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施覺民9月2日提出辭任,特首辦稱其無提及辭任原因,但澳洲廣播公司(ABC)引述施覺民所言表示,其辭任與國安法立法內容有關。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今日(9月21日)認為,事件有3點不尋常,形容事件令人非常憂慮,「敲響很大的警鐘」。

張達明接受港台節目《千禧年代》訪問時表示,施覺民的辭任有多個不尋常之處,第一是他並未說明辭任原因,這是第1次有法官不是因為健康或者能公開表達的原因而辭任。第二是司法部門無任何聲明講解,如果法官因為與政治或國安法無關的原因辭任,相信司法部門會有解釋。第三是特首林鄭月娥只簡單地刊憲表示撤銷任命,無表揚施覺民過往對香港的貢獻等基本禮儀說法。

他又指出,近期政府推「港版國安法」,加上「香港無三權分立」的言論,遠至2014年國務院白皮書將司法獨立講成要和政府配合、合作,保護國家利益等層面,政府和北京一連串的說法和舉動,都動搖了香港的司法獨立。

今次施覺民辭任一事,張達明認為會影響國際對香港司法獨立的信心,但如果只是單一事件,負面影響仍可控制,希望不會「陸續又來」。他形容事件「敲響很大的警鐘」,希望政府和北京能做正面的事,顯示香港仍能保持原有的司法獨立和法治。

政府早前發聲明回應,強調香港有司法獨立。張達明認為聲明並不足夠,現時最大的問題是北京對司法獨立的詮釋與香港不同,正如早前有大陸官員稱香港的司法獨立是指法院有獨立審判權,大陸也認為他們有司法獨立一樣。

有人提出,近年終審法院審理有使用中文的趨勢,建議考慮引入新加坡資深法官出任非常任法官,張達明表示,《基本法》訂明聘用法官主要並非考慮語言問題,而是專業能力,香港自移交以來,委任的非常任法官都是澳洲、英國和加拿大等地獲國際認可的傑出人才,相對而言,新加坡法官質素未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