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8日,香港藝文界人士舉行記者會,表達堅決抵制「港版國安法」的立場,呼籲港人繼續抗爭。此前幾天,文藝界近千人聯署強烈反對中共人大通過該項惡法。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道,5月28日,在中共人大這個橡皮圖章將要「表決」通過「港版國安法」時,香港藝文界下午2點舉行記者會。音樂人周博賢、導演舒琪、歌手黃耀明和何韻詩,以及李俊亮、楊雪盈、陳錦成、羅偉珊等一班來自不同界別的藝術創作者聚在一起,分析「港版國安法」對香港社會的種種惡劣影響。

現場掛著「黑雲壓頂,仍堅拒沉黑」的橫幅。業界人士紛紛表示,他們擔心「港版國安法」通過後,將會壓縮創作、言論、表達和生存的空間,藝文工作者勢必人人自危。

作為音樂製作人和香港藝術發展局候任音樂組委員的周博賢表示,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影響香港特殊地位,侵害言論自由。而以言入罪,藝文界首當其衝。

他認為,關於政治、社會、港人歷史、六四等題材的創作,一旦需要進行自我審查,不僅創作必受限制,而且影響工作及場館問題,創作者整天活在白色恐怖中,而且歷史及真相必定被篡改。他質疑,香港的下一代將失去講真話的機會。

周博賢還指:「再也聽不到《願榮光歸香港》,可能要聽陳偉霆的《野狼Disco》。」

導演舒琪譴責道,「港版國安法」加深了港人的恐懼感,人人都要進行自我審查。他呼籲,「六四」期間,全港舉行燭光悼念活動。

歌手黃耀明表示,唱歌30年的他,有不少歌曲「踩界」,「我想我有的歌以後就唱不得,有一首叫《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之前是『鄧小平』,現在是『習小平』。之前有一首叫《回憶有罪》,用音樂、歷史去回憶,終有一日會變成罪。」

多年遭中共封殺的何韻詩表示,這大概是最後一次機會可以不顧任何後果地站出來發聲。她形容,此時對於國際社會及香港而言,「是身處於戰爭之中」

何韻詩感嘆:「真的是『攬炒(同歸於盡)』,是中共同我們、同全世界『攬炒』!」她強調,此刻不應因恐懼而停止抗爭,「唯一可以做就是做我們擅長的事,儘量多做,即使是好小的事,都能為抗爭注入力量」。

此前,香港藝文界近千人曾發出聯合聲明,對於中共強推惡法表示「震驚、憂慮和憤怒」。他們特別憤怒的是,一條影響深遠、攸關全港700多萬人的法案,中共竟直接繞過香港立法會,也不諮詢香港人的意見,將在短短五天的時間裏「討論」和「表決」通過,讓「一國兩制」死亡、香港的自由、民主、法治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