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港版國安法》的影響正遠遠超出香港,蔓延到哈佛、普林斯頓等美國大學校園。隨著今年秋天很多課程將在網上進行,如何保護學生和教職人員的自由討論已經成為美國學術界需要解決的優先事項。

因中共病毒大流行影響,多數美國高校在秋季學期選擇在線上課。據《華爾街日報》獨家報道,因為至少在新學年第一學期許多大學將在網上授課,這意味著一些來自中國和香港的學生將通過影片連結與美國同學聯繫。一些學者擔心,這些課程可能會被錄製下來,並最終落入中共當局手中。

美教授:我們不能自我審查

在2018-19 學年, 有近37 萬名中國學生和大約7,000 名來自香港的學生在美國大學註冊,美國學者說,他們經常選擇上中國法律、文化和政治等課程,因為他們想更多地了解自己的國家,了解世界如何看待中國。

「我們不能自我審查,」普林斯頓大學中國政治助理教授特魯克斯(Rory Truex)說,「如果我們……出於恐懼而停止討論天安門事件或新疆之類的話題,或者任何中國( 中共)政府不希望我們談論的敏感話題,如果我們屈服,那我們就迷失了。」

特魯克斯去年年底在《大西洋月刊》撰文表示,美國大學應率先抵抗中共侵犯美國利益的行為,採行維護言論自由的運動,提出針對性的回應。

美大學保護學生避中共審查

《華爾街日報》報道,一些精英大學的課程今年秋季將帶上這樣的警告標籤:這門課可能涉及到被中共認為是政治敏感的材料。各學校也在權衡應對措施,以保護學生和教職人員既可以自由發言又不會被中共當局審查。

在普林斯頓大學,上中國政治課的學生將在他們的工作上使用代號而不用姓名,以保護他們的身份。

阿默斯特學院(AmherstCollege)一位教授在考慮匿名在線聊天,這樣學生就可自由發言。

普林斯頓大學中國政治助理教授特魯克斯的課程現在將附帶一個警告標籤,也就是,一些材料可能是敏感的,並可能引起中國( 中共)政府的關注。他說他正在引入盲目評分(blind grading)制度。學生將提交帶有代碼而非姓名的工作,以對學生進行保護。

在哈佛商學院教授政治學的里斯米爾(Meg Rithmire)計劃在第一年的必修課上採取類似措施,約有800 名學生申請工商管理碩士學位。里斯米爾的課程所討論的案例研及香港、台灣、新疆和共產黨的合法性等。

中共脅迫海外華人越演越烈

過去二十年來,人們對中共對世界各地學術界的影響越來越關注。中國留學生即使身在自由社會,也仍會遭到中共的監控。在明尼蘇達大學就讀的羅岱慶(LuoDaiqing,音譯)去年夏天放假返回老家武漢後被捕,並隨後被判刑6 個月。原因是他在美國期間發表推文諷刺中共領導人。

美國參議員沙士(Ben Sasse)說:「這就是無情且偏執的極權主義的真面目」,並呼籲北京當局釋放該名學生。

「別忘了中共禁止推特, 因此,唯一能看到這些推文的人,是那些監視在美國享受自由的中國公民的人。」沙士表示。

隨著遠程學習改變了教學方法,美國學術界正在討論如何解決那些生活在專制政權下的學生在美國大學學習可能遇到的問題。

中共《港版國安法》的推行以及大量在美國大學學習的中國留學生使得解決這一問題成為更緊迫的優先事項。

阿默斯特學院政治學助理教授拉蒂根(Kerry Ratigan) 說, 部份挑戰是北京要禁止的科目清單越來越多。拉蒂根擔心,對中國籍留學生或者是那些在中國有近親的學生來說,風險已經增加。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8 月3 日譴責《港版國安法》第38 條域外執法。他表示:「中國共產黨正在尋求將其在香港的國安法,適用於世界各地的人民,這是破壞人權和基本自由的重大企圖。」「不允許北京輸出其威權統治模式。」他說。

港民調:5大指數均創新低

「港版國安法」施行約一個半月後,前身為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香港民意研究計劃星期二公佈一項民調,調查時間自8 月3至6 日,以電話隨機抽樣方式訪問了1001 名18 歲以上香港市民。結果顯示,受訪者對「自由、繁榮、法治、安定、民主」5 項核心社會指標的評分都低於5 分的合格水準,並且全部創下1997 年有紀錄以來的新低。

調查以0 至10 分進行評價,其中最高分的「自由」指標為4.74分,較一個月前的調查下跌0.1 分;排名第2 的「繁榮」4.19 分,下跌1.16 分,在5 項指標中跌幅最大;排名第3 的「法治」3.8 分,下跌0.34 分;排名第4 的「安定」3.76分,下跌0.36 分;排名第5 的「民主」3.7 分,下跌0.67 分,是跌幅第二大的指標。

美國之音報道,有學者分析,調查結果反映港人對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的負面情緒,尤其是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等地位受到影響,導致「繁榮」指標的跌幅最大。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副總裁鍾劍華告訴美國之音,民調結果反映港人對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的負面情緒提升得很快。

他說,國安法許多條文對個人自由有很多限制,而且影響到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對香港優惠地位的反應,導致港人對「繁榮」指標的看法最受影響,因此跌幅也最大。此外,這次也是首次出現5 項指標全部不合格的調查,鍾劍華認為啟示作用相當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