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餘2天準備在香港上市的中國金融科技公司螞蟻集團,該公司高管,包括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11月2日遭中共當局四大監管機構共同約談,引發廣泛關注。3日晚上,上海證券交易所、港交所突然宣佈,暫緩螞蟻A股及H股上市。馬雲曾於「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金融峰會」發表言論,批評中共金融監管制度問題。有學者分析指,此次約談的原因是馬雲言論惹怒監管及金融方面。亦有學者指出,中共一直控制銀行及金融體系,擔心螞蟻集資削弱其監管金融系統的能力,於是叫停上市。香港資深銀行家吳明德表示,螞蟻集團在監管約談後未能上市,可見雙方已經一拍兩散,螞蟻集團短期內難以再上市。

螞蟻集團(原稱螞蟻金服)剛成立時,馬雲曾表示「如果銀行不願意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今時今日,螞蟻集團旗下的支付寶,改變了大陸人使用現金或信用卡的交易方式,目前是大陸最大的第三方流動支付平台,亦是全球用戶量第一的流動支付服務機構。

馬雲: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 而是基本上沒有系統

據外電分析,今次約談與今年10月24日,馬雲在的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批評中共金融監管體制有關。他認為「今天是這個不許,那個不許的文件太多,政策太少。最怕監管到後來,變成了沒有風險,部門沒有風險,但整個經濟有不發展的風險」。「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怕昨天式的監管,我們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現在中國的銀行還是當鋪思想,比如總是想抵押和擔保,害了很多企業家」。

馬雲批評:「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因為中國基本上沒有系統,中國是缺乏金融系統的風險。在金融業,我們是青春少年,還沒有成熟的生態系統,完全流動起來。」

馬雲幾年前也曾說:「我們必須改掉金融的當鋪思想。」他所說的「當鋪思想」是指傳統金融業務需要抵押物才能發放貸款,而數字金融則用大數據來進行信用評級,後直接發放貸款。他批評傳統金融是「當鋪思想」,「害了很多企業家」。

馬雲批評中共當局的言論出爐後,緊接著,中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專題會議稱,「當前金融科技與金融創新快速發展,必須處理好金融發展、金融穩定和金融安全的關係……要加強監管,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有效防範風險。」同一天,人民銀行旗下《金融時報》官方公眾號轉發一篇《關於金融創新與監管的幾點認識》學者的文章稱,有些BigTech公司設立之初無需審慎監管,但後來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比如螞蟻集團,拿到了很多的金融業務牌照,可以進行與銀行類似的存貸款業務,就需要進行審慎監管。」

中共證監會2日發通告,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及國家外匯管理局四部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但並無透露監管約談的具體內容。該公司原定將於5日在上海及香港同步上市的計劃突然被「暫緩」。上海證券交易所3日晚發公告指,螞蟻集團暫停在上交所科創板上市。而香港交易所晚上亦宣佈,暫緩其H股上市。螞蟻集團隨後亦回應,公司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發展。

中國經濟學者賀江兵接受「自由亞洲」訪問時表示,馬雲被約談的原因與他在金融峰會上的言論有關,惹來監管及金融方面「不高興」。「這個讓金融系統很難看。第二個他就說對監管的直接批評。他說監管分為監督和管理,監督就是說我看到你、管就是你出現問題我就管你。而現在沒有上來就被管死了,這是最大的兩個問題。第三就是創新相關的問題,他可能說管得太死就不能創新,螞蟻金服回覆說要擁抱監管,這就道出了他被約談的實質。」

學者:中共擔心龐大民間集資 削弱中共監管金融系統能力

香港資深銀行家吳明德接受「自由亞洲」訪問時表示,今次約談就是要對螞蟻集團作出限制,因為該集團影響到國有銀行、保險界等利益,而且中共難以控制,現在決定暫緩其上市,就是要加快不讓其套現。他指,螞蟻集團在監管約談後未能上市,可見雙方已經一拍兩散,螞蟻集團短期內難以再上市。

吳明德分析:「馬雲為何願意退休,就是他們談得成,用馬雲退休交換螞蟻金服,將支付寶融入螞蟻金服。那些人(中共)不及馬雲聰明,他們以為自己控制到阿里巴巴就可以控制支付寶,可以走到哪裏。怎料螞蟻金服融入支付寶後,阿里巴巴擁有的股權是大不過3分之2,即是沒有否決權。阿里巴巴沒有了否決權就控制不了螞蟻金服。」

澳洲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對「自由亞洲」分析,中共政府一直控制上游產業,特別是銀行、金融體系,中共當局擔心螞蟻這次的龐大集資,建立了民間的資金、資本,削弱中共監管金融系統的能力。

螞蟻集團IPO招股已完結,在香港破紀錄共獲155萬人認購,打破2006年97萬人認購工商銀行的紀錄。凍結資金高達1.3萬億元,均創香港紀錄,是香港新股市場的「凍資王」。在A股方面,網上發行有效申購股數為2,769億股,涉及總金額達19萬億人民幣,相當於英國的GDP,並創A股新高。今次突然叫停,成為集團歷史新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