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許多香港被捕人士的電子設備被港警運往中國,中共試圖破解內部資料,找出2019參與、支持反送中運動相關人士的人際聯絡網。學者認為,這代表香港已經往中國的電子監控和審查方向前進,無論從形式上、法式上,已正式成為中國大陸的一省。

根據《華盛頓郵報》報道,許多香港被捕人士電子設備陸續運往中國,由專家破解、提取裝置內的資料,並以蒐集得來的資料進行調查。因為香港警方認為,2019年的抗爭活動是經過策劃的,因此想完全找出民主派及公民社會的連結。報道指,香港自由的互聯網,已開始受前所未有的限制。

報道形容,這種「電子清掃」(digital sweep)反映香港當局在「港版國安法」下運用的新權力。

台灣國策研究院行政總裁、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分析,中共對香港是採取一連串非常有邏輯的步驟,一步步收回、緊縮,在全面掌控香港,直到實質大陸化,早已有審密安排。

郭育仁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談到,從去年中共人大開始討論「港版國安法」後,中共早已做了非常多的準備。他舉例,例如公佈港版國安法前,中共已經介入香港海關事務,包含入關時採生物跡證,包含指紋、瞳孔、照片等,先掌握所有人的生物資訊。這是將香港一步步大陸化的步驟之一。

港大陸化4步驟 最後才立法

將香港大陸化有幾個重要步驟,郭育仁說,中共不是法治國家,因此與一般民主國家的做法大相逕庭,先佈局破壞內部體制、抓捕,包含人流、金流、資訊流、貨物,這4項中共一定會抓得非常緊,最後一步才是立法動作。事實上「港版國安法」公佈之前,中共早佈局完成。

等到立法完成,現在等於是光明正大的實施「數位威權」,只要了解中共思維以及習性,就會知道這是其慣用手法。郭育仁坦言,「香港已經正式大陸化了。」

他進一步表示,2020年底,港府開始大規模逮捕民主派人士,香港警方逮捕了53位政治參與者,包括泛民派立法會與區議會議員、學者專家,還包括美國籍的律師關尚義。這讓香港整個社會的抵抗意志幾乎蕩然無存,尤其二抓二放黎智英,在媒體鏡頭前展現其腰纏鐵鍊的形象,其目的就是在消耗香港人對民主社會抵抗意志。

打擊終審庭權威 催毀港法治

此外,香港作家顏純鉤,也在媒體上撰文分析,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批判香港法庭批准黎智英保釋,就是在對終審庭大法官們施加政治壓力,打擊香港法治。因為如果終審庭判決不接納上訴,則證明終審庭不受中共威脅,香港法治還一息尚存,如終審庭在中共壓力下屈服,那香港法治最後一個陣地也就淪陷,香港法治從此嗚呼哀哉。

《人民日報》為香港一單案件發表文章,顏純鉤說,這是史無前例的事,證明中共打擊香港法治,已經當作國家大事來辦。中共此舉,不只是針對黎智英,不只是殺雞儆猴,恐嚇香港人,更重要的是打擊香港終審法庭的權威。

被捕人士 社交媒體出現異常

此外,《華盛頓郵報》在1月12日引述被捕的鄒家成提到,警方為找出他的手提電話,準備了一份由他名字註冊的電話號碼清單,當中更有他供銀行專用的電話號碼,警員連續撥打清單上的號碼,找出了他家裏3部iPhone。

報道表示,有被捕人士的電子設備被扣押後,其社交帳戶或電郵就會出現異常活動,例如正被羈押的「快必」譚得志卻重新使用Telegram,其fb管理員澄清譚沒有重開賬戶;「慢必」陳志全被捕後,社交程式也曾被入侵等。

弔詭的是,被捕人士被收手機之後,相關人士的社交網站、電郵竟然突然離奇上線,甚至連仍在拘押中的「快必」都神秘重開Telegram,要其小編出面澄清,提醒大家這不是「快必」本人。其他人則不斷收到SMS要求確認碼,反映有人有組織地嘗試破解被捕人士的手機。

資訊、金流嚴控 搜索支持民主派人士

從上述的情況看來,「未來在資訊流、金流會控制更嚴重。」郭育仁說道,因為從中可調查到人流。可以大概知道從2019年反送中開始一直到現在,支持民主派背後的勢力,以及人士有哪些,因此一定是往這方向做調查。

中共對香港民主派人士往死裏打的行為。郭育仁解析,對中共、香港建制派而言,香港反送中運動不是民主運動,而是破壞社會秩序的運動,因此以「港版國安法」達到對外懾、對內示警的作用。

換言之,2019年開始,把香港大陸化、法制化已是最後一部份,這一步完成後,普遍讓外界認為許多不可思議的逮捕行動、破壞人權等行為,就被合法化了。

郭育仁說,事實上,反送中運動已對中國人民起到示範作用,香港畢竟與台灣不同,離得太近、人流往來密度、頻繁度也非常高,中共當然不會持續放任香港持續民主運動。因此2019年反送中運動實質鎮壓,2020年將「港版國安法」法制化,已將香港從行動、法制化直到大陸化,到了2021年,香港現況就已實質成為中國內陸的一省,這就是將香港大陸化的步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