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8月25日。
 
這兩天,全世界特別關注的一件事,是美國的總統大選戰。因爲民主黨大會,正式推出拜登和賀錦麗,共和黨正式提名特朗普竟選連任。
 
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可以說是一次極為重要的大選,重要到什麼程度呢?重要到很多國家的外交活動都停下來了,大家要等著,要看一下選誰做總統。因為不同的人當美國總統,本國因應的政策可能就會完全不同。所以,拜登當總統,或特朗普當總統,不但對美國人影響巨大,對外國也影響巨大。兩個總統候選人所代表的未來,會有如此巨大的不同,這在美國歷史上恐怕也不多見。
 
現在美國選民的態度到底如何?美國的民調,之前拜登領先很多,但到1個多星期前,拜登領先程度就縮小到百分之四到百分之五,民主黨大會上星期之後就擴大到百分之九,但這個很小的。因爲CNN這種反特朗普的媒體,民主黨這個大會是沒有刺激到美國選民,增加百分之幾等於沒有。
 
這幾天,共和黨全國大會正在開,特朗普已經連續幾天講話,交代各種政策。他的活躍和進攻性,會帶來什麼結果,可能這個周末或下星期就可以看到。
 
有人說,美國這一次的選舉,選民不是選喜歡誰,而是選不喜歡誰。意思說如果你不喜歡特朗普,就投票給拜登,或者不喜歡拜登,就投給特朗普。說明什麼,說明美國政客要讓大家喜歡,真的很不容易。我遇到有的美國年青人說,我不喜歡特朗普,但更不喜歡拜登,當然也有人說,特別討厭特朗普,不管選誰,反正就是不能讓特朗普再當選。
 
特朗普為什麼這麼讓年輕人不喜歡呢?
 
當然,涉及到很多問題,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我認為,是過去十年,教育系統中家庭的因素越來越小,家長作用越來越不重要。尤其是當年青人在青春期叛逆期的時候,他們更多依賴互聯網,依賴社交媒體。互聯網是第二父母,任何問題都可以搜索找到答案,都能在社交媒體中和朋友討論。
 
因爲通常而言,我們家長對小孩影響是很大的,年齡大的人,比較偏向保守,而年青人會傾向比較激進,而社交媒體,其實是同樣看法的人聚集,很難聽到不同的意見,所以年青人,第一,他習慣全部人都是一種看法,有不同看法的人他就忍受不了,另外一個就是因爲,所有人看法都和我一樣,這樣就變成一種正反饋自我刺激的想法,我覺得我真的說得很對。
 
當然這只是我的看法。其它的因素都有,比如美國過去這十幾年差不多,大批所謂激進派或進步派的人進入社會,做很多社會工作,因爲他們要改造這個社會,採取了很多措施。有些措施可能是對的,但有些措施,其實只是一種概念,真正實行起來會有很多副作用。比如,奧巴馬政府時代,這些措施大量實行,有些事香港人很難想像,比如男女同廁所不能分開的,分開男女就是性別不平等。學校中會有心理專家來和同學(8、9歲,7、8歲的來做輔導)說,如果你是男的就問你,你是男孩還是女孩啊?如果小孩說我是男孩,別急著說,因為你以為你是男孩,可能其實你性傾向是女孩。8、9歲的孩子聽到這個,會有什麼樣的認識?會如何混亂?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很多家長非常非常憤怒,但學校卻會強行推動這樣的措施。
 
我的意思是說,很多政治正確,是把某種概念推到極端了,現在在美國就是這樣,有些講話時變成有很多禁忌,很多人變得不會說話了。但這對孩子來說影響很大。因爲這是學校的作用。家庭的作用,家長的作用在不斷地削弱。
 
另一個就是美國的年青人,因爲他們最沒錢和地位,所以他看問題是不同的,因爲站的高度不同,所以他看問題是不同的,年青人無論白人或黑人,還是亞洲人怎樣也好,大多比較不喜歡老年白的男人,因為他們代表有錢、有權、有勢力,過去十幾年,很多壞事,包括欺詐、岐視、性侵什麼的,都是這種中老年男白人幹的,所以大家看多就不喜歡他們。
 
所以,民主黨選了拜登,它剛剛是選了一個年紀大的,老的男白人,還是老牌、老資格的政客,一個很有勢力的,過去通過權力獲得不少好處等等,剛好是年青人不喜歡的。和特朗普比較,可能很多人更不喜歡拜登,但這種不喜歡現在還沒有發酵。
 
有個年青人說,特朗普是混蛋,但他是真小人,但拜登裝成個君子,但其實是偽君子。對年青人來說,真小人有吸引力還是偽君子有吸引力?
 
如果說到成年人,他們對政治的看法當然更為成熟了。
 
現在我們回到民主黨大會。整個大會,其實只有一個調門,就是美國太糟糕了,美國現狀太差了,比世界上大部份地方還糟糕,比非洲亞洲都差,這全都是特朗普的錯。所以我們要把他選下去。
 
我們看來看去,民主黨基本上只有這個,其它還有綠色新政,那些東西幾乎是完全脫離實際的政策,根本不可能在美國實行。即使現在在紐約城可能只有部份實行,比如說,减少警察經費,實行一點點,紐約城最富裕階層,已經搬走了百分之十了,所有城市的稅收財政支持,百分之八十都是依靠這批人。他們搬走了,紐約城的財政靠什麼,靠加稅?那只會把最有錢的人趕走,沒錢的人進來,變成一個惡性的循環,這些東西,我想完全不可能實施。
 
但共和黨大會,特朗普講的東西,就比較全面了,他認為美國人做得很好,創造了奇蹟了,做得很好了。當然,這是他意思是他領導的,意思是大家要繼續選他。但他其實說的並不錯,過去4年,他說的基本做到了,他說退出的組織他退出了,他說和誰打貿易戰他真打了,唯一遇到的問題就是疫情,他想不到,之前他把美國經濟真的搞得很好的,一下子就給打下去了。
 
當然在民主社會選民是不會感激領導人的,他們只會批評領導人。這是共產黨,當然也是現在的香港政府特別不喜歡民主的原因。因爲他們需要大家感恩戴德,不要批評。
 
星期天,就是8月23日,特朗普競選連任陣營宣佈的特朗普總統第二任期施政綱領中,列出了在經濟、教育、外交政策與國防等十大領域的施政重點。
 
我們來看一下,特朗普第二任期的十大綱領。
 
首先是工作方面。這和中共六保、六穩那些,保就業排第一這是一樣的。
 
特朗普要在10個月內創造1000萬個新工作;創建100萬個新的小型企業;減稅來增加稅後工資,把工作留在美國;制定保護美國人工作的公平貿易協議;「美國製造」會得到抵稅優惠(Tax Credits),就是交稅時有優惠;擴大「機會區域」(Opportunity Zone,像中國的投資外資的特區,差不多意思、)。比如,如果要台積電在美國設廠,會在南部,比如亞利桑那州給免費的土地,免除幾年的稅收等等;繼續實施放鬆能源管制條例(做石油那些放得比較松)。
 
然後是針對疫情的政策,這是目前美國民意最不滿的部份,對政府批評最多,全世界都是這樣,香港也如此。所以特朗普保證,到2020年底前研發出疫苗,我想這個他有把握,因爲美國現在正在做,現在已經進入人體試驗第三期了。他保證2021年全社會恢復正常。當然,他也說,要為美國的醫護人員生產所有關鍵藥品和用品,因爲現在這些東西大部份都在中國大陸生產的,補充(醫療)庫存並為將來的可能的流行病做好準備。
 
第三部份就是結束美國對中國的依賴。他說從中國帶回100萬個製造業工作機會;
從中國帶回工作的公司,將得到抵稅優惠;將製藥和機械人技術等基本行業帶回美國,可獲得減免100%費用減免;如果公司把業務外包給中國,將不能獲得美國聯邦的合約;這是甚麽?就像波音公司那樣,波音公司很多的業務放在中國,如果真的這樣就沒有聯邦的合同,很大件事的,因爲波音公司最賺錢的是和美國國防部作那些軍機甚麽的。另外有一點,就是要求中國(中共)對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負全責,怎樣負責我們不清楚,他沒詳細說,但他說要追究責任。
 
這裏沒有談對中共的政治、軍事、經濟、科技和外交圍堵,這個很聰明,因爲他把和中共的作戰,和內政直接掛鉤,以後和中共的衝突,就可以解釋,都是因為上述這些原因,美國人就很理解了。
 
第四,衛生保健。降低處方藥價格,這個民主黨說得很多,但從來沒有做到,因為製藥企業是他們的政治獻金最大戶。讓患者和醫生重新掌控美國的醫療系統,他沒說的是現在是保險公司掌握醫療系統。降低醫療保險費,保護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保護退伍軍人,並提供世界一流的醫療保健和服務。
 
第五,教育。為美國每個孩子提供選擇學校的機會。教美國例外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一種理論與意識形態,認為美利堅合眾國是個獨特的國家。其實,每個國家都是例外的,因為人類是自我中心的,自己當然和別人不一樣。餓的時候,一定是自己吃飽再去關心別人的。同理心是理想,但自我才是現實的。
 
第六,是所謂「抽乾沼澤」(drain the swamp)。沼澤,就是特朗普說的政治泥潭。他要通過國會任期限制,現在國會議員,只要選上就可以一直當下去,有人已經當了40年議員了,按中國人說法,已經「成精」了。所以共和黨內改革派認為應該像總統一樣有任期限制。結束官僚主義政府對美國公民和小企業的欺凌行為。我說實話,全世界的政府,都是這個德行,中國大陸不說了,香港是一樣的,和美國地方政府比起來,香港管得更多。揭露華盛頓的資金流,將權力交還給人民和國家。挑戰那些傷害美國公民的國際組織,抽乾全球主義沼澤
 
第七,就是捍衛美國的警察。提供充裕撥款,並僱用更多的警察和執法人員;
加大對執法人員襲擊的刑事處罰;把飛車射擊(Drive-By Shootings)作為國內恐怖主義行為來起訴;將像安提法(ANTIFA)這樣的暴力極端主義團體繩之以法;結束無現金保釋,將危險犯罪份子一直關押到審判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