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8號,星期四,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我們要來討論昨天(7日)晚上的副總統辯論。副總統辯論在過去一向被視為雞肋,但7日這場不一樣,我覺得說它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副總統辯論也不為過,原因就在於,這場辯論實際上具有雙重意義:一方面這次辯論涉及到彭斯和哈里斯是否會給自己的總統競選人加分的問題,另一方面這場辯論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看成是2024年總統大選的一次預演。

因為彭斯一直被視為下次大選的最有力競爭者之一,而拜登至今對自己如果當選會否在2024年尋求連任隻字不提,所以哈里斯實際上已經被視為民主黨下屆大選的儲君。

首先簡要說說7日的整體情況。相比起第一場辯論,7日的主持人表現可以說非常好,不能說她在議題設置上一點偏向都沒有,但整體上她對辯論節奏的掌握,以及在時間有限的前提下,給予雙方儘量充份表達自己的觀點,做得非常好,這使得整場辯論基本清楚地呈現了雙方分歧所在,以及各自優勢與短板所在。從這個角度講,這是一次成功的辯論。

至於彭斯和哈里斯各自的辯論策略和現場表現,基本上沒有脫離事前大眾輿論的預判。彭斯採取了穩健的防守反擊策略,而哈里斯顯得更具進攻性。所以表面上看起來哈里斯比較咄咄逼人,似乎更勝一籌。但仔細回顧一下就會發現,這實際上是一種錯覺。

我們客觀地說,哈里斯在辯論的技巧、說話的節奏,適當的加入煽情因素等方面延續了她一貫的發揮,可以說她基本上表達了民主黨的競選主張,也給彭斯造成了相當的壓力。

但最大的問題也就出在這裏:民主黨的政綱有先天殘疾,即使像哈里斯這樣能說會道之輩,也難以自圓其說,被迫幾次迴避問題不答。

下面我們就詳細討論一下這場辯論最主要的議題和雙方的得失,朋友們可以自行得出誰贏誰輸的結論。

中共病毒疫情:哈里斯猛攻 彭斯穩守

辯論的第一個議題就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這個話題其實對哈里斯是相對有利的,因為「應對疫情不力」一直都是民主黨最主要的火力點。

哈里斯明顯有備而來,一開口就是一通猛攻,不僅列舉了一大堆數據,更指控特朗普總統有隱瞞病毒威脅,誤導大眾的嫌疑。然後順勢陳述了拜登如何應對防疫的主張,比如要全面測試,加強醫療設備生產和研發疫苗等等。

彭斯也不是吃素的,首先拿出一個事實,說特朗普在美國病例不足5例的時候就果斷關閉了中國人入境的通道,拜登當時還大力反對。並且特朗普在應對疫情方面卓有成效,他舉了疫苗的例子,說今年底就會看到大批疫苗被生產出來。就在這個時候,彭斯給出了一個非常有力的反擊,他說你們列舉的那些應對疫情方案,全都是我們已經做了的,你們只不過是在抄襲。

這個回答讓哈里斯出現了第一次迴避,她不再提拜登的方案,而是以攻為守,繼續追打特朗普淡化病毒威脅的問題。彭斯在這裏略顯被動,他說特朗普總統是按照福西博士的建議在行事。

這個回合的交手,哈里斯明顯呈進攻態勢,彭斯雖然處於守勢,但並沒有亂了陣腳,雙方可以說各有得失,哈里斯稍佔上風。

健康陷阱:彭斯繞開 哈里斯野心勃勃

疫情話題的辯論之後,主持人拋出了第二個問題,說無論特朗普、拜登誰當選,都面臨著在未來4年中出現無法履行職務的問題,你們作為繼承人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是美國大眾一直都在討論的熱點話題,也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主持人在這個場合針對兩位繼承人拋出一個明知故問的問題,可以說就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陷阱,因為無論怎麼回答都非常不合適。你說我早有準備,很容易會讓人覺得你原來在盼著老闆早點死,然後自己好接替。你說我沒有任何準備,又會讓人感覺有點太虛偽,而且顯得很不稱職,因為拜登和特朗普的健康問題是明擺著的。

實戰的結果是,厚道的彭斯幾乎是本能地避開了這個陷阱,而哈里斯則毫無覺察地掉了進去。

為甚麼這麼說?我們看到這個問題是被先拋給彭斯回答的,但彭斯完全避開了這個問題,他直接說我需要對哈里斯剛才提到的疫苗問題補充說明,然後就強調我們即將獲得創紀錄的疫苗,斥責哈里斯和拜登破壞公眾對疫苗的信心,甚至還舉出了豬瘟蔓延的例子來證明拜登應對疫情的無能。

哈里斯在這個時候充份顯示了她的野心和不成熟。她怎麼回答的呢?她先從自己的家庭開始,以明顯煽情的語調敘述自己的成長經歷,如何通過奮鬥一步步走到了今天,還簡要回顧了一下自己的主要政績,明顯暗示自己完全有能力,也做好了隨時接班的準備。

這是一個極其鮮明的人品對比,幾乎讓人在一瞬間看到了彭斯的厚道仁義與哈里斯的野心勃勃。彭斯是老牌政治家,對副總統這個位置的敏感性豈能不知?他不回答,是因為不想回答一個對他來說非常殘酷的問題,即使這只是一個假設的問題也不行。在他看來,這是一個人性道義問題,而不是一個簡單的官僚程序問題。

哈里斯則不然,她表現出來的就是一個職業政客的冷漠,她甚至連「不願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之類的客套話都沒有說,就直接來了一個我會擼起袖子加油幹的表態。我甚至覺得拜登看到這裏可能也會忍不住在默念一句:我還沒死,你急甚麼?

這是哈里斯本場辯論的第一處重大丟分,而彭斯可以說是以不回答的方式給出了最好的回答。辯論不僅是比口才,更要比人品。這一輪交鋒可以說是彭斯完勝。

經濟問題:彭斯明顯發力 哈里斯失誤

接下來雙方開始聚焦經濟、就業和能源問題,這是特朗普政府的得分點,彭斯明顯開始發力。他主要集中在兩個問題上發動攻勢,一個是拜登的經濟政策非常失敗,包括他的加稅政策,另一個就是綠色新政。

這兩個問題是屬於我們剛才提到的、民主黨政綱先天殘疾的最致命弱點。哈里斯在這裏再次出現重大失誤,她先說拜登如果當選就會廢除特朗普的減稅政策,然後增加很多投資來拉動經濟。投資在哪些方面呢?哈里斯特別指出了基建,然後許諾給學生貸款大幅減免甚至免費。

話說到這裏大家有沒有覺得有點熟悉的感覺?是的,這套做法並不新鮮,實際上就是照抄了中共的「鐵公基」經濟刺激和北歐式社會主義高稅收高福利的工作。那這麼多的投資和福利,錢從哪裏來呢?當然就是大幅加稅,哈里斯還特別說明,只針對年收入40萬美元以上的富人徵稅。

彭斯的攻擊點打得非常準,他馬上就抓住了哈里斯的問題所在,說數據顯示特朗普的減稅政策給美國的每一個四口之家平均節省了至少2000美元的稅款,你剛才說拜登當選要廢除特朗普減稅政策,那麼可以說美國所有的家庭都會受影響。

接著彭斯在能源問題上猛攻哈里斯力挺的綠色新政和拜登反對的水力壓裂,兩個問題彭斯都反覆強調了好幾次。綠色新政的荒唐早就名聲臭大街了,連拜登在第一場辯論的時候都不得不公開切割,說我的能源政策和綠色新政不一樣,這個我們就不囉嗦了。

大眾相對比較陌生的是這個水力壓裂。水力壓裂是一項能源技術,主要用於開採頁岩油和頁岩氣。這項技術早在10年前就被廣泛應用,因為美國有非常豐富的頁岩油儲量。但奧巴馬政府在左派非常極端的環境保護壓力下,於2014年全面禁止頁岩氣的開採,頁岩油也大受影響。結果就是美國自廢武功,自己有能源不開採,然後反過來花大價錢去中東購買,處處受制於人。

特朗普總統執政後廢除了這個愚蠢的政策,美國馬上就做到了能源自足,不但自己夠用,還反過來出口石油。結果就是美國增加了大批能源產業就業機會,美國公司大賺一筆,而且國家能源命脈不再受制於人,簡直就是「雙贏就是特朗普贏兩次」的一個典範。

哈里斯和拜登最大的問題就是,耍嘴皮子很厲害,說起來天花亂墜,畫出很多大餅很誘人,但他們都基本不懂實幹,所以他們實際上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自己的經濟政策和能源政策,一說到這些話題就是回歸奧巴馬政策。不僅這些,甚至包括伊朗核協議和巴黎氣候協定等議題,哈里斯都是一句話來回應:我們將回到奧巴馬時代

但奧巴馬政策的失敗早就被美國人詬病不已。奧巴馬兩屆任期內美國的經濟增長平均只有1.48%,是美國歷史上唯一一個經濟增長從未超過3%的總統,而且政府還增加了超過10萬億的外債,以至於2014年奧巴馬被評為美國戰後最差總統。

從經濟議題開始,彭斯就連連得分,包括雙方都很重視的中共問題。

中共問題:哈里斯失準 彭斯犀利反攻

哈里斯在中共問題上不能說沒有用心準備,但她用力過猛,而且失去了準頭。用力過猛是指她在發言中為了攻擊彭斯而接連出現常識性錯誤。她先說美國是貿易戰的失敗者,這顯然是一個違背了基本事實的說法,絕大部份美國人都不會認可。而她自己投下贊成票的對中共在新疆和香港侵犯人權實施制裁的事情,居然沒怎麼提,這就是失去準頭了。

然後她又說擊斃伊朗恐怖頭子蘇萊曼尼是錯誤的,因為引發了伊朗的報復,導致很多美軍出現頭疼的症狀等等。

這簡直就有點搞笑了。要知道蘇萊曼尼是殺死了至少數百美國人的罪魁禍首,伊朗在他死後發動報復性導彈襲擊,其實事先通過伊拉克通知了美方,結果美軍沒有一個人死亡。要知道反恐是一場戰爭,如果說讓部份美軍士兵付出頭疼幾天的代價就能換來擊斃一個恐怖組織頭子,我想可能所有的美軍都會非常樂意多頭疼幾次。

彭斯的攻勢在這個時候進入爆發狀態,他非常犀利地反擊說,拜登在任的時候連貿易戰都不敢打,白白看著中共佔美國便宜,拜登就是中共的啦啦隊。

然後他列舉美國人質凱拉·米勒被殺事件和特朗普消滅ISIS為例,斥責正是奧巴馬和拜登的軟弱綏靖政策養癰遺患放縱了ISIS,還揭穿拜登不但反對擊斃蘇萊曼尼,甚至昏庸糊塗到反對擊斃本·拉登。

這幾記重拳打得哈里斯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她明顯開始生氣,有點失去了理智,反覆說我不會讓你在這裏教訓我,然後拿特朗普不尊重軍人的假新聞來抵擋。

大法官議題:彭斯攻擊達頂峰 哈里斯迴避

接下來在最高法院大法官議題上,彭斯的攻擊達到了全場辯論的頂峰。

哈里斯先是表示自己支持墮胎,然後引述了林肯總統的例子,說應當在大選結束後由新總統任命大法官。

彭斯毫不客氣指出胎兒也有生命權,特朗普總統正是在保護生命。然後他質問哈里斯,說你們揚言當選後就要增加大法官數量,你們每次都是這樣,贏不了了就要修改規則。而隨意增加大法官數量這是違背憲法的,請你當眾說清楚你們是否真的想要這樣做。

這是非常凌厲的攻勢,因為隨意增加大法官數量不但違憲,而且等於破壞了三權分立的立國根基,事關重大。哈里斯再無法無天,至少在這樣的場合下也絕不敢公開說要和憲法以及建國原則對著幹。

結果我們就看到,哈里斯對此只能再次迴避,顧左右而言他。但彭斯毫不放鬆,接連追問哈里斯說你沒有回答問題。哈里斯沒法回答,只能一躲再躲,被追急了只好又打種族牌,拿大法官中沒有非裔人士來抵擋。

但所有觀眾在這裏都看清楚了,拜登和哈里斯如果當選,美國的憲法就有被亂改的危險,美國將不再是美國,美國真的可能就會變成一個社會主義的國家。

其它大致呈膠著狀態

其它在種族歧視、權力移交等議題上,雙方互有攻防,大致呈膠著狀態,但彭斯比起辯論剛開始的時候明顯主動了很多,甚至直接拿出特朗普剛剛解密的監聽門、通俄門例子,直接說你們一直在尋求顛覆2016的選舉結果。

最後問題:彭斯總統級表現 哈里斯像拉票員

在辯論最後,主持人拿出了全場唯一一個觀眾的問題,一個高中生提出了美國社會的分裂。彭斯對此的回答大氣包容,堪稱完美,他舉例說去世的大法官金斯伯格和同事立場完全對立,但雙方在生活中一直保持非常良好的友誼。他說就像我和哈里斯今天的辯論,我們無論分歧有多大,都能夠最終團結在一起,相信美國人都能夠做得到。

這個回答充份體現出彭斯的人格魅力和政治胸懷,而哈里斯的發言則強調拜登擅長調和矛盾,繼續為拜登拉票。這樣一對比,雙方的眼界、格局可以說高下立判。如果說這場辯論就是2024總統大選的預演,我覺得彭斯的表現,的確是一個總統級的表現,而哈里斯的表現,更像是一個拉票員。

好的,今天就討論到這裏,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面書專頁: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