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元前一二一年的「河西之戰」中,漢軍重創匈奴主力,打通了從中原通往西域的道路。由於匈奴實力衰退,西域地區逐漸脫離其控制,被納入大漢的版圖,橫貫西域的絲綢之路從此開通。

◎欲聯合大月氏共抗匈奴

公元前133年,曾有一個「馬邑之謀」。在「馬邑之謀」之前,有過一次御前辯論,當時的大行令王恢和御史大夫韓安國在對待匈奴的策略是戰是和的問題上進行了一次激烈辯論。大行令王恢以匈奴屢次背棄盟約為由建議漢武帝拒絕和親,而韓安國則以匈奴兵強馬壯為由勸漢武帝接受和親,群臣大多贊同韓安國的觀點。如果看一看《史記‧大宛列傳》,我們就會知道,其實那個時候,漢武帝就已經打定了要攻擊匈奴的主意。

在漢武帝登基之後不久,有一個投降大漢的匈奴人跟漢武帝說,在西面有一個國家叫做大月氏,這個國家本來是在敦煌和祁連山之間,這個地方離匈奴比較近,所以匈奴曾經攻打過大月氏國,把大月氏國打敗了。匈奴人不但搶了他們的土地,而且把大月氏國的國王殺死,將這個國王的頭做成了一個盛酒的容器。大月氏國被迫西遷,遷到了現在的新疆伊犁地區。

伊犁地區還有一個國家叫烏孫,匈奴指使烏孫繼續攻擊大月氏國,把大月氏國又打到了蔥嶺的西面去,所以大月氏國越過新疆,遷到了中亞地區。

當漢武帝準備要對匈奴作戰的時候,就打算聯絡這個大月氏國,讓他們跟漢軍聯合,從兩面夾擊匈奴。

◎張騫出使西域 路遇匈奴被俘

當時漢武帝下詔招募使臣去聯絡大月氏國,有一個郎官來應詔,這個人就是張騫。《史記》中沒有為張騫單獨作傳,張騫的主要事蹟記錄在《大宛列傳》裏。這個傳記不光是講大宛國,當時西域的那些國家,包括康居、奄蔡、犁靬、大食、大夏等基本上都能夠在《大宛列傳》中找到對他們的記載。

張騫接受出使大月氏國的使命之後,帶著一百多個人離開長安西行。長安以西是匈奴的地盤,張騫一離開漢政府的管轄範圍,就被匈奴抓住。因為當時去西域,要經過河西走廊,那個地方最窄處只有幾公里,張騫一行一百多人,目標太大。被匈奴抓住後,張騫就被送到了單于的王廷,見到了單于。單于沒有殺張騫,但也不讓他過去。單于說,如果我現在要去南越的話,你們漢政府能讓我過去嗎?不可能,所以我也不會讓你走的。

◎被困匈奴十年 一朝僥倖逃脫

張騫是一個很有個人魅力的人,單于沒有殺他,把他留在了匈奴,而且還給他娶了妻子,張騫也有了孩子。張騫這一住,就住了十幾年,有一次他趁匈奴沒有防備就逃跑了。他跑的時候,帶著一個叫堂邑父的人,也有說叫堂邑人、甘父,他其實是一個匈奴人。

堂邑父善於射箭打獵,而且他在沙漠中的生存技能也很強,所以張騫一直跟著他,在危難的時候,都是堂邑父告訴他應該怎麼做。張騫因為在匈奴住了十幾年,會說匈奴話,也穿匈奴人的衣服,所以他成功地越過了河西走廊,到達了西域。

◎大月氏無心復仇 張騫無功而返

他最先到達的國家叫做大宛,位於現在的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三國交界的地方,就是已經到了新疆的西面、過了蔥嶺了。那個時候大宛和大漢沒有甚麼交往,可能只是隱隱約約聽說過,大宛對張騫很客氣,派人把他送到康居,從康居又送到了大月氏國。大月氏國的都城在撒馬爾罕,成吉思汗當年大軍西征去滅花剌子模的時候,那個國家的首都就是撒馬爾罕城。

張騫到了大月氏國之後,就跟大月氏國的國王商談雙方有沒有甚麼合作的機會。這時候大月氏國已經在那個地方過得很舒服了,因為這個地方既沒有匈奴,也沒有烏孫的威脅,水草非常的豐美,是一個過日子很爽的地方。他們不想再回去為他們的祖先報仇。張騫在大月氏國住了一年多,不得要領,無論他怎麼勸說,人家也沒有報仇的心思,張騫沒辦法只好回來了。

◎張騫歷盡艱辛 開創「鑿空之旅」

西域就是現在中國的新疆,當時有幾十個小的國家。我們知道現在新疆的領土面積是166萬平方公里,佔中國領土面積的1/6,其中有2/3以上的地方是沙漠。新疆主要有三座山,南面是崑崙山,過了崑崙山之後就到了青藏高原,翻過崑崙山就到西藏了,過了西藏之後,再翻過喜瑪拉雅山就到了尼泊爾,再往南就到印度了。新疆的最北面是阿爾泰山,阿爾泰山再往北,就是哈薩克斯坦和前蘇聯。新疆正中間這個位置,有一個山脈,就是天山山脈,天山將新疆分為南疆和北疆。現在的烏魯木齊是在北疆。

那個時候,北疆這個地區國家比較少,南疆國家比較多。北面這個盆地是準噶爾盆地,南面的盆地叫塔里木盆地。新疆這個地方2/3以上的領土是沙漠,基本上是不適合人類居住的,中國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就是在南疆。塔克拉瑪干沙漠34萬平方公里,長1千公里,寬400公里,其面積是海南省的10倍。這是面積非常大的一個沙漠,當地人稱之為「死亡之海」,進去之後是出不來的。當年那些個小國家都在天山南麓腳下和崑崙山腳下,也就是南面這塊盆地北邊和南面的邊緣。

天山上的雪化了之後,水流下來,就在沙漠中形成了一個一個的綠洲;南面也是一樣,崑崙山的水流下來之後,也形成了一個個的綠洲,每一個綠洲,就是一個小的國家,人口多的可能幾十萬人,人口少的國家,可能只有幾百個人。

張騫回去的時候,走的是崑崙山腳下,也就是後來的絲綢之路的南道。遺憾的是,張騫運氣不好,回去的時候又碰到了匈奴人,又被匈奴人抓住,這回他被關了一年多。後來匈奴內部發生了內亂,有人跟單于太子打起來,張騫才又趁機跑了出來。

張騫當年出行的時候帶了一百多人,經過了13年,返回大漢的時候,只剩下他和堂邑父兩個人,所以司馬遷稱之為「鑿空之旅」,就是憑空鑿出一條路來。那路上是非常艱苦的,不但有匈奴人造成的威脅,同時在大漠中,炎炎烈日找不到水;蔥嶺那麼高,要翻越蔥嶺,冰雪皚皚,所以這是一次非常艱險的旅程。

張騫這次探險,絕不亞於後來的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及麥哲倫的環球航行。這是中國人最早的長途探險,張騫創造了一個紀錄。後來在河西戰役之後,漢武帝打通了河西走廊,這樣漢人再去西域的話,就不再有匈奴的威脅了。

後來張騫又一次出使西域。這一次,他幫大漢跟西域很多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這些國家派人向漢武帝朝貢,漢武帝也賞賜他們很多東西。就這樣,中原跟西域建立了聯繫。幾十年後,西域就變成了大漢的屬國。◇(待續)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https://xtfy.ntdtv.com