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9月1日(周二)表示,預計今年年底,美國校園內的「孔子學院」將全部關閉。隔日,又宣佈推進「中美外交對等」聲明。該聲明中表示,美方將限制駐美中共外交官的工作活動,包括中共駐美高級外交官訪問美國大學及與地方官員會面需經美方批准,中共駐美使領館在館舍外舉辦超過50人規模的文化活動須經美方批准。

90後出生、曾在中國參與學生會工作的旅美留學生傑(Jay)認為蓬佩奧提出的管控措施必要且恰當,他說:「蓬佩奧限制中領館拜訪學校、舉行50人以上的活動,實質上就是在管控中共,削弱、擾亂甚至用來顛覆美國民主自由體制活動。」

中國學生會是一個「特權機構」

傑曾認為中國學生會就是學生們自治的組織,由學生們自主管理、為同學服務。但實際參與後,他發現中國的學生會本質上就是一個「特權機構」,學生會部門和幹部之間相互奉承、利益輸送。學生會有許多福利,例如免費電影票、公費請客吃飯、公費報銷出遊,傑說:「擔任學生會幹部的同學在職位上,很快就變成另一個樣子了。」

因在中國高校的學生會經歷,使傑意識到,「中國學生會僅是中共安排到學生中的管理機構,貫徹中共意志、執行中共指令、以中共官僚腐敗規則運轉。」出國留學後,他竭力避開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The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CSSA),從來不參與,因為在中共體制下的學生會就如同中國共產黨的官僚機構。

傑進一步說明,除了學生會,中共在海外還有很多類似的組織,如中共扶植、認可的工會組織、婦女組織,還有教會、商會、僑聯,這些官方支持的某一特定的「自治」機構,其實在海外都扮演著中共黨支部的功能,執行黨的任務,嚴格控制相對應的特定群眾。他說:「美國早該對中國(共)駐美使領館在館舍外的活動進行控管了。」

目前就讀南加大(USC)研究所二年級的王涵說:「我一開始就知道中國學生會和中共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沒有加入。我碰到過一些CSSA的同學都是小粉紅。」王涵支持蓬佩奧對中共大使館提出的要求,他說:「去年十一中共還在洛杉磯舉行了升旗儀式,換位想想,如果香港人拿英國、美國國旗就被罵港獨、叛國。」他認為美方對中領館提出的限制,是對應中共在海外輿論控管的必要舉措。

中領館利用學生會進行間諜活動

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主席汪岷表示,長期以來,中共利用海外領事館控制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海外進行了許多間諜活動,此次美方對中共所提出的要求,不只是達到雙方外交平等,同時也是抑制中共假文化、教育交流之名在海外從事特務工作。

汪岷是1979年中美建交、中共執政後第一批赴美的中國留學生。他回憶當年出國前,領事館就透過學生會警告留學生們:不能接觸台灣留學生。汪岷說:「很奇怪,沒有要求我們不能接觸美國人,反而是限制與台灣人聯繫,其實這些都是政治要求。」

此外,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裏一直有中共黨的支部,汪岷說:「每周這些學生黨員都要去開會,過『組織生活』。」當然這些活動都是隱瞞校方的「地下活動」,因為當時進入美國海關填表,有一項調查是否加入共產黨,若是共產黨員就會被驅逐出境,這些身為中共黨員的學生是因「說謊」而進入美國。汪岷認為美國是一個非常注重「誠信」的國家,這些因說謊而獲得簽證、甚至是移民美國的中共黨員,將來都有可能會被驅離。他說:「尤其是那些在校園內進行組織生活、開會的留學生們,在美國進行『地下活動』是一個重罪。」

中共成立新學生會前後內幕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任務是彙報學生動態,不僅是政治思想,還包括學習和生活狀態,如學生的考試是否通過、研究課題、轉系,或者是校外打工、傾向留美找工作等等,事無大小、鉅細靡遺上交給中領館。

汪岷表示,中、美剛建交時很多留學生對美國生活都心存恐懼,連到超市買菜都要三人同行。相形之下,中領館透過學生會給予留學生們很多好處,例如提供電影錄像帶、請吃飯,公費留學生每個月還可去領館拿360美元的補助。這些福利對於當時生活貧困的留學生們而言還是很有誘惑力。

汪岷說:「不過有一年變天了,1988年肯塔基大學(UK)選出了吳方城、任松林兩位支持民主運動的學生,氣壞了中領館。」這個事件影響甚廣,後來中領館要求學生會重新選舉,甚至是另外組織一個為中領館服務的新學生聯誼會,當時媒體報道稱:中共外交官驅逐不同政見學生。中共官方控制留學生團體的內幕在世人面前曝光了。

汪岷表示,儘管肯塔基大學曾經有過一個獨立自主的學生會,但也僅是曇花一現。直至今日,中領館仍利用聯誼會控制留學生,除了給各種好處,用醫療保險、廉價機票等方式攏絡。畢業後還會安排學生海外就業機會,例如讀文科的留學生可以在大使館、人民日報海外版、中共駐外機構等地方工作;理工科的畢業生則是介紹到各研究單位、科技公司。

汪岷認為美方要求中共關閉「孔子學院」,要求中領館在館舍外舉辦大活動要申請,這些都是為了遏制中共在海外進行宣傳工作,同時控管中共在海外的各種組織活動。他認為中、美雙方的角力除了在經濟貿易之外,也上升到了資訊、科技、輿論傳播等各種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