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的王健被當地警察綁架、關押,被非法勞教1年;在天津雙口勞教所裏遭受各種折磨:不給菜吃、不給水喝,被迫喝涮墩布的髒水、被逼抽煙。他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直到離世。

在遼寧朝陽教養院,杜衛峰被用電棍電擊四個多小時後,罰站到凌晨12點,接著繼續被電擊,傳出的陣陣慘叫聲驚醒了熟睡的人們。不久,他精神崩潰、失常。

在看守所內,賀碧剛拒絕穿囚衣,堅持煉功,寫「法輪大法好」等,被警察強行戴腳鐐手銬,整整18個晝夜,吃飯、解手都不鬆開。後來她被劫持到監獄迫害,導致精神失常。

只因為他們信仰「真、善、忍」,中共將他們迫害致瘋。

接上文:中共為何將健康人摧殘致瘋(5)

遭強迫轉化 王健被迫害致瘋

王健於1979年4月出生,據親友們形容,他從小就很有佛緣。1997年的一天,18歲的王健正在寫工作,聽到母親放李洪志師父(法輪功創始人)的講法錄音,便連聲說:「媽媽,我也要學!我也要學!」

王健非常樸實、有禮貌,學業上也不用人操心,順利地考上了天津市河北工業大學英語系。

王健(明慧網)
王健(明慧網)

1999年7月,中共發動殘酷迫害法輪功,動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誣衊與造謠。王健想不明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到底錯在哪裏?他幾次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

2000年10月,21歲的王健被當地警察綁架到天津雙口勞教所裏,期間被強行「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

他還被幾個犯人強行塞到低矮的床鋪底下,遭受折磨。犯人在警察的縱容下叫囂:「當流氓都可以,就是不能煉法輪功。」

中共實施殘酷的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超過了王健的承負力,致使他出現精神抑鬱症。他的家人花錢、託人幫忙,於2001年5月才把他弄回家,可是他精神已經失常。

即使這樣,當地警察還時常上門騷擾,僅2016年一年間,就上門騷擾七次。在恐懼中,王健的病情越來越重,他沒能熬到2019年的傳統新年,於1月26日含冤離世。

遭電擊迫害 杜衛峰精神崩潰

杜衛峰,現年27歲,原為凌源鋼鐵公司熱電廠管工、凌鋼實業公司職工。1994年他參加了法輪功學習班,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得到了淨化,道德得以昇華。

被摧殘致瘋前後的杜衛峰。(明慧網)
被摧殘致瘋前後的杜衛峰。(明慧網)

杜衛峰四次被非法拘留,兩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開除公職,被朝陽勞動教養院迫害致瘋。

2003年「七一」前夕,杜衛峰僅因郵寄兩封內裝「法輪大法好」卡片的信件,被凌河公安分局金姓指導員綁架。被拘留半個月後,他再次被秘密送至朝陽教養院非法關押。

2004年2月23日,教養院的副院長金玉成下指令,對法輪功學員施行新一輪的轉化迫害。杜衛峰被視為重點之一,四大隊長戚永順指使中隊長田樹山對他施以電刑。慘無人道的田樹山將杜衛峰關進教室,斷續地電擊了一個下午,第二天清晨接著電擊。

第二天開飯時,杜衛峰眼含淚花,吃不下飯。中隊長田樹山逼迫他站起來,在食堂當眾戳著他的腦門說:「你想吃就吃,不吃就不吃。」邊說邊對其進行人格侮辱。

又經過了一天的迫害,杜衛峰的精神崩潰了,失去了神智。次日早飯時,他沿側梯爬上了教養院大樓四樓樓頂,意欲跳樓,以死抗爭,被警察阻止後用繩子接下來。

教養院打著保護杜衛峰的幌子,把他關進了「小號」。他被戴上重盔、手鐐腳銬,四肢被水平固定在小號地板上,長達一個月之久。他的父親僅在爭取的五分鐘接見時間裏,親眼目睹了兒子遭受的折磨。

在精神與肉體的雙重迫害下,杜衛峰現了嚴重的精神分裂症,被迫害得瘋瘋癲癲,歇斯底里大叫,震撼了教養院。

2004年3月29日上午,教養院為了推卸罪責,由4個警察將杜衛峰送回家,說他因精神病被放回。杜衛峰當年27歲,回家後,生活在極度恐懼之中,病情惡化。

杜衛峰一家三口都修煉法輪功,父親兩次遭到非法勞教4年,受盡折磨。他母親在丈夫和兒子遭到勞教迫害後,探視屢遭拒絕,悲憤成疾,無錢醫治,2002年含冤離世。

一家人家破人亡,直接經濟損失累計達五萬元之多。

她被放回時已精神失常 骨瘦如柴

賀碧剛,1965年12月24日出生,初中畢業後在婁底市漣源鋼鐵集團振興電器設備廠當電修工。1998年10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她一隻耳朵曾經患有神經性耳聾,還患婦科病等,修煉後疾病都消失了。

被摧殘致瘋前後的賀碧剛。(明慧網)
被摧殘致瘋前後的賀碧剛。(明慧網)

2000年10月份,單位的書記陳金連強逼賀碧剛放棄修煉,她拒絕後被強行退職。

2001年2月28日深夜,賀碧剛被婁底市國保警察綁架,被劫持到婁底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近兩年;2002年12月,被秘密誣判7年,關進長沙女子監獄。

湖南省女子監獄是一座充斥著洗腦謊言與暴力的集中營,所發生的迫害罄竹難書。面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副監獄長趙蘭毫無人性地說:「你們死了就像死了一條狗一樣!」

賀碧剛在獄中遭到暴力迫害,因不放棄信仰,遭毒打、吊銬、反銬、背銬、電棒電擊、注射毒針。

一次,七八個人把她壓在地上給她灌石灰水,同時抓住她的手在誹謗法輪功的誣陷材料上按手印,迫害無所不用其極。

2008年3月3日,她被放回家時,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精神失常。到底她在湖南女子監獄裏遭到怎樣的酷刑折磨,外界不得而知,她的家人只能從她說出的零星片語中,知道一點點她遭受的非人迫害。

中共的邪惡迫害

天津雙口勞教所的犯人在警察的縱容下迫害王健,叫囂道:「當流氓都可以,就是不能煉法輪功。」

湖南省女子監獄的副監獄長趙蘭對法輪功學員毫無人性地說:「你們死了就像死了一條狗一樣!」

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在中共眼裏不如流氓、不如狗。

王永航,中國遼寧省大連市維權律師,2007年開始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2008年被中國秘密抓捕,非法判刑7年,遭受酷刑折磨。

他寫道:「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的苦難經歷,我們不說外人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現在即使說了,有人可能也不相信,因為這場迫害的邪惡,已經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

美國德克沙士州聯邦眾議員丹尼爾.克倫肖(Daniel Crenshaw)在支持法輪功學員的聲援信中說:「中國共產黨對法輪功犯下了惡性的侵犯人權的行為,我們必須大聲疾呼反對這些暴行。」

加拿大愛民頓市保守黨國會議員麥克.庫珀(Michael Cooper)說:「針對和平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中共實施的罪行有據可查,震驚世界的良知。這些犯罪包括謀殺、酷刑和人體器官摘取等。」

他呼籲加拿大政府實施馬格尼茨基制裁,「現在該是政府採取行動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