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九九年,李陵帶五千步兵與匈奴作戰,匈奴單于調集十一萬騎兵,李陵且戰且走,用連弩大量殺傷匈奴的部隊。李陵最終被匈奴困於山谷之中,弓箭用盡,士卒死傷慘重。李陵被俘投降後,本想找機會回到大漢,繼續為皇上效力,但卻全家被殺。

李陵戰敗的消息傳到長安之後,漢武帝最開始非常生氣,但是冷靜下來考慮後,認為李陵之所以戰敗,是因為沒有及時得到漢軍的接應。當時李陵戰敗的地點,離漢朝的邊塞只有一百多里。當時李陵跟匈奴連續打了十幾天,中間只要有一點消息傳到大漢的話,派兵一出來接應,李陵就可以平安返回。

◎被假消息摧毀的李陵一族

漢武帝想到這點之後,就派人去慰問了李陵的殘部,並在一年之後,派將軍公孫敖深入匈奴腹地,希望能夠把李陵接回來,沒想到公孫敖無功而返。漢武帝問公孫敖,「為甚麼沒把李陵接回來?」公孫敖說,李陵正在幫助匈奴訓練士兵,準備對付大漢,漢武帝一怒之下將李陵全家滅族。

後來,漢使來到匈奴,李陵問漢使,我當時率步兵五千人跟匈奴作戰,殺死敵人遠遠不止五千,就算是我沒有功勞,也足以抵銷我的罪過,為甚麼要殺我全家?漢使回答說,因為你幫助匈奴訓練士兵對付大漢。李陵說那不是我,那個人叫李緒。李緒是另外一個漢朝的將軍,他在漢朝邊塞跟匈奴作戰時戰敗投降,是他幫助匈奴訓練士兵,結果誤傳成李陵,導致了李陵被滅族。

李陵善於領兵打仗,單于很器重他,封他做右校王,還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了李陵,這樣李陵就在匈奴成家,安頓了下來。

◎李陵勸降 蘇武不從

蘇武 (圖/新唐人電視台)
蘇武 (圖/新唐人電視台)

李陵和蘇武以前是好朋友,單于讓李陵勸說蘇武投降。李陵帶著酒肉來到了北海,還安排了歌舞,跟蘇武一起吃飯。兩人畢竟以前是好朋友,所以雙方相見甚歡。李陵跟蘇武說,子卿啊(子卿是蘇武的字),我聽說你的母親和你的兩個哥哥已經都死了,你的妻子已經改嫁,你還剩下兩個妹妹和兩個女兒,現在下落不明。人生就像早晨的露珠一樣,很快就蒸發不見了,你在這個地方受了這麼多的苦,實在是太不值得。你看看我,投降匈奴之後,單于這麼器重我,把他的女兒嫁給我,封我為右校王,如果你投降的話,你也會過上富貴輕鬆的日子。當年我投降匈奴的時候,我也是恨自己背叛了大漢、背叛了祖先,當時的心裏痛苦得像要發狂一樣,難道你的心情還能比得上當年的我嗎?但是經過這麼長的時間,那些事情也都過去了,所以我勸你還是投降吧。

李陵大概沒有想清楚一個問題,就是蘇武不肯投降,不是做給別人看的,而是給自己的良心一個交代。他認為自己作為大漢臣子是不應該投降的,就算是將來他不可能再回到漢地、他的事蹟也沒有人知道,但是至少在臨死之前,他心裏沒有甚麼可後悔的,因為他畢竟是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而且一直堅持到死。

那麼蘇武是怎麼回答李陵呢?他說,從我父親蘇建那一輩開始,就受到漢武帝的重用,皇上的恩義是無法報答的。我和漢武帝的關係,就像父親和兒子一樣,兒子為父親而死、兒子為父親盡孝或者是盡忠的話,是沒有甚麼可以討論的,所以希望你不要再跟我說了。

李陵還想繼續勸蘇武,蘇武說,如果你要再說的話,請你撤掉酒席,我當著你的面自殺。李陵被蘇武的氣節感動,流著淚對蘇武說,天啊,你真的是大漢的忠臣,跟你相比的話,我和衛律的罪過上通於天。然後李陵就跟蘇武告別了。

李陵希望能夠改善一下蘇武的生活,但他畢竟是一個投降的人,不好意思把自己的財產給蘇武,就委託自己的妻子也就是單于的女兒,送給蘇武一些牛羊,這樣蘇武的日子又改善了一些。

◎漢武帝駕崩 蘇武痛不欲生

蘇武在北海牧羊的時候,每天拿著大漢的符節,就是一根棍子,上面有很多漂亮的羽毛。蘇武在北海牧羊19年之後,符節上的羽毛已經落盡,蘇武每天依然拿著這根光禿禿的棍子。公元前87年,李陵再次來到北海,對蘇武說,我們最近俘虜了一些大漢的將士,他們說,太守以下所有的老百姓和官員,都穿上了白色的衣服,大概是漢武帝駕崩了。當時蘇武哭得流淚、吐血,因為當年是漢武帝派他出使的,漢武帝死了之後,他就沒有機會再回去向漢武帝覆命了。此後,蘇武連續幾個月向著大漢王朝的方向哭拜祭奠漢武帝。

漢武帝駕崩之後,漢昭帝即位。漢昭帝即位六年之後,漢與匈奴之間又重新通使。漢昭帝的使臣來到了匈奴,問起蘇武的情況,匈奴不想把蘇武放回去,就說蘇武已經死了。當年跟蘇武一起被捲入張勝案裏的那些人,有一些投降了,還有一些沒投降,其中蘇武的另外一個副手常惠也沒投降,他和蘇武被關在不同的地方。常惠偷偷見到了大漢的使節,告訴他們蘇武沒有死,大漢使節聽了之後就很高興,趕緊問蘇武在哪。常惠說,蘇武在北海牧羊。漢使問,怎麼樣能夠把蘇武接回去呢?常惠說,你就跟單于說,皇帝在上林苑打獵的時候,從天上射下了一隻大雁,大雁的腳上綁著一封書信,這封信是蘇武寫的,說蘇武現在在北海牧羊,你就這麼跟單于說,單于就會承認蘇武還活著。於是漢使就把這番話跟單于說了,單于大吃一驚,他想這簡直就是神話,於是決定把蘇武放回去。

◎李陵揮淚 泣別蘇武

蘇武在北海19年,臨走之前,他的好朋友李陵再一次來見蘇武,這一次就是永遠的告別了,因為蘇武不可能再來匈奴,李陵也不可能再回到大漢。當時李陵跟蘇武說,「今足下還歸,揚名於匈奴、功顯於漢室,雖古竹帛所載、丹青所畫,何以過子卿。」意思是今天你回到大漢,你的名聲將在大漢和匈奴之間弘揚,古代歷史書上所記載的那些有氣節的人物,以及古代那些被畫在畫上的英雄人物,誰能夠比得過你?李陵感傷地說,當年我投降匈奴的時候,其實是想等待機會,將來還能夠回到大漢,為皇上效力,可惜皇上殺死了我的全家,我在中原的親戚全部都被殺死,我也就沒有甚麼牽掛了,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的話,我還能回去,這件事發生之後,我是永遠不可能再回去了。

當年蘇武出使的時候,帶了很多使臣,這次回去只剩下九個人。回去之後,見到漢昭帝,昭帝封賞蘇武,因為他的氣節實在是值得表彰。昭帝封蘇武為典屬國。所謂典屬國就是負責外交工作,接待各國的賓客,他的秩是中兩千石,兩千石屬於省部級的官員,中兩千石就是在中央這個地區做兩千石的官員,然後賜錢兩百萬、公田二頃,還給他一棟房子,然後命令蘇武到茂陵去,向漢武帝匯報,因為這個時候漢武帝已經駕崩了,埋葬在茂陵。於是蘇武來到茂陵,把出使19年的經過,在漢武帝的陵前一五一十地說了一遍。

蘇武當年出使的時候還是壯年,如今已經鬚髮盡白,他是堅守民族氣節的代表人物,唐朝大詩人溫庭筠寫過一首《蘇武廟》讚美蘇武:

蘇武魂銷漢使前,古祠高樹兩茫然,

雲邊雁斷胡天月,隴上羊歸塞草煙。

回日樓台非甲帳,去時冠劍是丁年,

茂陵不見封侯印,空向秋波哭逝川。

「回日樓台非甲帳,去時冠劍是丁年」,意思是他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物是人非了。「甲帳」是漢武帝住的那個大帳,稱為甲帳。「茂陵不見封侯印,空向秋波哭逝川。」就是說蘇武回來的時候,漢武帝已經長眠茂陵,再也看不到持節歸來、完節歸漢的蘇武,也看不到他的封侯拜爵了,蘇武也只能對著逝去的流水,緬懷先帝。◇(待續)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