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日起,以迄十月一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格斯(Morgan Ortagus)每天在推特上發送一則關於中共恐嚇、迫害西方媒體記者的記錄,已經連續發了十則。

這些恐嚇紀錄,包括中共不喜歡澳洲記者馬修・卡尼(Matthew Carney)有關新疆的報道,甚至揚言要拘留他14歲的女兒。奧塔格斯說,「中共針對調查記者的令人不安行為,可以追溯到數年前,它必須停止對在華外國記者的威脅、恐嚇和騷擾」。

中共偽政權歷七十載,充滿鬥爭、仇恨、謊言和恐懼,慣以「一言堂」宰制思想,嚴控人民言論。很多中國人都深感無奈:共產黨允許你說話,你才可以說話;黨讓你說甚麼話,你就必須得說甚麼話,因為黨的政治紀律永遠管著你。中共不僅嚴格管控國內言論,也妄圖箝制國際媒體的報道內容。

中共素來不尊重新聞自由,限制記者採訪、恐嚇消息來源和監視記者的電子設備,這種惡行已經持續多年。受害者包括法新社、VOA、美國網絡新聞媒體公司Buzzfeed、《赫芬頓郵報》(HuffPost)與CNN的記者。實際上,中共對自由新聞越來越敵視。

今年二月,中共驅逐了三名《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只因他們針對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做了廣泛報道。三月份,它再驅逐幾乎所有《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媒體的美國記者,聲稱是為了報復美國給中共官媒人數設定上限。中共嚴厲禁止媒體發表任何北京領導階層的內容,當彭博社報道習近平家族的財富後,它立即封鎖了彭博社。

中共的狼性大發,橫蠻無理,不僅限於海外媒體。一場源自武漢的肺炎瘟疫,因中共蓄意隱匿與造假而席捲全球后,它「戰狼」的倨高姿態表露無遺,頻頻利用經濟、網絡與外交等手段,藉著軍事演習以擴張勢力或挑起爭端,意欲以其獨裁專制取代西方民主自由的企圖昭然若揭,使它在國際上日益陷入孤立。

讓世人驚訝的是,中共卻不畏眾議,從不收斂歇手。數個月來,中共以「國安法」打壓香港,軍機艦艇武嚇台灣,與印度爆發流血衝突,在南海發射東風導彈,多方挑釁凸顯了它窮兵黷武的稱霸野心;中共還強迫內蒙古學校授課改採漢語教學,新疆集中營關押了上百萬人;強迫西藏人進入「培訓中心」,從事廉價勞動,如同「新疆再教育營」翻版。它一連串的倒行逆施,引來了國際社會諸多譴責。

面對嚴峻疫情,澳洲政府率先呼籲,對病毒起源進行獨立的多邊調查。中共駐澳洲大使公開威脅稱,澳洲推動調查會招致中國抵制澳洲農產品、中國遊客不再造訪澳洲,父母也考慮不送孩子去留學等。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立即對中共以經濟手段脅迫澳洲的惡行予以反擊,表示澳洲要求獨立調查疫情乃屬合情合理;澳洲聯邦貿易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則強調,澳洲不會因此而改變立場。

其後,中共毫不掩飾狼性,對澳洲出口採取懲罰報復,徵收一系列選擇性關稅。澳洲駐美國大使辛納迪諾斯(Arthur Sinodinos)強調,除了與中共對抗之外,澳洲堅守原則,沒有別的選擇,已經準備好承擔相應的經濟代價。

中共對於世界上每個批評它疫情的國家,都發出了類似威脅,非始自今日。長期以來,中共一向以其14億消費者為人質,要挾各國企業。去年底,在香港「反送中」活動期間,中共就曾以「中國消費者抵制」為武器,恫嚇那些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企業,包括以中止與侯斯頓火箭隊的合作關係來恐嚇NBA,脅迫火箭隊總經理莫利(Daryl Morey)道歉。

從歷史上看,在文化大革命時,中共灌輸黨魂、爆發狼性,使人性喪失殆盡、魔性氾濫成災,以至出現了父子互鬥、夫妻成仇、師生反目、親友告發等荒謬情事。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更把豺狼黨性推到登峰造極。污衊陷害的造謠、高額金錢的引誘、暴力手段的鎮壓,激發了人性中醜惡的一面。無怪乎凡智者皆稱中共是嗜血狼性的邪靈,假披人皮,禍亂世間。

中共的狼性本質,摧毀了正統的倫理道德與普世的價值取向,泯滅了良知善性,變異了思想行為,從而引發的信任危機、經濟衰敗與社會崩壞,把中華民族推向災難的無底深淵。物極必反,目前中共遭到全球抗共聯盟圍剿,陷入了四面楚歌的險境,面對舉世的攔路堵截,中共瀕臨死亡絕地。就連它體制內人士,也看到了中共的末日景象。

紅魔亂世,豺狼橫行。世人不可忌憚於中共張牙舞爪的兇殘樣貌,必須認清它的狡猾多變與色厲內荏的脆弱一面。澳洲政府秉持公理、不畏強權,正是對抗霸道專橫者的態度典範。人們都能堅持正義良知,無懼邪惡恐嚇,就能擺脫紅魔陰影,迎向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