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前立法局議員薛浩然:港版國安法為何引國際反對?一小撮人變社會震盪;法律應便利市民免於恐懼;三權分立是事實,辯證一國兩制50年不變;新作《香港馬照跑》,相信香港仍有言論空間;占卜香港未來仍處衰勢,港人夾縫智慧生存有希望。(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前立法局議員薛浩然:港版國安法為何引國際反對?一小撮人變社會震盪;法律應便利市民免於恐懼;三權分立是事實,辯證一國兩制50年不變;新作《香港馬照跑》,相信香港仍有言論空間;占卜香港未來仍處衰勢,港人夾縫智慧生存有希望。(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暫別《珍言真語》三個月的前立法局議員薛浩然再次接受節目專訪,談及當前香港是否為「三權分立」引發的爭議。他表示,香港遵循《基本法》,對照英、美憲法甚或中國憲法及中國數千年的歷史觀點,「三權分立的存在持之以恆」。他憂心林鄭等政治人物「搖旗吶喊」式的宣稱香港無三權分立,是對下一代及年輕人的一個「另類的洗腦」。

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和特首林鄭月娥近日先後表明,香港沒有「三權分立」,引發各界爭議。前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香港憲制是一個混合體,既有「三權分立」也有「行政主導」的元素。他質疑林鄭此舉是想主導公眾論述,「令大家接受行政長官擁有最高權力,矮化司法部門和立法機關監察行政部門。」

薛浩然則認為,香港依循《基本法》,特首為最高領導人,但對照英美憲法甚或中國憲法,「比較之下,那麼我們知道究竟『三權分立』這個具體事實,是不是成立。」

熟稔中國歷史的他還指出,在中國數千年歷史中都可以找到「三權分立」的足跡。「皇帝的權責都不是最大的,王權年代或在封建時代,皇帝權責都有掣肘的。」他說:「『三權分立』這個存在持之以恆。」

對於林鄭及官員高調宣稱香港無「三權分立」,薛浩然顯得憂心,「我最擔心就是,這對我們的下一代或者對年輕人,是一個另類的洗腦。」

「立法章 以利民」 法律清晰易懂 民眾免於恐懼

暫別三個月,恰是香港進入最動盪的黑暗時期。薛浩然表示,「港版國安法」的出台導致香港社會出現巨大的變化,「很多人都心存畏懼,很多時候有些話都不敢講了。」

「港版國安法」條文用詞模糊,令港人無所依循,深怕不覺中陷入囹圄之災。香港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曾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港版國安法」內容滿佈虛字,沒有客觀標準,完全是模稜兩可、含糊其辭。

薛浩然則提起港英時代,立法局接見民眾的地方立著一塊匾額「立法章,以利民」。「法律的語言應該是通俗、平易,而不是艱澀,這樣才能夠達到法律的目的,能夠眾所周知,讓大家都知道、明白,才能夠達到守法。」他強調,法例條文清新的目的就是「使大部份的人免於恐懼的自由。」

「港版國安法出台之後,引起這麼大的社會震盪,這個震盪不僅僅在本地,也都使世界震盪,所以我覺得很奇怪。」薛浩然說,每個國家都立有國安法,為何西方世界會有這麼大的反響呢?

他認為,美國因意識形態,反對「港版國安法」,是可預見的。作為美國盟國的「五眼聯盟」反對港版國安法,也令人不意外。但「歐盟國家、瑞士、德國、法國、荷蘭等等這些國家,為甚麼都異口同聲,對港版國安法表示不滿呢?一定是有理由的。」

「我希望有關當局,包括政府、《基本法》香港的諮詢委員會委員,能夠去澄清一下,以釋天下之疑問。為甚麼別人同樣是這個法例,為甚麼這麼多人有問題呢?」

港版國安法針對小撮人? 無疑是大錘錘花生

此外,港版國安法出台後,香港街頭抗爭也隨之減少,「深藍」人士則以此強調,港版國安法「沒關係的,只是針對一小撮人」。薛浩然則持不同看法,「我覺得立法的原則應該不是這樣,對吧。一條法律的出台,目的不是針對一小撮人的嘛。」他形容這無疑是,「用一百磅的大錘去錘一顆花生吃。」

薛浩然身為現任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主任,鄉議局門口掛著紅色的牌子「堅決支持港版國安法訂立」,「我覺得這個沒有問題,因為甚麼呢?一個國家要維護自己國家的安全,立法,無可厚非。」

他認為問題在於法律的本身,「問題是那個內容是甚麼?好像說『神愛世人』,你是怎麼愛呢?例如你擁抱你的愛人,把她緊緊抱著,她會窒息的,對吧?」

他提起9月6日無端遭到警方抓捕的新巴司機,「說他的包裏有一個小的扳手,是個攻擊性的武器。如果這樣講,我口袋裏有一枝筆,筆也可以戳死人的,牙籤也都有過戳死人,是吧?所以問題就是,法律本身是如何執法?」

《大紀元》報道依舊 香港尚存言論自由空間

闊別三個月,薛浩然帶來新書《香港馬照跑》,講述香港的賽馬歷史和賽馬文化。此外他也預告自己將開設YouTube節目《薛浩然之自由談 Kingsley Sit’s Free Talk》(https://youtu.be/HcO4mFe7M6g)談論當下時事以及歷史、文化與傳統。

「在期間我也想過是否以後都閉口不談呢?我覺得既然香港是個言論自由的社會,就算現在港版國安法出台,都沒有說要禁止言論自由,是吧!所以我覺得香港需要一些多元化的聲音。」

薛浩然表示,香港《大紀元》提供了一個言論自由的平台,讓持不同主張的人士都可暢所欲言,且各自尊重彼此的政治立場,「我覺得在《大紀元》裏面,我的談話都很自由,很開放。」

港版國安法推行後,香港的言論與新聞自由幾近消失殆盡,然而薛浩然認為獨立報道、反共立場鮮明的《大紀元》迄今未受影響,顯示香港仍尚存一絲言論自由的空間。「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香港還是允許有不同的聲音,言論自由這片地可能沒了一塊,但仍然還是有一個空間的。」

占卜香港未來仍處衰勢 港人夾縫智慧生存有希望

近來,薛浩然為香港前途卜了一卦,顯示香港處於「衰勢」。他解釋,處於「亂世」還能擁有機會,如所謂的「亂世英雄起四方,有槍都是草頭王」,但「處於衰勢裏面,你做甚麼都是四處碰壁。」

他引用北宋歐陽修所撰《新五代史》,52年裏經歷五個朝代、八個皇帝,如同今日香港,「很亂的,他說那個世代是一個衰勢。」不過他相信聰明的香港人始終能在「夾縫裏面生存」,靠港人的努力,依然能夠擁有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