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苗禮治(Peter Millett)男爵周五(9月25日)向傳媒表示,因身體不適宜長途旅行,將不會再到香港審案。這是繼本月初另一位非常任法官施覺民(James Spigelman)辭職後,香港終審法院外籍法官的又一次異動,同時也再次引發外界對外籍法官全體辭職的擔憂。

對此,苗禮治在接受《明報》查詢時也承認,「可能會走到那一步,就是全體海外法官都請辭」,但他「希望這不會發生」。

苗禮治從2000年開始出任香港終院非常任法官,並在2018年續任3年至2021年7月。儘管苗禮治稱施覺民請辭「不智」(unwise),但他仍選擇在施覺民辭職獲准一周後明確表態退出。此前一周他在回覆《明報》電郵時就說,他兩年前已經從終院退休。

施覺民在9月18日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訪問時表示,他從終院辭職的決定,與北京實施的「港版國安法」有關。他的辭職,比他在2022年7月的任期提早了兩年。

路透社報道說,香港終審法院的外籍法官一直是香港法治的象徵,而且香港《基本法》強調司法獨立。但根據從6月30日開始執行的「港版國安法」規定,針對觸犯國安法的案件,由特首決定選擇法官;並且林鄭月娥之前曾表示,香港沒有立法、司法和行政的「三權分立」,而只有「三權分工」。

ABC的報道認為,施覺民辭職,就是在林鄭的這番表述之後,她的言論引發了香港司法界的恐懼,因業界人士本來就對「港版國安法」對香港法治的侵蝕感到擔憂。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當時就表示,施覺民可能不會是最後一個辭任的外籍法官。

《明報》引述港大法律學院公法講座教授陳文敏說,海外非常任法官願意到港是因支持香港的法制,但當香港法治不彰、司法獨立不能維持時,他們自然不願再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