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蘆荻茂盛的樣子顯得壯旺,地上,露珠兒結成了霜。我所說過的那個人兒呀,想來該就在大河的一旁。然而,逆著水流去找他,道路漫長走不完;順著水流去找他,難找!又好像就在河的中央。

蒹葭淒淒,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蘆荻茂盛的樣子耐得住寒,衣上,露珠兒沾著不乾。我所說過的那個人兒呀,想來該就在大河的沿岸。然而,逆著水流去找他,道路高低像爬山;順著水流去找他,難找!又好像就在水中石灘。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蘆荻美好、繁盛的樣子,還簇簇地不肯低頭,天上,露珠兒降個不休。我所說過的那個人兒呀,想來該就在大河的左右。然而,逆著水流去找他,道路盤曲不好走;順著水流去找他,難找!又好像就在水中小洲。

秦─周王畿以西的地方,在今甘肅隴西縣至陜西興平縣一帶。這首蒹葭就是《詩經.秦風》中懷念情人的歌謠。蒹葭就是荻草和蘆草,是生長在水邊的草,用它們旺盛而堅強的生命力,象徵情意不絕如斯;以露珠兒的潔白、晶瑩比喻情愛的純淨若此;取水流、道路的漫長,形容彼此之間的重重阻力,但都擋不住真情的流露。

這篇有名的詩歌,傳誦千古而不衰,就連現在對神傳文化沒啥概念的新人類,也能朗吟幾句,可見魅力不一般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