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初到時,黃米子一片散亂;而現在,高粱已發了新苗。在這裏,我踟躕地走得緩,神情恍惚,好像沒有依靠。知道我心情的,會說我:心裏有許多憂愁;不知我心情的,會說我:有著些甚麼貪求。渺渺的蒼天呀!誰說我貪求呀!

彼黍離離,彼稷之穗。行邁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初到時,黃米子一片散亂;而現在,高粱抽出了花穗。在這裏,我踟躕地走得緩,昏昏沉沉,好像喝得爛醉。知道我心情的,會說我:心裏有許多憂愁;不知我心情的,會說我:有著些甚麼貪求。渺渺的蒼天呀!誰說我貪求呀!

彼黍離離,彼稷之實。行邁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初到時,黃米子一片散亂;而現在,高粱結成了榖粒。在這裏,我踟躕地走得緩,喘不過氣,好像喉頭塞噎。知道我心情的,會說我:心裏有許多憂愁;不知我心情的,會說我:有著些甚麼貪求。渺渺的蒼天呀!誰說我貪求呀! 

這篇是出自《詩經.王風》。王,指周平王的王城。即故洛邑,在今河南洛陽縣城西。而「行役」泛稱一切有所為而出行的事。又指旅行。詩序稱周室東遷後,周大夫過西周,感於周室顛覆,徬徨不忍離去而作,見《詩經.王風.黍離篇序》。

整首歌謠利用高粱這種糧食,由發芽長苗、開花、結實的過程來比喻行役者的辛酸、時間的漫長與心情的無奈,直接了當毫不造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