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原計劃的11月5日A股和港股同步上市在上市前夕的11月3日,被當局突然叫停,引發業界震動。有分析人士認為,這背後可能存在複雜的因素,比如數碼人民幣、金融風險等問題,而這種在上市前夕叫停的舉動恐怕會令投資者受損。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

暫停上市的背後恐不簡單

馬雲曾在10月24日公開說,中國銀行業注重擔保是「當鋪思想」。業界分析,官方對螞蟻集團的一連串舉動可能不僅僅是因為馬雲的這番言論,背後可能有更深的原因。

北京一位投行高層對路透社分析表示,「原來以為只是要補些材料,但現在看起來不是這麼簡單了,這事太大了,世界第一IPO說停就停,這觸及到螞蟻未來經營生態問題。」

上海證券交易所11月3日宣佈螞蟻集團暫停上市前後幾天,當局從各方面有密集動作,比如中共官媒連續發文批評互聯網金融,點名螞蟻集團存在監管問題和系統性風險。

11月2日晚間,中共央行和銀保監會發佈《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內容中包括「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資深金融人士嵇少峰認為,這一條款是針對網絡小貸尤其是螞蟻小貸量身定製的。

11月1日,中共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約談了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等人。

螞蟻上市與數碼人民幣試行「撞車」

螞蟻集團是大陸最大支付平台支付寶的母公司,10月27日宣佈了上市消息。當時正值中共央行剛剛啟動在深圳首次面向公眾試行數碼人民幣之際,習近平10月中旬在「深圳特區建立40周年大會」上特別提及數碼人民幣。

深圳以「發紅包」的方式試行數碼人民幣,但最終未能全部發出原計劃的金額,深圳民眾反應冷淡,表示數碼人民幣不能轉帳、不能提現,不如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方便,更像消費券。

就在螞蟻集團10月27日宣佈上市的2天前(10月25日),中共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說,數碼人民幣和支付寶無競爭。但隨後,有關兩者關係的輿論報道進一步增多。

此前已有大陸媒體的評論中提及「雖說支付寶、微信體量足夠大,但也不排除破產的可能性,畢竟商業銀行也會破產」,「兩到三年時間會有30%至50%的基礎貨幣被央行數碼人民幣替代,基本實現央行數碼人民幣全國範圍推廣,平常的現金使用大部份會被替代。」

分析:中共恐懼金融風險會對政權穩定構成威脅

香港《蘋果日報》引述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的分析表示,(螞蟻集團暫停上市)事件無法證實與權鬥有關,但可以肯定,官方對大型集資非常恐懼。

他說,中央擔心有人富可敵國,會設想對其政權穩定構成威脅;從宏觀角度來說,中國(中共)擔心有金融風暴,「中國經濟重心轉移到包括金融業的第三產業,如現在引爆金融風暴,震動力會影響政權的穩定。」

路透社引述一位投行人士的分析認為,金融風險可能是螞蟻集團IPO被叫停的原因之一,螞蟻能夠做大和盈利,是利用互聯網金融的創新利用小額貸款進行套利的。

螞蟻集團的營利模式主要依付在阿里集團,包括大數據和技術創新,其「花唄」、「借唄」業務在提供便捷信用的同時,也因主要針對涉世不深經濟能力有限的年輕人,而被視為會埋下金融危機的種子。

螞蟻上市暫停前一天 中共央行推出「互聯網小貸新規」

11月2日晚間,中共央行和銀保監會發佈《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規定「小貸公司開展助貸或聯合貸款業務的,在單筆聯合貸款中,小貸公司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

路透社引述分析認為,互聯網小貸新規令小貸牌照價值不再,螞蟻雖然可以將業務轉向已持有的消費金融牌照,但也會受到更嚴格的監管約束,2萬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市值或需重估。

螞蟻集團旗下共有兩家小貸公司,分別為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花唄」對應的主體)和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借唄」對應的主體)。

螞蟻集團的聯合貸款業務模式就是以其子公司(兩家小貸公司為主)與金融機構(銀行、信託)共同出資發放貸款,螞蟻在聯合貸款中自己出資的比例低於5%,部份銀行只有1%,從而通過360億表內資產驅動了1.8萬億聯合貸款。

資深金融人士嵇少峰表示,目前螞蟻含聯合貸款在內的槓桿率高達60倍以上,而當下新規最高支持16倍槓桿,由於螞蟻一半的利潤來自高槓桿的信貸業務,新規將會導致螞蟻100億元的信貸相關利潤直接下降至40億元左右,對應2萬億元的估值,直接估值將降至1.5萬億元以下。

上市前夕被叫停 投資者恐受損

中共當局在螞蟻集團上市前夕突然叫停,引發投資者震動。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大陸經濟學者珍妮的分析表示,「螞蟻集團的經營模式問題不是這幾天才被發現,中國(中共)監管部門在一年多的審批過程中亦完全了解,但上市前一刻才煞停,對所有投資者來說或多或少都有損失。」

螞蟻集團宣佈暫停中港股上市當天,阿里巴巴股價一度大跌9.6%。

前香港匯豐環球市場經濟師林浩波表示,當局在螞蟻集團上市之前應該處理好法規等問題,但在上市前夕才突然叫停,可見中國的金融市場運作與其它國際集資中心的自由市場運作有明顯不同,而香港同樣暫緩上市,這讓會讓投資者有遐想「香港中國化又進一步」。

林浩波認為,這給外國投資者一個訊息,就是香港和中國其實是一樣的。「基本上香港和大陸那個密不可分的程度是增強了。香港以往比較獨立的角色開始淡化,令人有一種感覺是由一個較為市場主導的金融市場,變成政策主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