了150張票。」

蓋瑞環顧四周其它的數票桌子,速度都差不多,按照這個速度計算,全場130多桌,當天晚上只能數出來1萬多張票。一個監督匯總處的掃瞄機的共和黨人說,他數出來的票數也只有差不多7000張。

但是,在這一班快結束的時候,廣播裏卻宣佈說:「我們今晚數出來5萬張票!」

蓋瑞就感到奇怪:這5萬張票的數字是從哪裏來的呢?他看了一下電視,當時拜登在底特律所在地的韋恩縣(Wayne County)領先6萬多張票;特朗普在密歇根領先30萬張票。

當蓋瑞到家的時候是早晨六點,他在休息前看了一眼電視,赫然發現:特朗普領先票數從30萬掉到了幾萬張,而韋恩縣拜登卻領先20多萬張了。

民主黨不讓監票員進入點票大廳

「更加詭異的是,4號早晨聽說監票員不夠了,我又動員了十幾個人去幫忙,但是民主黨卻不讓我們的人進入點票大廳了,最後連大樓都進不去了,他們用白板、薄餅盒子把窗子擋上了。理由就是:疫情對社交距離有要求,而實際上裏面的人很少。」

蓋瑞澄清,他監票的地方並不是那個往選票數字加一個零的夏厄沃西縣(Shiawassee County)。「我認為這種事情不是小打小鬧弄出來的,是一個系統性的操作。」

蓋瑞爆料說,在底特律還出現很多形式的作弊現象。比如,在投票率上做假。即民主黨派人去敲那些不出來投票的人的門,給這些人敲門的人每小時27美元的工資。至於他們是叫選民本人出來,還是讓他們填寫郵寄投票,就不清楚了。

「從一開始這個程序就沒有監督環節,都存在舞弊的可能性。」他說,「另外,如果計票機都是連到網上的,那麼一旦使用了電子的手段,就更容易作弊了。」

密歇根出現很多「幽靈票」

另外,密歇根出現了很多所謂「幽靈票」,比如一個叫William Bradley的人生於1894年,1984年已經去世了,但有人用他的名字申請了一張缺席選票,於10月2日送達選舉局。

蓋瑞有一個華人朋友,他們家曾經住過一個留學生,既不是綠卡持有者也不是公民,而且已經於2006年離開美國了,然而,這個朋友家卻收到了來自州務卿辦公室的權威郵寄選票!

另外一個朋友是美國公民,早於2005年就離開密歇根州了,也在曾經的住址收到了郵寄選票。

「根據這些種種可疑的現象,我推測,他們民主黨準備了一大批非法選票,當看到特朗普領先30萬張的時候,覺得有必要拿出來了。他們為甚麼不敢讓共和黨進入監票呢?完全是欲蓋彌彰,肆無忌憚地作弊,這是對民主制度的摧殘。」

蓋瑞說。「如果選舉靠這種欺詐來獲勝,那這個選舉就成了一個笑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