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彭斯賀錦麗2020副總統辯論 主要內容疏理與點評】

10月7日星期三,是2020美國大選中,兩名副總統候選人的辯論日。在前一天的節目裏,我們跟大家介紹了,目前的兩名副總統人選,共和黨的彭斯和民主黨的賀錦麗,他們分別是美國左右陣營的代表人物。

彭斯是保守派裏的精英,而賀錦麗則是美國政壇裏為極左派搖旗吶喊的人物,今年她被拜登選為競選副手。剛剛兩人的辯論大家都看到了,我們接下來呢,對這次評論做一個快速的梳理和點評。這部份內容我是看辯論後直接錄音,所以大家聽到的聲音,會與現在的,有點不同。

好了,現在我們來回顧這一夜,尋求連任的現任副總統彭斯,與民主黨副總統提名人賀錦麗的辯論。

一開始,主持人問了兩個人有關美國疫情的問題。

賀錦麗最先回答,她說自己見證了一場最大的失敗,至今為止21萬人死亡,760萬人確診,五分之一小商家關閉,抨擊特朗普政策,說拜登有計劃,意思是特朗普沒有計劃,而且說拜登會讓每個人得到免費的疫苗。

彭斯則回應說特朗普行動迅速,做出一系列決定,早早關閉美國邊境,不讓來自中國的航班隨便進入,並把專業防疫醫學團隊在橢圓辦公室講的話,全部轉告給美國人民,實際上拯救了數以十萬計美國人的生命,不然,死亡人數可能要到220萬。

主持人又問,在白宮玫瑰園舉行的大法官巴雷特的提名一事上,有很多人參加,但很多人沒戴口罩,後來感染了,怎麼你們白宮自己都沒有嚴格遵守疫情中的一些指導呢。

彭斯回答說,玫瑰園的活動,是很多人都期待活動,現場所有人入內都是經過檢測的,也遵照了科學家團隊給出的建議。而拜登和賀錦麗一直主張採取強制措施,不是強制讓病毒消失,而是強制人民,不尊重美國。

主持人接著又提到疫苗的問題。

彭斯回答說,特朗普政府正在以破紀錄的速度研發疫苗,有5家美國公司正在生產數以千萬劑量的疫苗,他批評賀錦麗和拜登,一直在破壞美國人民對疫苗的信心。因為賀錦麗在辯論時,一直說特朗普政府督辦疫苗不力。

彭斯提到,拜登當副總統的時候,當時的奧巴馬——拜登政府曾處理豬瘟問題,耗盡國家戰略儲備,但是效果並不理想,推出很多錯誤政策。

主持人的下一個問題是,如果特朗普因為感染,萬一沒法擔任總統怎麼辦。但是兩個人一直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賀錦麗是回顧了一遍自己的驕傲履歷,當過聯邦下最大的司法系統——加州的總檢察長,還是加州第一個有色人種、非洲裔的女性總檢察長。說自己跟拜登會做得很好。

但是彭斯回應說,我尊重事實,拜登從政47年,為公眾服務,但是做的還沒有特朗普當3年多總統做得多。而特朗普以前雖然是個商人,但是給美國支付了數以億計美元的稅款,也創造了幾十萬的工作。剛剛賀錦麗還提到說《紐約時報》揭露特朗普欠稅,曾一年只支付了750美元,欠稅超多,但是彭斯說這都是不準確的報告。

接著,主持人問,拜登團隊提出給富人加稅,會不會打擊美國人的積極性。

賀錦麗說,特朗普和拜登本質不同,拜登說,美國富有程度是基於美國工人和家人的健康,特朗普卻是看人們有多富有,給大企業減稅,美國人民則面臨2兆美元欠債。拜登取消特朗普減稅政策,還會投資特朗普要做還沒做的基礎設施建設,讓能源更清潔,減輕社區大學學生學費負擔,還有其它學生的學貸負擔。

彭斯則指出,拜登當副總統時,把經濟搞得很差,特朗普減稅增加了美國家庭的收入,而且美國現在正在增加工作機會,這都是因為特朗普減少冗餘繁雜的政策,振興傳統能源業。而拜登和賀錦麗,想增加人們的負擔,賀錦麗支持的綠色能源計劃,要廢除化石燃料,包括以「水力壓裂」採油的方式,而這是美國數萬人賴以維生的工作。

拜登還想撤除關稅,向中國卑躬屈膝。美國有一半赤字都來自中國。而且在特朗普領導下,美國將在2021年實現最大的經濟回歸。

但是賀錦麗反駁說,拜登絕對不會對年收入低於40萬的人加稅,也不會終結水力壓裂,她認為拜登當年做副總統時,通過的《復甦法案》對美國有幫助,而現在經濟蕭條。

彭斯回應說,特朗普政府會讓美國東山再起。而且賀錦麗的說法是不遵照事實,說她本人好幾次說要廢止水力壓裂,拜登看著支持者的眼睛說,要廢止化石燃料,而這些都會帶來經濟衰退。而且上一次辯論,拜登兩次提到,要廢除特朗普減稅,這不就是給美國普通家庭增加稅務負擔嘛。

接下來,主持人問到「氣候變化」對人類的威脅。

賀錦麗說,拜登會發展再生能源,將來實現0碳排放,還有一個目標,就是創造700萬個工作機會。而特朗普不尊重科學,不明白氣候變暖的威脅。

彭斯反駁說,特朗普政府是根據科學進行行動,美國人珍惜環境,我們不需要2兆美元的綠色新政,給家庭帶去更多負擔。

兩個人接著辯論到貿易戰的問題。

賀錦麗批評特朗普主要針對中國的「關稅戰」,造成美國失去30萬製造業工作,農民破產,經濟蕭條,都因為這個事情。

彭斯是這樣回答的,他說:我們跟中國貿易戰輸了嗎?拜登連打都沒打,拜登當政時失去了幾十萬個製造業工作,還是特朗普現在給帶回來的,特朗普還創造了50萬個製造業工作。

接下來,主持人就正式提到了我們華人觀眾比較關心的問題,就是與中國的外交問題,說美國的對外關係中,沒有比與中國的關係更重要的了,特朗普說要負起責任,那麼,美國跟中國的關係到底是怎樣的呢。

彭斯先回答說,每個人都知道,原先的北美貿易協議讓很多美國工廠倒閉,現在的美墨加貿易協議運作很好,是美國汽車業的勝利,而賀錦麗當初是美墨加協議的反對者之一。另外,中共是疫情罪魁禍首,特朗普很不高興,中共與WTO耍花招,不讓人去中國查。

而特朗普自當選之日起,就對中共強硬,相反拜登對中共是極盡誇讚,拜登在疫情之初還反對特朗普對中國的旅行禁令,說這是仇外。特朗普對中共無比強硬,特朗普政府會繼續對中共強硬的態度,同時彭斯也強調了對外關係中的「平衡」與「責任」。

賀錦麗則是說,外交跟交朋友一樣,是對關係的培養,既要信守承諾,也要保持忠誠,她說特朗普背叛了我們的朋友,擁抱了世界專制政權,她指的是俄羅斯。她說俄羅斯干預2016和2020總統大選,但特朗普相信普京不相信自己的情報部門。

彭斯的回應是,特朗普在外交上兌現承諾,說要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移動到耶路撒冷,就做到了,拜登也承諾過,但沒做到。特朗普還實現讓北約支付更多錢,加強與印太國家合作,擊敗ISIS,並殺死ISIS頭目巴格達迪。

而賀錦麗則說,特朗普不尊重老兵,擊殺伊朗將軍蘇萊曼尼後,美國在伊拉克的軍隊受到攻擊,傷害嚴重,特朗普只說他們是頭痛。特朗普還說約翰・麥凱恩不是戰爭英雄,因為麥凱恩曾是戰俘。

彭斯否定了這些對特朗普的說法,他說自己曾在海軍陸戰隊服役,任何現在在軍中服役的人都可以告訴周圍的人,特朗普很尊敬他們。而殺死蘇萊曼尼,是因為他曾殺死數百個美國軍人,特朗普下令殺死他,是為了避免更多人死亡。拜登當時反對殺死蘇萊曼尼,而當初殺死本・拉登,他都是反對的。

接下來他們辯論到最高法院。主要圍繞一點,就是新提名的大法官巴雷特,是否會推翻有關墮胎權的決定,反對墮胎。因此,兩個人開始對墮胎問題表態。

賀錦麗說,女人該對自己的身體有選擇,意思是支持墮胎,因此她比較反對巴雷特的提名。

彭斯說,巴雷特曾說自己體內有來自信仰的強大力量,這一點被賀錦麗拿來攻擊。彭斯提到自己非常支持生命權,而拜登與賀錦麗,支持晚期墮胎。大家知道,那時候胎兒已經很大了,早就有生命跡象。

有關美國警察誤殺黑人導致的社會亂象,也是今天的辯論重點。

賀錦麗說,有人被穿著制服的警察殺害了,她強烈相信,絕對要為這些人抗爭,「拜登和我都認為,壞警察就是壞警察,司法系統要改革,要廢止鎖喉的使用,並且減輕對大麻犯罪的處罰」。

彭斯當場質問賀錦麗說,我們都在為公正的法律系統努力,警察誤殺黑人,比如弗洛伊德案,彭斯說,這沒有藉口,正義需要伸張,但是暴徒打砸搶,同樣沒有藉口。你和拜登說美國存在體制性的種族歧視,說執法團隊對種族有偏見,彭斯接下去的意思是說,賀錦麗這樣講是在煽動,在攻擊美國,是不負責任的。

賀錦麗說特朗普本人就種族歧視,當初叫墨西哥人是強姦犯和犯罪者,限制穆斯林入境,反對穆斯林,反對猶太教。

彭斯回嗆時反問賀錦麗說:你知道美國人為甚麼厭惡主流媒體嗎?就是這樣,像你一樣斷章取義。特朗普還曾譴責新納粹和kkk這種極端右翼,而且他自己的孫子就是猶太人。賀錦麗你說你有檢察官的經驗,但是你在三藩市當檢察官的時候,非洲裔被關押得更多,你沒有通過法案去做相關的司法改革。

賀錦麗則強調自己檢察官工作做得很好,是國家模範,她再次強調美國的體制性歧視,說要求自己的貼身保鑣,隨身帶攝錄機,抑制體制性歧視的發生。

最後,主持人還問到了大選投票的問題。

賀錦麗說,拜登跟我打造了一個聯盟,這包括民主黨和一些共和黨,以前共和黨政府的一些幕僚,還有超過500個退休將軍,幾名前國安顧問,都支持她和拜登,因為他們相信拜登的智力。

彭斯在回答相關問題時提到,他和特朗普會贏得選舉,拜登和賀錦麗他們在華盛頓所做的,還有拜登47年來所做的,都很糟糕。

他質問賀錦麗,說她所在的民主黨,過去3年多一直想顛覆2016年的選舉結果,拜登和奧巴馬政府派情報部門監聽他和特朗普團隊,希拉莉還批准了抹黑特朗普的通俄門計劃,希拉莉還曾和拜登說,永不在選舉上退讓。而且目前的全民郵寄投票,存在巨大的舞弊隱憂。

在辯論結束前,主持人分享了一位中學生Brown的來信提問,這名學生問到:我看新聞,所有東西就是共和黨和民主黨爭論,公民和自己公民在爭鬥,領導人能不能和平相處呢?

彭斯回答說:不要以為你在地方媒體中看到的,會代表所有美國人,已經去世的美國大法官金斯伯格和斯卡利亞,一個左一個右,理念完全不同,但他們兩家人的關係卻十分親密。我們在台上辯論,但是在台下,我們還能在一起好好相處。我要鼓勵所有人都這樣,和而不同。我們都會很好照顧對方。

而賀錦麗在最後的回答,說她很喜歡年輕人的聲音,知道未來是明亮的,說過去四年,美國社會的分歧一直存在,而拜登有辦法讓分歧消失。賀錦麗這樣回答了這個孩子。

辯論結束後,主持人祝福特朗普夫婦早日徹底擺脫疫病的困擾。賀錦麗與彭斯兩個家庭,也分別向對方致意、示好。

整場辯論下來,兩個人的辯論相對特朗普和拜登的辯論,更加持續和連貫。賀錦麗的回答,並沒有特別威脅到彭斯的地方,倒是主持人在一開場問的兩個問題,比較刁鑽,但是彭斯做了比較妥善的回答。

而且看整場表現,彭斯不是跟著主持人的問題走,而是自己幾次利用發言的時機,回應賀錦麗的言論,避免造成混淆,甚至根本沒有回答主持人提出的一些問題。可以看出,彭斯對主持人提出的問題,做出自己的選擇,並不是老老實實回答每一個問題,可能有的個別問題,彭斯覺得不重要,他就跳過去了。

綜合來看,彭斯這一次辯論表現極佳,思路清晰,回答有輕重緩急,而且特別有禮貌,更重要的是,他的回答,有很多可圈可點的地方,面對對手壓過來的指控,做了很有力的反駁。比較有代表性的,有至少兩個地方。

第一、針對賀錦麗說,特朗普搞壞中美關係。彭斯回答時,列出了一系列中美貿易戰帶給美國的利好數據,並且說拜登想撤除關稅,向中國卑躬屈膝,並反問,美國跟中國貿易戰輸了嗎?可拜登連打都沒打,拜登當政時失去了幾十萬個製造業工作,還是特朗普給帶回來的。並清晰提出了對中國的政策,可以用三個詞概括:強硬、平衡、責任。

第二、針對賀錦麗質疑,萬一拜登當選,特朗普會不會和平移交權力。彭斯直接抖出民主黨對特朗普施政的干擾,說過去3年多,民主黨一直在利用不實的通俄門等事情打擊特朗普,不甘心2016的選舉結果。換句話說,就是質問賀錦麗,你們還好意思說和平移交權力?

類似的強有力的回懟,還有很多。

比如,彭斯指控奧巴馬政府曾想增加最高法院的席位數目,安插更多左派,他批評賀錦麗與民主黨,說他們這是贏不了就想改變規則,要麼就拒絕回答問題。

在辯論最後,彭斯還有一個亮點。就是主持人提到中學生的問題,彭斯的回答非常好,用中國古話說就是,「君子和而不同」,勸孩子不要相信美國人互相是鬥爭的,大家觀點不同,但是表達觀點之後,還可以成為朋友。

而這個問題,賀錦麗就是繼續表示,說美國社會分裂,要選左派的拜登,才能彌合。

從這個問題,也能清晰看出目前共和黨與美國極左勢力的不同特點,保守派希望穩定、社會平和,而賀錦麗所代表的極左勢力,則是像人們喊話,說美國社會是分裂的,警察是有偏見的,政府是有歧視的。

其實這個跟中共在中國大陸搞的如出一轍,就是用「仇恨」,來煽動和控制人,把原本穩定的社會結構,拆分成互相排斥的矛盾體,俗話講就是,沒事找事。

好,那今天的辯論我們就總結到這裏。

【回顧歷史上副總統辯論瞬間 曾有過三人同台】

在美國歷史上,總統的電視辯論往往都比較重要,所以會安排多次,而副總統的電視辯論啊,通常只有一次。但有時精采程度,並不遜於總統辯論。這次彭斯和賀錦麗的辯論,人們的期待值就非常高,而除了這一次,我們再回顧一下歷史上的,讓美國人印象比較深刻的副總統辯論瞬間。

我們就舉兩個例子。其中一個也跟拜登有關。拜登是老牌政客,今年他終於可以擺脫在大選中的「千年老二」角色,作為「總統」候選人,代表民主黨出征。但是他作為副總統參與電視辯論,卻捧紅過一個英文單詞。

拜登因為經常公開演說,已經有幾十年了,他有一些被稱為「拜登主義」的口頭禪,讓人一聽到,就會說,這是愛爾蘭後裔拜登。

比如,「look folks」瞧吧夥計們,「that’s not hyperbole」那不是誇張的,「here’s the deal」要不這樣吧,等等。但是這些詞不知道,提到拜登,有一個詞我們要知道,就是malarkey,意思是胡說八道,或者是講大話,拜登非常喜歡這樣回敬對手。

2012年的副總統辯論,共和黨的副總統候選人保羅・瑞安,批評當時的奧巴馬——拜登政府的對外政策,特別是中東政策,顯得美國很軟弱,拜登當時回答說:雖然我很尊重你,但你所說的是「一派胡言」——「a bunch of malarkey」。

當時的交鋒,讓美國選民印象深刻,拜登也捧紅了「malarkey」這個英文單詞。

那麼現在呢,無論總統還是副總統人選的電視辯論,我們普遍知道的都是兩個男人之間的唇槍舌戰。而1992年的電視辯論,卻出現了三個男人。這是因為,當年有一位來自德薩斯州的億萬富翁羅斯・佩羅(Ross Perot)乘著較高的人望脫穎而出,以第三方候選人的身份,與兩大黨的總統提名人,共和黨老布殊還有民主黨的比爾・克林頓,共同出現在總統辯論的講台上。

同樣的,當年的副總統辯論,也罕見出現三個人,多出來的那位,就是羅斯・佩羅的競選拍檔詹姆斯・邦德・斯托克代爾(James Bond Stockdale),他是一名美國海軍中將、越戰老兵。

而他面對的來自兩大黨的辯論對手,卻是典型的華盛頓政客,一個是共和黨當時的在任副總統丹・奎爾,還有一個是拍檔克林頓的民主黨副總統提名人阿爾・戈爾(Al Gore)。斯托克代爾似乎發現出身軍旅的自己,與這兩個人有別,他在辯論會上的開篇第一句就是:「Who am I? Why am I here?」我是誰,我為甚麼在這。

他似乎在用這句話,表示自己不習慣華盛頓政治,維護自己的軍人本色。他的這句話,也成了美國副總統辯論史上的難忘瞬間。

順便說一下,羅斯・佩羅和他的拍檔斯托克代爾在當年的大選投票中,並沒有獲得任何選舉人團的票數,但是他們作為無黨派獨立參選,成功與兩大黨同室競技,也是在歷史上留下了特別的一筆。

好,現在我們把目光從美國歷史上的事拉回來,畢竟對我們來說,現在發生的事,更為重要。

【特朗普康復迅速 體內已有抗體 名貴藥品值多少?】

最近,特朗普感染病毒之後啊,他的病情就一直很受大家的關注。10月7日星期三,白宮醫生康利發佈一份備忘錄,表明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過去24小時裏,持續沒有任何症狀,而且連續4天沒有發燒,血氧飽和度和呼吸頻率都保持在正常範圍裏。

更重要的是,根據最新檢測結果,特朗普的體內已經在周一出現抗體。特朗普自己也在周三早晨說,感覺很好。

中國網友也非常關注特朗普的病況,在中國大陸的網站上,人們討論最多的話題之一,就是特朗普所用藥物的價格。大陸媒體也紛紛報道,說特朗普使用了一種新型試驗性藥物,當時他打了8克的劑量。

這種藥是美國再生元製藥公司生產的混合抗體藥物「抗體雞尾酒」,售價33萬美元。有媒體報道說,這個價格,足夠在北京三環,買一套小戶型的住宅。這不知道是不是大陸當局在推動散佈的消息,是想說特朗普奢侈嗎?

人家可是美國總統,作為一國元首,安危牽涉到國家安全,用最好的醫資和儘可能使用比較好的用品,而且公開帳目清單,這合情合理。但中共黨官使用的各種藥物、補品完全是不公開的,而且完全是使用中國納稅人的錢來買單,誰知道花了甚麼樣的天價呢。

香港一家媒體,也用了類似大陸網絡宣傳的口吻發了一篇報道,提到說特朗普獲得了三種藥物治療,這世上罕有!結果造成香港網友在評論區的留言「翻車」。

有網友說,美國總統的待遇跟一般市民不一樣有甚麼稀奇的,林鄭月娥住院也會住普通人的八人大房間嗎?香港政府官員看病會像普通人去排隊嗎?也有人說,用試驗性藥物也被說,人家被治好了,還說人家待遇不同。

【白宮禮品店推紀念幣 感染後特朗普多項民調上升】

就在大陸網站計較特朗普用的藥值多少錢的時候。特朗普剛剛出院的第一天,10月5日,白宮禮品店推出了「特朗普擊敗病毒」紀念幣。這是一家私人經營的禮品店,在這個時機推出這樣的產品,既有意義,也是擴大收益的好辦法。

這款紀念幣限量2,500枚,一枚100美元,預計寄出時間是11月14日,前1,500名訂購的人,還會獲贈一枚「總統藍口罩」。但是,紀念幣的收入,他們可不是全裝入口袋,他們會捐出20%的收入,用於病毒疫情與癌症的防治。

而特朗普本人出院回白宮後,首先提上日程的大事之一,就是新的一輪疫情救濟法案,其中包括給每一名在美國的納稅人1,200美元的支票。特朗普和共和黨方面,原本計劃拿出1.6萬億美元的疫情救助款,但是民主黨籍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將這筆錢加到了2.4萬億,多增加的錢是為了補貼左派主掌的州,為他們的經營不善買單。

特朗普對此非常不滿,10月6日發推文叫停了目前的疫情救助款談判,除非民主黨改觀,不然,這筆新一輪救助款的談判,可能要等到11月3日大選投票之後,才有得談。

目前的疫情,帶給所有的國家,太多的傷痛。現在秋冬季節已到,疫情又有一點大爆發的跡象。而美國首都華府共和黨政治圈的人士,最近集中出現感染,可能更要加深美國人對中共的不悅。

特朗普的好友,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本周二再一次對媒體說,今年年初疫情爆發後,中共是刻意保持邊境開放,讓人們隨便進出,為的是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對世界其它地區的傷害「最大化」。

朱利安尼10月6日連續發出三則推文,直接在自己的推特上,把COVID-19病毒,稱為CCP Virus,中共病毒。還特意告訴美國人CCP Virus縮寫的意思,就是Communist Chinese Party Virus。

一名外國評論人士希姆・卡薩姆(Raheem Kassam)最近發推文說,英國首相約翰遜此前感染病毒後,支持率從46%一下子抬升到66%,漲了20點。當然,我們也不能說這單純是因為病毒感染。因為約翰遜在病毒感染後,對中共採取了更為嚴厲的抵制立場,這在西方國家民眾裏,是當今潮流,也可能促使他得到了更高的支持率。

那麼這種現象也發生在了特朗普身上。可能由於美國人對CCP病毒的敵視,感染後的特朗普,大選前的支持率較之前繼續抬升,多項關鍵州的民調顯示,特朗普和拜登兩人的民調差距正在縮小。就算說「民調」對特朗普一直不是很友好,那這種情況,對特朗普來說也是好現象。

【美國已有460萬人投票!郵寄選票已經頻頻出問題】

今年的美國大選,特別不一樣。截至10月6日,已經有超過460萬美國人提前投票,刷新了歷史。也就是說,無論發生甚麼,他們已經不會改變自己心目中那個理想的候選人,早早下了決定。

而這個提早投票的同期數據,在2016年只有大約7.5萬人,連現在的零頭都湊不上。美國有專業民調機構的人士預估,今年美國參與投票的人數,可能達到1.5億人,佔合法選民總人數的65%,比率可能創下1908年以來的最高值紀錄。

而目前的提前選舉中,也包括特朗普和共和黨極力反對的郵寄投票,雖然民主黨這邊否認郵寄投票有甚麼問題,但是特朗普陣營所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在新澤西州,一名26歲的郵遞員,因為故意將尚未郵寄出的信件,包括99張大選選票,丟入垃圾箱,已經在10月7日被逮捕,面臨兩項指控。一是拖延郵寄,最高判刑五年,罰款25萬;另一個指控是「妨礙郵寄」,最高可判刑6個月,罰款5千美元。

被他丟掉的信件,一共有1,875張選票,其中99張是大選選票,還有276張是地方選舉的宣傳冊。這些信件是10月2日和5日,從垃圾箱裏被找到的,全都已經超過了預定要發送的日期。目前,這些恢復後的信件,已經被投遞出去了。

這只是郵寄選票被丟棄的其中一例,此前在其它州也發生過類似案件。還有報道說,有的郵寄選票上沒有特朗普的名字,理由是印刷廠印錯了。這種亂象確實很讓人擔心,郵寄選票的公正性。但是美國的一些民主黨州,現在仍大力推動郵寄選票。

【北京十月驚奇?「胡孩子」加拿大讀書 于謙罵黨魁是狗!】

現在,美國臨近民主選舉,已經發生了幾件堪稱「十月驚奇」的事件。中共那邊,也即將召開五中全會,外界評論說,可能會涉及習近平連任的議題,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北京版的「十月驚奇」。但最近還真有「驚奇事件」,還不止一個。

首先是,中共《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最近被爆料,雖然每天跟著黨的指揮棒到處跑,甘心做喉舌,但是心裏卻很清楚,早早把孩子送到加拿大,他的同事都知道,互相談論的時候都成了笑談。

這是鳳凰網前時事記者張真瑜,最近接受海外媒體《看中國》採訪時透露的,他對胡錫進比較了解。他說,胡錫進害怕自己的財產被公開,也怕別人知道,他自己的孩子在海外上學,以及家庭成員移民的情況。

外表對黨有特別忠心的胡錫進,原來也是不免「俗」,不知道這對於他領導的五毛大軍,是不是一種羞辱,對黨主子,是不是一種背叛。

另外一件事,這個可能更稱得上是「驚奇」。「德雲社」大家都知道,這是中國著名的相聲團體,它裏面有一個相聲名家叫「于謙」。你說這個于謙,說誰不好,他非得去說那個總加速師。

在一段新的影片中,于謙貼上了一個很惹眼的標題,叫做「總加速師是條狗」,光看標題不行,影片內容更是嚇人,講的是中國1949年以前的領導者,有的很愛狗,甚至都影響到對國事的判斷,他說:甚麼事都拿狗來定,你說這好得了、好不了啊,你一切都拿狗定的,那還有好啊!最後于謙還來一句:大清國亡國,跟這狗還有點關係。

很快,這個影片的題目被改為「國家命運和狗」,其中原因大家心知肚明。我們不知道說相聲的人是甚麼背景,德雲社在北京啊,敢在習近平眼皮底下這麼含沙射影地「罵狗」,按北方話講,那可能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但是我總感覺,這個影片題目啊,對中南海當局來說,傳遞出一些「不詳」的預兆。說是無意之作,現在中國能翻牆的人也不少了,「總加速師」這個稱號說的是誰,于謙也算是中國社會的名人了,他能不知道嗎?

如果這是有意為之,那背後是誰,這個背景一定是不簡單的。如果是習近平的政敵,罵人罵到中南海家門口,那說明這中共內部,在五中全會前的權力鬥爭,真的是很激烈。

【蔡霞:習王關係微妙 黨魁想打台又有一個顧慮】

最近,公眾知道的,是紅二代任志強被判刑,王岐山親信、中紀委高官董宏被抓。這兩個案子都讓人聯想到,習近平和王岐山的關係,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甚麼?

原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10月5日對自由亞洲說,習近平和王岐山的關係很微妙,王岐山在中共黨內的威望、資歷、能力都高過習,黨內實際對王岐山是既恨、又怕、又佩服他。而習近平要一人獨大,不能容忍其他人威脅到他的地方,但同時一些複雜的事情又要依賴王岐山,因此,習對王的態度,是又要用他,又要防止他造反。

蔡霞也透露,王岐山和任志強早就因為政見上存在根本不同,鬧掰了。而紅二代內部,其實也是分裂的,一部份關心民族前途,一部份希望維護特權。

另外,在專訪中,蔡霞也透露,習近平有所謂「收復台灣」的野心,特別是成為中共的「一尊」之後,他特別注意自己的歷史地位,而他又有所謂「大一統」的觀念。所以蔡霞的意思是,習近平想打台灣的主意,想靠拿下台灣,來實現自己的政治野心,給自己豎立一個在黨內可以標榜的「歷史地位」。

但蔡霞警告說,如果選擇武力攻打台灣,那這種熱點戰事,它是有可能掉過頭來,引發軍隊內部的變故,發生政變,這是有可能的。

因此,習近平想武統台灣,他也必須解決「兵變」的隱憂。

【美關注台海安危 蓬佩奧:跟中共別跪! 機器狗參軍】

特別是,6日在日本東京,參加印太地區四方安全會談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如果中共進攻台灣,美國會想方設法去緩和區域緊張,不會袖手旁觀。

蓬佩奧還提到,中共擾亂四鄰。除了台灣,日本在釣魚台列島也要頻繁升空應對中共軍機,在喜馬拉雅山的中印邊境,共軍採取「以力服人」的做法處理邊境問題,他說這不是大國該有的行為。而美國認為,「綏靖」不是解決問題的答案。

如果每次中共對世界各地採取行動,各國都是下跪來應對,那到頭來他們會發現,自己不得不頻繁下跪,因此,美國現在與盟友對中共展開嚴肅反擊。

蓬佩奧並強調,世界一直處於中共威脅之下,現在到了認清的時候了,接下來,美日澳印的外交合作,會擴大到其它國家,以便在印太地區,建立起安全保障架構。

與此同時,美軍裝備也在不斷升級。7日我看到一則報道,說是美軍引入了一種四足機器狗,目前已經參與了美軍的演習。這種機器狗能夠與人類並肩作戰,可以執行防禦任務,並且偵察敵情。

美軍正在推行一種「先進戰鬥管理系統」(ABMS)的高科技戰鬥方式,這機器狗只是其中的一個小小參與者,這個系統中還有更多先進的武器。

【海外爆料病毒內幕 閻麗夢父母被抓】

在7日節目的最後,我們再關注一件事。就是在海外爆料中共病毒內幕的閻麗夢,她10月5日證實,由於自己在海外的活動,自己的母親已經遭到中共抓捕。

據說,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知道這件事後,當場很生氣,表示願意儘可能幫助她。其實閻麗夢的父母,此前已經遭受過中共公安的威脅,父母還懇求過她回國,這說明,她的父母很可能與閻麗夢的爆料行動,並無關連,中共的逮捕,是非法的「連坐」行為。而這種事,在中國大陸,已經發生太多。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可以息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的時候,不要忘了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在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