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新疆政府不僅邀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印度、印尼、巴基斯坦等12國駐華使節和使節代表到新疆參觀訪問,而且還允許路透社等一小批外國媒體進入飽受國際社會詬病的新疆喀什、和田和墨玉三個「再教育營」採訪,意圖向記者們展示與此前外媒報道的不一樣的情形。

根據2018年外媒的披露,上百萬新疆少數民族被拘押在條件惡劣的「再教育營」,接受中共的洗腦,一些人還遭到酷刑折磨,一些人死亡、失蹤。對此,聯合國和西方國家都予以了強烈譴責,美國國會更有議員提出要對新疆一把手陳全國和相關官員、公司進行制裁。顯然,為了平息國際上的負面輿論,扭轉外界的看法,中共安排了這場「參觀秀」。

海外中文媒體美國之音援引路透社的報道稱,在記者被允許參觀的課堂上,經常是學生們載歌載舞。在一間教室,學生用英文唱著「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這似乎是專門為了記者的參觀而安排的。記者還在中共官員的帶領下參觀了烹飪、繪畫、美髮等課程,以及學生宿舍和食堂。

一些學生在官員的陪同下接受了記者的短暫採訪,所有受訪者都稱是自願前來培訓中心,他們的回答聽上去跟官方的所謂「去極端化」的宣傳口徑十分雷同。一名叫希爾艾力的學生說:「你現在看到我們的學習情況。我們都是自己認為有問題,剛好黨和政府舉全國財力免費為我們提供這種學校。我們說這是黨和政府關心我們,我們自願來的。所以……我們很自由。」還有一個叫汝孜買買提的學生說:「我們不需要手機。我們甚麼時候想跟家人打電話,我們宿舍會給我們安排電話。如果我們帶手機的話,可能影響我們的學習,所以我們這裏不用帶手機。」

他們很自由?他們是自願的接受洗腦?他們每天都載歌載舞?他們不需要手機?中共營造出的虛假「快樂」,誰信呢?只不過再一次暴露出色厲內荏的中共,為了掩蓋謊言,為了不被制裁,不得不做點表面文章。

而這樣的表面文章並非是中共第一次使用。在過往近二十年的鎮壓法輪功中,中共也曾多次使用。比如遼寧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因此成為執行江澤民「精神上摧殘,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法輪功政策的急先鋒,全國多家勞教所前往參觀學習。2013年4月7日大陸媒體曾發表《走出馬三家》的報道,揭露了馬三家對被關押的女性、主要是法輪功學員進行的慘無人道的酷刑,如「小號、包夾、卡齊、電擊、死人床、老虎凳、大掛」等。相關影片上網後,半日內熱播五萬多次,民憤沸騰。

十多年來,馬三家的罪惡不斷在海外媒體披露,遭到了外界的批評。為了平息批評和欺騙世界輿論,馬三家也多次邀請海內外媒體參觀,作秀欺騙世界。在參觀前,除了美化環境外,馬三家還將一切堅定的被迫害的老弱病殘以看電影為由,天不亮即騙至少管所,將其被褥全部鋪在床上,一切物品塞入庫房,造成這部份人在外界眼中不存在。

此外,馬三家還安排好了眾多接受記者訪問的「演員」,教給其符合「黨和國家政策」的冠冕堂皇的說辭,更以「立功」、減期、早日回家等好處為誘餌誘導這些人表演聲淚俱下的「感恩」鬧劇,對記者謊稱這裏如何之好、警察待她們如何之好。而這一天食堂的伙食也會變得很好,由平日裏廉價的豆腐、甘藍、窩瓜,枯草般又老又黃的水煮芹菜變成炸魚、雞蛋湯,待晚上來訪者走後飯菜又恢復原樣。

這與今日記者們看到的新疆「再教育營」的場景何其相似!只不過換了演員,換了地方。

如此登峰造極的作秀,與當年納粹德國欺騙國際社會的手段如出一轍。1944 年6月,在納粹有組織屠殺猶太人的信息被披露後,國際紅十字會受託前往納粹集中營調查,納粹於是開放了德國境內的特萊森塔集中營。在這個集中營中,紅十字會官員們看到了一片美麗的景象,裏面有咖啡廳和商店,煥然一新的房屋,甚至還有帶音樂亭、花草的廣場。客人們高興地享受著孩子們的歌劇表演,沒有人相信,這裏是納粹屠殺計劃的一部份,那些猶太人將很快面對群體滅絕。

這場愚弄成功地欺騙了西方世界,以至於納粹又製作了一部關於此集中營的宣傳片,顯示猶太人得到的第三帝國的「溫暖關懷」。但影片拍完後,製片者和大部份演員很快就被送到奧斯威辛死亡集中營滅口。

與當年納粹成功欺騙世界不同的是,現在中共的邪惡和虛偽已越來越多地被世界認識到,那些被中共邀請去參觀的他國政府官員和記者,沒有一個人會被假相所蒙蔽——除非他們中有罔顧良心、願意為中共站台者。中共再怎麼折騰、再怎麼給自己漂白,也只不過給國際社會添一些笑料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