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對天地的敬重,除了對天地神明進行祭祀之外,還表現在中國的文化當中,人們會順應上天的秩序來建構人間的秩序。

在中國很多建築上,如瓦當上都能看到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紋樣。古時皇宮中很多地方也會用朱雀、玄武等命名,如唐朝長安的皇城和宋朝汴梁的宮城,它們的南門都稱為朱雀門,明清紫禁城北面宮門稱玄武門,後為避諱清康熙皇帝玄燁的名字,改為神武門,紫禁城午門稱為五鳳樓,也就是朱雀門。為甚麼中國建築中會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些名字,它們到底是從哪裏來的呢?

中國文化裏講天人合一,其實地上的建築和天上的星星相對應,古人很早就觀測星體運行的秩序,並探尋這些秩序和人間的關係。隨著地球的運轉,古人把夜空中觀測到的星星分為四大區域,並以每個區域星象的形狀以一種動物來命名,四大星區中東邊星區像龍,西方星區像虎,南邊星區像鳳凰,北邊星區像一種龜和蛇的動物,人們命它為玄武。

為甚麼龍前加上青字,虎前加上白字,雀又加朱字呢?這和中國文化中五行有關,中國文化中認為金木水火土五行構成宇宙中萬事萬物,五行和方位、顏色、人體等都有對應,金木水火土對應五方:東西南北中,對應五色:黑白黃青紅。

東邊屬木、對應青色,西方屬金,對應白色,南方屬火,對應紅色,北方屬水,對應黑色,中間屬土,對應黃色,把五行相通的顏色、方位和星象結合起來,就是東方青龍、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玄是黑的意思。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被人們稱為四象,也被稱為四種神獸,隨著地球的運轉,季節的交替,夜空中不同的星象也會逐漸轉換,每到冬春之交的夜晚,青龍逐漸顯現;春夏之交,朱雀呈現;夏秋之交,白虎呈現;秋冬之交,玄武呈現。這四種神獸隨著季節交替,輪流出現在夜空之中。

在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星區中,每個星區有七個星宿,每個星宿中又有若干個星星組成。宿,也叫舍,我們可以想像星星像組成了一個個家宅、宮殿那樣的在天上存在。

青龍區域的七宿是:角、亢、氐、房、心、尾、箕,白虎區域的七宿是:奎、婁、胃、昴、畢、觜、參,朱雀區域中的七宿:井、鬼、柳、星、張、翼、軫,玄武區域中的七宿:斗、牛、女、虛、危、室、壁。四象中所有的星宿加起來一共是二十八星宿。二十八星宿也和月亮循迴有關,月亮每天走過一個星宿,走完二十八星宿,剛好一個月。

那麼,二十八星宿人們是甚麼時候發現的呢?在河南濮陽考古學家發現一處遺址,一個距今六千多年前的墓裏,發現墓主人的左右兩側都用蚌殼,精心地擺放著青龍白虎的圖案,說明古人在六千年前就已經掌握了青龍白虎等星象的有關信息。還有在曾侯乙的墓裏,戰國時期有個小諸侯國叫曾國,曾國的國君叫乙,在乙的墓裏考古學家在一個裝衣服的漆器箱子上,發現了二十八星宿圖,中間還有個大大的斗字,二十八星宿圍繞著北斗七星在運轉。

更神奇的是有學者根據斗柄指向的位置,計算出這個星象顯示的時間,正是墓主人去世的那一天。曾侯乙的墓裏邊發現的二十八星宿圖,被認為是最早記載二十八星宿的文物。

還有在遼代張世卿墓中的天頂上也發現了二十八星宿的圖案,並且在二十八星宿的外圍清晰畫了十二星宮,也就是十二星座。說明無論東西方,人們很早就在研究星象和人的關係了。我曾經去參觀過一個漢代的文物展覽,裏面有很多墓磚上面都刻著青龍白虎的圖案。二十八星宿最早記載在《周禮》、《淮南子》、《呂氏春秋》裏。

中國文化講天人合一,認為人間的秩序和天上的秩序是對應的。在中國建築裏,瓦當上面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圖案,用來表示不同的方向,也祈求神明的保佑。中國文化裏也有風水一說,如認為一個地方是風水寶地,往往和四周地理以及天上的星象都有關係。

如今浙江溫州非常富裕,這裏商人眾多,而且生意昌隆,相傳這裏是中國風水第一人—東晉郭璞設計的,現在城內還有郭公山、郭公祠紀念他。溫州城內有二十八宿井,是郭璞按照天上的二十八星宿,在地上分別選址開鑿的,現在還有八口可以正常使用,有十一口仍在原來的位置上並且保持原貌,另外九口找不到了。溫州城被郭璞設計後風生水起,不僅快速富裕,也因為城池堅固,還躲過好幾次戰亂入侵。所以我們說一個地方是風水寶地,常常它和天上的星象和地理都有關係。

天上的秩序和地上有如此的對應和聯繫,那麼還有哪些秩序在影響著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